永為世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9月4日】我以前所在的點上,有一個姓王的老太太,別人都說她有點神神叨叨的。可幾年前,有一次我去某大學辦事,偶然發現她偌大年紀還在該校上班。就和她聊了起來,發現她思維並不混亂,只是好像有點想說又不敢說、怕別人不理解的矛盾心情在裏面。最後我多少打消了她的一些顧慮,使她和我聊了一會兒她煉功的事。因時間隔了好幾年,只記得當時她說她在修煉後不久就常元神離體到各個空間中去,有一次她居然看見當年爬雪山過草地時死掉的紅軍生活在「天上」,這倒使我大吃一驚,但她又不肯詳細說下去。我看她是神智清醒的,不然學校也不會返聘她。我想她明知自己是煉功人也絕不會信口開河的。

我認為常人中的各種戰爭等大事,其本質並不像人所認識的是是非非,不能僅僅從人的角度來看問題,那是天象變化帶動下造成的,是神的安排,讓一些人去完成人的所謂事業,達到某種人所不知的目的而已。不論長征的實質怎樣,當年普通的參與者是認為自己是在做一件好事,面對走投無路的絕境,走了一條別人不敢走的路,能否活著出來誰也不知道。在這時間裏,可以說在一定程度放下了生死。

師尊在一次講法中也曾提到宇宙中敗壞的舊勢力還想安排破壞大法的東西也圓滿的事情。《封神演義》中的故事很多人只把它當小說,可是小說也罷,歷史也罷,那個故事中就反映出舊勢力的這種想法──無論是武王代表的正的一方還是紂王代表的負的一方,最後都被姜子牙封了神。面對紂王的殘暴敢於直言因此被殺害的忠臣如比干被封了神,可是紂王也被封為「天喜星」,連那多次謀害姜子牙且嫉妒心不去的申公豹也被封了個職位。我認為這種安排是不對的,不能讓像紂王及助紂為虐背離宇宙特性的人成神,舊勢力變異的思想體系是無法得到新宇宙承認的。

關公的一生只講忠義二字,「義不負心,忠不顧死」,對一般人喜歡的財色等不動心。思想專一,做事不同於那些思想發出就來回轉彎的常人,這些執著心沒了就有一定能量。能讓華佗刮骨療毒而氣定神閒。連他的馬都能「日行千里夜行八百」。在落入敵手,任人宰割的情況下,視死如歸。這樣的人放下了生死就成了神。

甫志高一開始也不是軟骨頭,許鵬飛嚇唬他要把他吊起來下面用火烤,讓烤出的油滴在火裏使火更大,還說要讓他上老虎凳,加兩匹磚就吃不消了,要加到七八匹磚,就是放下也殘廢了,甫並未屈服。最後是因為他情太重了,被打中弱點了,才導致叛變。

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風流(當然這可不是江的那種喝了半兩酒就要裝一斤酒瘋的東施效顰的假風流)。就是在身臨絕境,走投無路,孤立無援,任人宰割的情況下看自己還能不能放下生死堅持真理,會不會忘本,而體現出神的本色。

可嘆我身邊有個別前輔導員,魔難來之前看上去也很堅定,也很積極,「7.22」之後,在還未有人給他拍桌子,僅僅收了身份證的情況下,就有意無意地接受媒體欺騙宣傳,早早地將自己淘汰出去。這算甚麼修煉呢?淘汰的都是投機者。我想真修的弟子的思想都是由緻密的物質構成的,邪惡的宣傳那粗顆粒能鑽得了空子擠進來嗎?有漏才擠得進來。修得好的,拿俗話來說就是「軟硬不吃、油鹽不進」的。連老百姓都知道:中央電視台的話要能聽得,那老鼠藥不也能吃了嗎?這些蠢才記者搞出來的污衊我們的假新聞就是用人類的邏輯去推,都能發現是漏洞百出的,騙騙常人尚且困難,何況是正法門弟子呢?可悲有的人幾十年來總被同一宣傳機器反覆欺騙而不知悔悟,在常人中這都叫智力低下叫愚民,天上會歡迎這樣的人上去嗎?真的上去了,魔一騙他,他又要在天上反戈一擊了。只有多學法,增強主意識,真正認清自己走錯的路,加以改正,永為後世所鑑,以杜奸計。

我為那些心裏明白但熬不過酷刑或一時糊塗的人感到惋惜,為那些出賣別的弟子為虎作倀的叛徒而憤怒。大家知道,人本來不是來當人的,是大覺者給人一次(這次)機會,看你還能返回去否;被度的前提是自己想被度,能度你的人來了你躲開了,誰也度不了你。你要是在其他法門裏還了俗不要緊,只要你業不大還可輪迴,說不定還有得遇更高的法來度你的機會。可是這次傳的是宇宙最高法理,是萬古不遇的。師尊要是都度不了你,誰還能度得了你呢?大家想一想還有其他辦法嗎?那麼那些大覺者覺得你做人還有甚麼意義呢?沒有希望的話,該銷毀就只能銷毀了,叫我看就是這樣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