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S環英車旅總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9月3日】
參加環英SOS汽車旅行的英國學員和學員家屬兩位小弟子,跟車完成環英SOS汽車旅行全程,晚間睡在車裏,白日參與徵集簽名、發傳單等活動,從不叫苦,逗人喜愛。

郭立北與其女兒伊利沙從八月六日到八月二十日由牛津起程進行了為期十五天的環英旅行。十五天中路經61個城市,全程1985英里。約見了數十位市長、十幾家電台、報紙進行了報導。這次活動為以後進一步的講清真相奠定了良好的基礎。以下是她的一點體會與收穫:

(一)保持正念,鏟除邪惡

目前邪惡勢力在歐洲的表現還是相當猖獗的,他們無孔不入,只要心態一不正,就會被鑽了空子。但當正念強大時,邪惡無計可施,洪法效果就非常好。第一天的車旅,因為我自己有貪圖安逸、姑息邪惡的心理,一家報紙取消了原定在瑞定(Reading)對我們的採訪。那天晚上,躺在車裏,我久久不能入睡,反覆反省自己,不停地發正念。在後面的行程中曾經有兩次我清楚地聽到有人在我耳邊告訴我「發正念」,好像是師父的聲音。我告誡自己要時時保持正念,同時也提醒同行的其他弟子發正念。每過一個城市,都用強大的正念來清除那裏的邪惡因素。走在去市府、圖書館的路上,當我舉著標語,很多次都感受到那種偉大和莊嚴。

(二)一切盡是師父的安排

表面上看起來好像是此行中我們得到了很多經驗,其實都是師父的點化,師父的安排,如果我們的心性不到位,一切都沒有用,這種安排也體現不出來,只有我們作為一個大法弟子,一個正法的神時,師尊所安排的一切才會體現出來。例如我們發現去有些市府遞信,一走就到,但有些城市,我們要繞著整個建築走一圈。其中有一個小城市,當我們到那裏時大約是晚上十點,市府的對面正好在搞活動,好多穿著晚會服裝的年青人在那裏聚集,同修和一位小弟子舉著標語對著他們發正念,我和另一位小弟子繞那個建築兩圈才找到投信口,師父安排我們在那裏較長時間除惡,最初有人跟我們做鬼臉,吹口哨,但後來有幾個年輕人走過來詢問大法的情況,表示他們的關心和興趣。

還有一次,我們在威爾士的一個小城市布利康(Brecon)過夜。在預定路線時,我們對那裏一無所知,到了之後才知道那裏正在舉辦一個爵士藝術節。第二天早上因來不及申請場地,我們就選了一處最熱鬧的地方發傳單,徵集簽名,表演功法,等警察過來我們才去打招呼,他們不但同意,後來還主動過來簽名,很多人都主動排隊簽名,直到傳單發光。在回停車場的路上,我們又藉機舉行了一個五人的小遊行。

在利斯特(Leicester),接受當地電台採訪後,那位記者好像是不經意地告訴我們他的妹妹剛剛去過約克(YOUK)的Dungeon(地牢)(所謂的地牢就是在其中模擬了當年地牢的情形,供遊人遊覽的一個景點),並建議我們和大赦國際聯繫看是否可以放些傳單在門口,其實在約克時我們就碰到兩個發廣告單的人,給了我們DUGEON的簡介,我當時覺得他們化裝恐怖,隨手就把簡介扔到了旁邊的垃圾箱內,不願與他們多談,倒是小弟子還記得此事,現在回想一下,其實我們正好可以把國內大法弟子受迫害的照片放在其中展覽,讓世人看看這21世紀真實的地牢。

這一路上時時都能感受到師父的巧妙安排和精心呵護,過關除惡,越走越覺得得心應手,以至不想停止,再走一圈會做得更好。

(三)弟子之間的協調與配合十分重要

這次環英車旅,看上去是我們在做,其實我們做的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份,由於我們幾乎走遍了所有有弟子的地方,所以幾乎每個人都參加進來了:聯繫媒體、市長、補充資料、提供建議和幫助、給議員寫信,等等等等,大量的後備工作,配合默契,從某種角度講,這是全英弟子的整體行動。我個人理解發揮個人的主觀能動性,不等不靠,去做每個人能夠想到的,同時又要加強整體的配合,發揮各自特長,這樣一來才能把正法工作做的更好。任何事都不能走極端。師父放手讓我們建立自己的威德,是讓我們克服「等、靠、大幫哄」的思想,並不是要我們孤軍奮戰,互相隔離,恰恰相反,是要我們粒子間聯繫的更緊密以利整體提高,達到無脈無穴的境界。大法弟子間要互相幫助,因為任何一個弟子因為放鬆自己而掉下去,對大法對眾生都是巨大的損失。

(四)破除變異的一切

在這次旅行中,關於能怎麼樣做得更好,有很多討論。中間也暴露出我們很多人的變異思想,其中之一是怕做得過頻過多媒體和政府官員會「嫌煩」。我個人理解我們不是做的太多,而是遠遠不夠。我悟到不要一句「這件事已經有人做了」或「有人前面剛剛在那裏做過」就擋住了,如果我能想到,能做,那麼就去做,怕嫌煩是人的想法,不是神的。眼看著眾生受謊言矇騙,行將毀滅,有甚麼事會比這更急、更忙?表面上看是佔用他們的時間,整天的關於法輪功的信息不斷,開始他們也許會不高興,實質上這是在給他們機會,由於有些人迷得太深,所以一次機會不夠,那麼就要不斷地給,這是多麼大的慈悲啊,這也是只有大法弟子才能做到的。用人的想法去思考,永遠也不可能了解的,其實這也是邪惡勢力的一種安排,讓每個人都忙忙碌碌而無暇顧及其它的人和事,變異了的人的生活方式,我們必須打破、破除一切變異,歸正一切不正的。

(五)全面講清真相

關於全面講清真相,我個人理解主要包括兩方面:一是要揭露邪惡的迫害,澄清邪惡的謊言;另一方面是向世人展示大法及大法弟子的偉大,兩者缺一不可,一提到法輪功,很多聽過的就聯想到酷刑和人權,這是遠遠不夠的。這次旅行,發現很多地方很多人對大法一無所知,而很多地方大法還沒到那裏時,邪惡已經捷足先登了。從某種意義上講,揭露邪惡與謊言是被動的,這也是邪惡勢力的安排,在大多數世人還不知道大法之前,謊言已先行一步灌進了世人的耳朵,所以我們必須去澄清,但如果我們只停留在揭露邪惡上,那麼我們就是在跟著邪惡後面跑,陷在這個邪惡的圈套裏面。謊言之所以被相信是因為人們還不知道真理。我們不能承認邪惡的這種安排,空白地區須儘快突破,也就成了我們變被動為主動的契機。所以我們正面弘揚大法的工作必須抓緊補上,給世人以機會讓他們全面了解大法。九天班、教功班、捐書、宣傳海報等等各種正面宣傳的活動不但不應該鬆懈,反而應做的更好。這些與我們的中文報紙有異曲同工之處。人的正念的建立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也不是單憑揭露邪惡就能做到的。這很像是父母教育已經沾染了壞習慣的孩子,不光要告訴他為甚麼這樣一來不對,還要告訴他甚麼是對的,他才有可能做對。而對於沒有沾染壞習慣的孩子,如果已經養成了好習慣,對壞習慣也有了相對強的辨別能力了,如果世人了解了大法的殊勝和弟子的偉大時,謊言會不攻自破。所以在向世人揭露邪惡的同時,大法的精深內涵也須高於人權層次地被展示出來。

(2001年英國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