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蘭SOS步行小組旅行隨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9月29日】法輪大法的音樂太美了」

2001年9月19日 星期三 晴

下午4時左右,迎面駛來的車中許多新西蘭人向我們鼓起掌來。這時我們才意識到已行近風景如畫的濤波市(Taupo)了。

當天我們住進了毛利人的會議廳。三位接待我們的毛利人聽我們介紹完法輪功情況後當即就跟我們學功。當晚又把煉功音樂帶及普度,濟世音樂復錄了一套。當他們聽說本月22日在拉脫華(Rotorua)有洪法活動時說:「太好了,我們也要去!」其中一位毛利婦女還主動幫我們聯繫以後幾天的住宿。第二天早晨,當他們來為我們送行時,一位女士說;「法輪大法的音樂太美了,我昨晚就是聽著音樂入睡的。」

完成了一天的步行,大家在學法,煉功之餘,還交流了自己這次參加步行的體會。

72歲的隋阿姨說:「我與大法『相見恨晚』,我得法才9個月,知道自己的生命有限,修煉的時間有限,我更應該抓緊一切機會去洪法與救度世人。」

袁阿姨說:一聽說步行救援活動我就下決心要參加。因為師父說講清真相這件事情是必須做的。可是老伴、兒子都不同意,他們擔心我不懂英文,身體也會吃不消,還有一路的花費等。我對他們說,我是大法弟子,語言方面我還有參加步行同修的幫助,甚麼困難也擋不住我。如果你們不給我錢,我一路討飯也要步行到惠靈頓。我的心一堅定,來自家裏的困難就都沒了。

曹叔叔說:參加步行前我自己也不確定能否走完全程。頭幾天頭痛,腿痛。我就一路發正念,和大家一起背《洪吟》。我一路看到當地人對法輪大法的歡迎和支持很受鼓舞,我們的步行能讓這些善良的人聞到大法,意義非凡。我相信我一定能走到惠靈頓。

「沙漠之路」

2001年9月22日 星期六 睛

昨天晚上,我們一行四人,從奧克蘭出發,直到冉吉坡(Rangipo)小鎮,在將近晚上12:00的時候與步行隊伍的功友們會合。我和另外兩個功友打算明天加入步行隊伍,跟隨功友們步行兩天,因為我們知道星期六(9月22日)是他們最艱辛的一天。這一天,將在雪山邊上的高速公路上行走,這段路被稱為「沙漠之路」。

六點整,集體煉動功,然後吃早飯。步行小組的功友們把一切都安排得有條不紊。接下來開車送我們來的功友把步行小組送到了出發地。就這樣,步行小組開始了第13天的行程,而我,開始了第一天的步行。天氣真好,藍天上的白雲朵朵,不遠處的雪山,風景如畫,陽光照射在我的左臉上暖洋洋的,而右臉被從雪山刮過來的風吹得冰冷。我們的橫幅也被雪山風吹得「嘩啦」做響,中英文的「法輪大法真善忍」,以及英文的「步行:從奧克蘭至惠靈頓」;「中國停止虐殺」卻顯得格外清楚,一目了然。從邊上駛過的汽車都放慢速度,看清橫幅後,不斷地鳴笛致意,善良的新西蘭人從車窗伸出大拇指。

行進中,有一輛大貨車突然在我們面前的高速公路邊上停了下來,打開高高的車門,裏面是駕駛員和一個7-8歲的小男孩。當他們進一步了解了我們此行的目的是「緊急救援中國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時,感動得說不出話來,最後祝我們好運,鳴著長笛離去。

一路上,步行小組的行走速度很快,因為我們今天的行程是33公里,在天黑之前,我們必須完成任務。到了中午,我們已走了4個小時左右,行走了大約16公里,我覺得我的腿有點疼。

下午,雪山風越刮越厲害,並揚起了風沙,我們不但逆風而行,風沙吹得眼睛都不太睜得開。我心裏開始發正念:讓飛沙停止,鏟除一切阻礙我們的邪惡。果然風沙小了許多。可是,我的腳越來越疼。不過,這種疼痛還容易忍受,所以我依然走在隊伍的前面,只是心裏有點感歎,我不過才30歲,這個步行小組的平均年齡是57歲,有四位老人都在60以上,這麼快的行走速度,他們都已經行走了13天,真不容易!

大約5點到了旅館,我不但感到腳痛,兩條腿都開始痛,肌肉發緊,脫下襪子一看,左腳已經起了大水泡。可沒等我坐下5分鐘,一位步行小組的功友提著錄音機邊走邊說;「趕緊走,去小鎮洪法去。」我是那麼累,多想休息啊,可是一想,步行小組652公里步行為了甚麼?不就是為了讓更多的人們知道真相嗎?於是,穿上襪子,鞋子,拖著疲憊的雙腿出了門,我們在泰哈(Taihape)小鎮演示了五套功法,吸引了不少小鎮居民,有人從頭看到尾,有人當場就開始學。

「橫心舉足萬斤腿」

2001年9月23日星期日睛

清晨8點,開始步行,今天的天氣比昨天強,風也小,路況也好。唯一不好的是我的腳,因為左腳有了水泡,我就儘量用右腳著力,勉強地緊跟著隊伍。

10點左右,我們奧克蘭去拉脫華(Rotorua)洪法的麵包車趕來參加我們步行。我們的隊伍又新加入了9位功友,現在我們已有二十多人,老老少少,一路浩浩蕩蕩,橫幅飄揚。

中午時分,我們在小鎮附近吃飯,有一位當地居民抱出兩隻小羊讓我們小弟子玩,餵奶,當他們得知我們此行的目的後,表示十分支持,並告訴我們,當地的報紙是他一個朋友主管的,他會告訴他我們的情況。

吃完中飯,又開始步行。這時,我忽然感到我的腿已經邁不開步了。兩條腿的筋緊得好像短了一截。左腳的水泡處也疼得厲害,更糟糕的是我依賴的右腳也明顯地疼痛,而且在用力處也已經起了水泡。在步行開始的半個小時內,我的腿都僵硬了,酸痛得如同灌了鉛。不一會兒,我就落在了隊伍的最後面。而且,越走離隊伍越遠,直至看不見了,心裏著急,腳又痛,想起了老師在《登泰山》中的「橫心舉足萬斤腿,忍苦精進去執著;」。咬著牙,不停地往前走,這時,直見迎面開來的車向我鳴笛,有一位女士甚至對我鼓掌。

當走到今天的目的地泰哈(Taihape)小鎮時,我們走了30公里。我行走的姿勢完全如同一位殘疾人在用假肢走路,兩條腿似乎都不再是我的了。此時此刻我完完全全體會了步行小組每一位同修的艱辛。他們每一個人都經過了類似的適應與調整期,咬著牙堅持了下來,而他們中大多數年齡是我的一倍還多。那是甚麼樣的毅力和決心啊。法輪大法的神奇和超常再一次展現給了世人。要知道,他們中有一位阿姨在煉法輪功前曾經腰椎盤突出,別說走路,就連坐著,躺著時間長了都不行。煉功後,腰椎盤突出不翼而飛;另一位66歲的老伯以前哮喘病,連續走5分鐘都會喘不上氣來,現在他們每日行走20-30公里,健步如飛,真是不可想像。

明白人一看就清楚,法輪功要是不正,怎會有成千上萬大陸弟子捨命相護,怎會有成千上萬海外弟子不畏艱辛,奔走相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