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北碚區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警突然癱瘓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9月2日】5月13日,作惡多端的重慶警察朱壽雲突然一下子手腳癱了,還自說是迫害法輪功遭的報應。他老婆怕別人知道真相笑罵活該,就急忙請了巫醫神漢來給他治。

朱壽雲,約58歲,是重慶北碚區柳蔭派出所民警。此人人面獸心,陰險奸詐。99年7月22日後是專管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負責人,任所長。劉成舉,約56歲,任指導。吳倫明,約41歲,負責人。曹心雲,約38歲,民警。高洪,約36歲,唐光華,30多歲,張造東,42歲,都是民警。它們在鎮書記王祥付(59歲)歲的指使下,由朱壽雲,劉成舉,吳倫明等七人組織專案組。它們七人分成兩組,走三聖鎮,柳蔭鎮,偏岩鎮,廠壩鄉,明通鄉,皮家山鄉及村大量非法搜繳法輪大法書籍,錄音帶,錄像帶。8月17日上午9點強迫各鄉鎮村的法輪大法修煉者開會。在會上,朱壽雲大大肆誹謗師父。它說「你們不放棄修煉就在精神上搞垮你們。」劉成舉說「此地就有大法書籍,有70多噸。如果你們不交完數量,就等待罰款、坐牢吧。」下午1點,朱壽雲、劉成舉、吳倫明帶上播音員堯發容去炮製誣蔑大法的材料。

99年10月份朱壽雲、劉成舉在各公安內部大造邪惡輿論。99年12月27日,馬中興的愛人唐繼芳上北京護法被抓回北碚看守所的廠1捨。冬天洗冷水,裏面屎尿成堆。暴徒強迫寫保證,唐不寫,就被非法關了30天。去接人的惡人曹心文(30歲)對唐繼芳說:「回去再收拾你。」12月30日下午3點,劉成舉、吳英倫、高洪、張選東等人氣勢洶洶的到馬中興家抄家,搜書,搜錢,翻箱倒櫃,結果甚麼也沒有搜到,它們也沒有出示搜查證。吳倫英窮凶極惡的說:「要把馬中興整死。」它們又和惡人周祖貴用車輪術硬逼了2000元。這錢還是從功友處借的。2000年1月13日下午4點,朱、劉、吳請來北碚區專管迫害法輪功的負責人姓陳的,約50多歲,來柳蔭助陣。把馬中興請去寫「保證」。馬中興堅決要修煉到底。它們沒辦法,把老馬關在屎尿成堆的、只有一間床寬大的地牢裏30多小時。冬天又冷又不准送衣服。那時他的愛人還在看守所。他的兩個孩子(一個14歲,一個12歲,都在修大法)正是期未考試,無人照管。它們用車輪術把老馬轟垮,在精神上把孩子搞垮。邪惡的唐光華說「不怕你兩個孩子讀書得行,每到考試干擾幾回,都要把成績搞垮。」但老馬還是不屈服。

2000年3月4日上午11點30分,邪惡之徒曹心雲,唐光華來偏岩鎮,不知從何時放一篇資料在馬中興包裏,以搜查為名,發現資料一篇,說是串聯,它們栽贓陷害又把馬中興、唐繼芳二人抓入關進地牢(是原來關過的地牢),關了16小時進行逼迫,唐問劉成舉「你們憑甚麼抓人?」劉說「我們想抓你就抓你,因為你的錢沒有交夠。」雙叫他們二人妥協。他二人不從,朱、劉等人在3月5日強迫法輪功學員開會,每人收了身份證,罰款500元為保證金。同時當著學員的面把馬中興、唐繼芳二人戴上手銬,關入北碚區看守所20捨。半個月他們先抓人後填刑拘證,裏面牢房又窄又潮濕,生活吃爛紅薯,黃菜葉子,陳米。半個月後,朱劉吳到老馬家四處銀行查找存款和材料,沒有。它們做些假材料將人與材料送回四川安岳縣龍台區派出所,指導員龍廷明叫聯防把馬中興戴上10斤重的腳鐐,5斤重的手銬30分鐘,才叫村幹保證看管才放回家。

2000年5月6日馬中興、唐繼芳從龍如又回到柳蔭,照看孩子讀書,朱劉和鎮上共有11人來老馬住處,驅逐他們二人,不要他們在那裏住。不走馬上抓去判刑。就這樣,大人、孩子各在一方。他們二人只好流浪在外。有時去看一看孩子也要被監控。

天網恢恢,惡有惡報。5月13日,作惡多端的朱壽雲,突然一下子手腳癱了,還自說是迫害法輪功遭的報應,它的老婆怕別人知道真相笑罵活該,就急忙請了巫醫神漢來給他治,但手腳還是癱了。用鎮政府的公款醫治,花了7、8萬。幾百元一針的針藥,打了幾十針還是不見效。公款用空了,只好自己拿錢醫治,也用了7、8萬,還是癱瘓了。但他還不知悔悟,在癱瘓的同時,於2001年5月,打電話叫北碚區公安偷偷來偏岩鎮趙再碧家抄家,搜出資料,橫幅標語,就把趙再碧抓去,秘密關押。朱壽雲在癱瘓中還在為江氏賣命,那些煉功人給它們寄去的資料去救渡它們,但它們死不悔改,還是那麼邪惡,等待他們的將是形神全滅。天理昭彰,善惡有報,擁護法輪大法者得度,反對法輪大法者必將被淘汰。

柳蔭鎮派出所電話 023-68236016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