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人發表聲明──聲明強化洗腦作廢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9月15日】
嚴正聲明

在校領導和教師的高壓下,我在反對法輪大法的條幅上違心地簽上了自己的名字,這是錯誤的,現聲明作廢,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

大陸小學生:賈晗雪、叢楓 2001年9月5日


嚴正聲明

自1999年7.20以來,由於我學法不深,有怕心,在邪惡勢力的高壓強迫下,被迫交了一本《轉法輪》,還違心地寫了「保證書」並按過手印;還在拘留證上簽字、按手印,後來口頭說了違心的話等,配合了邪惡勢力的迫害。通過學法我認識到這不符合大法修煉者的標準,我從內心感到內疚,我對不起恩師的慈悲苦度,給大法抹了黑。我決心在向世人講清真象中加倍彌補自己的過失。在此我向全宇宙嚴正聲明:過去我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標準的言行一律作廢!同時嚴正聲明我的家人和親屬替我做的「保證」一律作廢!我們修煉宇宙大法「真善忍」沒有任何錯,修心向善做好人對任何一個國家與民族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通過學習師父經文我認識到現在向世人講清真象和證實大法及救度世人是多麼重要。「作為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我要堅定地維護法,用正念清除邪惡,正一切不正的,加倍彌補,做合格的大法粒子,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兌現我的神聖誓約:「助師世間行。」

大法弟子 黃春燕 2001年9月11日


嚴正聲明

我被非法關押在戒毒勞教所期間,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在主意識不清的情況下被邪魔鑽了空子,從而走上了破壞大法、邪悟的邪道上去,把許多同修拉下了水,做了魔想做的事,造下了許多罪業。回來後經過學法和在同修們的幫助下。使我終於認清了自己所犯錯誤的嚴重性。回過頭來想想自己為甚麼能邪悟,其主要原因就是自己的心不正,主意識不強,因而被邪惡所帶動。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一定要把握住心性,只有遵照大法做才是真正正確的。你的功能也好,你的開功也好,你是在大法修煉中得到的。如果你把大法擺到次要位置上去了,把你的神通擺到重要位置上去了,或者開了悟的人認為你自己的這個認識那個認識是對的,甚至於把你自己認為了不起了,超過大法了,我說你已經就開始往下掉了,就危險了,就越來越不行了。」

我在勞教所裏的所做所為已經不是大法弟子的行為了,是被邪惡控制了。我現在要再一次嚴正聲明在勞教所裏我的所作所為和所寫的一切破壞大法的材料,全部聲明作廢,我要重新走入正法中來,一切重新開始,加倍彌補。用正念除盡控制我的邪惡生命,也希望受我影響矇蔽的學員儘快回到正法中來,做我們大法弟子應該做的,師父慈悲於我們,在等待著我們。我們儘快覺醒吧!再不能執迷下去了。

大陸大法弟子:戰順榮 2001年9月5日


嚴正聲明

正告黑嘴女子勞教所:不要利用我過去的錯誤言論繼續毒害大法弟子。我從勞教所出來已將近一年了,慈悲的師父再一次給我機會,救度我,現在我已經回到了正法修煉的行列,加倍彌補,逐步跟上正法的進程。

在勞教所期間,由於學法不深,又有許多執著,承受不了勞教所的高壓,寫了「五書」。出來後,我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追悔莫及。要不是師父的慈悲,我的生命將毀於一旦。在勞教所裏,我聽信了你們的誘騙,為了迎接「十一」,寫了一首長詩,對大法和師父犯下了滔天大罪。我離開勞教所後,你們仍然利用它欺騙、毒害其他大法弟子。現在我鄭重地正告你們:我在勞教所裏所寫的一切違背大法的東西聲明作廢,決不允許你們用它繼續毒害大法弟子,否則,天理不容。

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任何詆毀大法的言行都將造下天大的罪業,惡報就在眼前。為了對你和家人生命的永遠負責,不要繼續助紂為虐了。善待大法將為自己開創美好的未來。

大法弟子:白玉萍 2001年8月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在邪惡的壓力面前,向邪惡妥協了。現在我們聲明自己所說所寫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廢,今後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李和珍 張文華 李桂蘭 2001年9月13日


嚴正聲明

所有我寫的文字和不符合大法的言行統統作廢,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加倍彌補。

聲明人:王瑛 2001年8月28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邪悟,在被非法關押在省戒毒所期間寫了「決裂書」,說了很多破壞法的話,給世人造成一種錯覺,給自己的修煉留下了可恥的烙印。現在我嚴正聲明我要做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挽回自己給大法造成的損失,挽回給世人造成的錯誤認識。

大陸大法弟子:王國芳 2001年9月


嚴正聲明

2001年1月23日,由於邪惡的威逼及自己的執著心,寫了保證書,我非常痛悔,在此,我嚴正聲明,所寫的一切作廢。今後加倍彌補。

黃靜 2001年9月5日


嚴正聲明

2001年3月26日,我在單位上班,被單位派出所非法強行帶到勞教所「洗腦班」上。在勞教所我因堅定修煉,不配合他們,被轉到另一勞教所「洗腦班」。在輪番轟炸的精神折磨和肉體折磨下,由於自己的執著,對大法的正信不足,怕被勞教,不想承受吃苦,讓邪惡鑽了空子,向邪惡妥協。雖然得到了暫時的安逸,但內心十分痛苦,生不如死,背離了大法生命將失去意義。為了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我現鄭重聲明,我所說、所寫的一切違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溶入正法洪流,加倍彌補,做一個真正的大法粒子。同時正告那些迫害大法的邪惡之徒「強制改變不了人心」 ,「歷史上一切迫害正信的從來都沒有成功過。」

大法弟子:祁迎春 2001年9月11日


嚴正聲明

自七二○以來不符合大法的言行統統作廢,加倍彌補,緊跟師父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 杜縛蒼 陳善貴 田正碧 田均遙 皮安 2001年8月31日


嚴正聲明

在7.22初由於學法不深有怕心,悟性不好。在高壓下寫了「保證書」、「經過書」。保證書不是我寫的說的,但我不應該按手印。在此聲明一律作廢。交書、帶等不是我內心所願,對自己所做的一切深深痛悔,對不起恩師、對不起大法,今後要深入學法,跟上正法進程,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李淑香 2001年7月23日


嚴正聲明

由於這兩年來邪惡勢力強加給法輪大法及大法的迫害。高壓洗腦的環境中,由於自己根本的執著未放,在意識不清的情況下,被邪惡的勢力所帶動,有意地接受了邪悟。並因此做了抵觸大法、抵觸李洪志師父的事。如今我認清了邪惡對大法、對師父的誹謗與破壞和對我的干擾迫害。現嚴正聲明:以前所有在勞教所、單位做的有違大法、有違師父教誨的口頭、書面「文字材料」全部作廢。並在今後講清真相、救度世人中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緊隨師父,做一個真正的大法粒子。

大陸大法弟子:孟東升 2001年9月6日


嚴正聲明

2001年7月,由於父親病故,我回去辦理喪事,被公安發現,多次找我「交談」。當時由於正念不足,沒有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在他們寫好的「保證書」上簽了字,然而修煉是嚴肅的,不管以任何藉口所做的違背大法的言行都是對大法的玷污。是大法弟子的恥辱,在此聲明「保證書」作廢。堅定護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緊跟師父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孫振君 2001年9月11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怕心很重,在壓力面前,沒過好關,所以特此聲明,所說的所簽的名,一律作廢!加倍彌補,緊跟正法修煉進程,堅修大法,做真正的法輪大法弟子,助師世間行。

聲明人:穆桂芝 2001年6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於99年11月份證實大法,在當地派出所逼迫下,違心地寫下了「保證書」 (六條,具體記不清了) 。平時都不敢看老師的像了,因為我太虧心,對不起大法,對不起老師。而且在單位的逼迫下也寫了一份。現在嚴正聲明「保證」 統統作廢!我要加倍彌補,堅修大法緊隨師,堅修到底。

大法弟子:張淑媛 2001年6月15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的迫害下,由於執著寫的「擔保書」、「保證書」全部作廢,特此聲明。今後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葛春興


嚴正聲明

在高壓迫害、受矇蔽的情況下,被邪惡鑽了空子,做了違背大法的事。但邪惡終歸是邪惡,它只能逞惡一時,偉大的佛法是宇宙的根本大法,又使我徹底清醒過來了,認清了邪惡的本質。在此我鄭重聲明:所寫過的「保證書」、「決裂書」等以及在各種場所所說的、所做的、所有違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加倍彌補過錯,跟上師父正法進程。

大陸大法弟子:祝香桂 2001年9月3日


嚴正聲明

2001年1月份去天安門證實大法,碰上惡警問我是不是煉法輪功的。我怕被抓就說了違心的話,沒有很好的證實大法。到現在心裏特別難受,覺得這件事做的不對。今後加倍彌補,堅修大法緊隨師,堅修到底。

大法弟子:王照鳳 2001年6月15日


嚴正聲明

以前我配合邪惡所說、所做、所寫的一切全部作廢,加倍彌補,堅定修煉到底,跟師父回家。

大陸大法弟子:邢金枝 范桂文、郝端端、尹秀花、李巧英、郝三妮、霍墨英、鎖英 2001年8月29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在言行中做了不應該做的錯事,我愧對師尊和大法。今後決心跟上正法的進程,加倍努力彌補因為自己的錯誤行為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法輪大法弟子:左桂榮、郝志芳、李豔萍、林榮 2001年7月12日


嚴正聲明

我因去年11月份進京正法被非法勞教一年。在邪惡勢力的高壓下,在強大執著心的帶動下,自己主意識不強,被魔所利用,做了一些作為大法弟子絕對不能幹的事,愧對恩師,愧對大法。現嚴正聲明:在勞教所期間所寫所說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廢!重新回到大法修煉中來,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助師正法,堅修到底。

大陸大法弟子:王麗萍 2001年9月


嚴正聲明

我在1999年7月20日後,曾向當地派出所寫了有損大法的東西。特此聲明作廢。今後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白秀蘭 衣雲香 毛元香 2001年9月9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受矇蔽,在自己意識不清醒的情況下,被邪惡鑽了空子,做了違背大法,違背自己良心的事,但我通過學法和與學員交流,終於清醒過來,認清了我的錯誤所在。所以我特此聲明:我以前所寫的「決裂書、悔過書、保證書」等所有的一切,以及所說、所做的不利於大法的全部作廢。在今後的日子裏,我要加倍彌補我的過錯,堅修到底。

大陸大法弟子:樸娟 2001年9月7日


嚴正聲明

本人正式宣布:與一切不符合大法修煉者標準的一言一行一念決裂。由於學法不深、悟性差,被常人的「情」帶動,配合邪惡,寫了「保證」,今天正式宣布作廢;同時宣布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和念頭全部作廢。「堅修大法緊隨師」,加倍彌補,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個合格的大法弟子,跟師父回家。

大法弟子 李素華 2001年8月30日


嚴正聲明

我們都是被非法勞教的大法弟子,在邪惡的高壓迫害下,沒放下生死,違心地寫了「五書」,做出了侮辱大法的事,現在我們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鄭重聲明以前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從今以後堅定修煉,證實大法,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董欣華、鄭麗霞、楊麗華、呂建傑、李豔華、李淑春、陳紅玉、邰淑芹、楊玉紅 2001年9月9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學法不深,怕心太重,在今年七月十八日工廠保衛科的「保證書」上簽了字。回來後跟同修一講,他們都指出了我的嚴重過失。我心裏非常悔恨,我做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事。在此我嚴正聲明,我所有不好的簽字一律作廢,在今年1月份出獄時別人替我在「保證書」上簽字也聲明作廢。在今後講清真相中加倍努力挽回我的過失。緊跟大法的進程,走好這段時間,珍惜這段時間,圓滿隨師還。

大法弟子:李蘭芬 2001年8月


嚴正聲明

我在單位所寫的一切作廢,包括老闆為我做的「保證」以及自己以前所說、所做的任何對大法不敬、不正的言行,一切作廢!徹底否定一切邪惡的安排,走好正法的每一步,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珍惜這萬古不遇的機緣,跟上正法進程,隨師父回到自己真正的家。

大法弟子 冉奉雲 2001年9月13日


嚴正聲明

在高壓被迫害及受矇蔽的情況下,被邪惡鑽了空子,做了違背大法的事。但邪惡的謊言只能矇蔽人一時,在師父偉大的佛法慈悲感召下,我終於清醒過來了,現鄭重聲明,以前所說、所寫、所做的不利於大法的東西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加倍彌補,跟上師父正法進程。

大陸大法弟子:樸英淑 2001年9月2日


嚴正聲明

以前所寫的、所做的、所邪悟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東西全部作廢。加倍彌補,堅定地跟隨師父的正法進程,堅如磐石的心決不再動搖。

李春成、蘭麗莉、宮麗華、羅玉枝、葛玲仁、鄒春柳、李鴻舒、孟健 2001年9月2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00年3月中旬去國務院信訪局上訪,被遣送回來後,雖然我年齡過大沒被勞教,但是派出所強迫我寫了兩份「保證書」。通過正法修煉,我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在此聲明「保證書」全部作廢。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緊隨師」,做一名堂堂正正的大法粒子。

大法弟子:劉維漢 2001年9月4日


嚴正聲明

對以前在邪惡勢力迫害下,所寫的「保證」、和所說的對大法不利的話聲明作廢。在以後的修煉、正法路上「以法為師」,堅修大法、維護大法,加倍彌補,做一個真正合格的大法弟子。

邵德蘭 冉定生 夏家壽 2001年8月


嚴正聲明

由於高壓,自己不清醒,導致邪悟,做了於利大法的事,現在聲明以前配合邪惡所做、所說、所寫的所有「音像、書面資料」,不利於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廢。願加倍彌補,跟上師父的正法程,堅定修煉到底。

大陸大法弟子:鄭文琴 2001年8月30日


嚴正聲明

我在「洗腦班」的高壓迫害下,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法輪大法的一律作廢,今後加倍彌補。堅定正念,堅信正念,堅定修煉,真、善、忍是法!

大法弟子:唐麗平 2001年9月12日


嚴正聲明

我於今年6月份在「洗腦班」裏寫的「保證」和對大法不利的行為一律作廢,特此聲明!我一定要「堅修大法緊隨師」,跟上正法的進程,挽回自己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牛翠霞 2001年8月15日


嚴正聲明

在非法關押、審問期間,在重壓下有過對大法不利的言行,現嚴正聲明,以前一切對大法不利的言行一律作廢,繼續堅修大法,加倍彌補。

李連旦、姚昌傑、康春英、於文英、許富林、霍懷亭、高翠榮、高聯清、郝海珍、吳風風 2001年9月14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人心太重,故在強壓下走向邪悟,從而做出背叛大法與師父的事。現特此聲明,所寫所說有損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廢。從現在開始堅修大法緊隨師,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大陸大法弟子 王天棟、周廷菊、辛大蘭、顏靜、唐霞、韓尚木 2001年9月13日


嚴正聲明

我在1999年7月22日所寫的「悔過書」聲明作廢。今後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 王廣學 2001年9月14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