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倫多步行小組與新聞媒體不期而遇

——加拿大「環球步行」日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9月10日】

(9月7日 星期五)

今天我們上路了。

在多倫多市政府廣場前開的新聞發布會非常成功,多家媒體來採訪,事後聽大家說這次媒體報導,是罕見的熱烈,報導的內容非常正面,特別是那些很少來採訪我們的中英文的電視台。我們感到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隨著全體大法弟子在法中的提高,一切的一切都在向更好的方向發展。

這麼多學員來送行,他們整整齊齊排在後面煉功,我們感到我們的整體是那樣的堅不可摧。

在路上我們進行了交流,我們都有同感:這次在我們走出第一步之前,每個人對步行的意義都明明白白,所以我們邁出的步伐是異常的堅定和理智。

在路上,我們發著大法傳單,我們對遇到的每一個人說,我們要從多倫多步行到渥太華去。接傳單的人一開始出於禮貌接過來,「嗯,好,好,啊!!甚麼!!再說一遍,你們要步行去渥太華!?為甚麼?!」有的人急切地讀著傳單,有的人問我們,最後他們帶著敬佩的目光說,「祝你們好運!」

我們拜訪了所有在沿途路過的省議員和市議員的辦公室,我們和能見到的議員照了相。

今天我們走了近三十公里,歷時7個小時。

我穿的鞋不合適,腳上很快起了泡,走到最後4公里時,有些一瘸一拐。這時一個路人,追上來,關心地問我,腳是不是傷了,我告訴她與中國大陸學員承受的苦難相比,我們算不了甚麼。看著她同情的目光,我感到心裏不是滋味,宇宙大法修煉出來的弟子決不是弱者,我們在另外空間都是偉大的,在人間怎麼成了被同情的弱者。晚上在我打坐之前,對滿腳的大泡說:你們不許干擾我正法,不許影響我走路。

正是我們步行的第一天,多倫多的氣溫驟然升高了幾度,從幾天前涼嗖嗖的秋天,變成了悶熱的炎夏,很多人家又開起了空調。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在另外空間的正邪的較量中我們一定又是勝利的。

(9月8日 星期六)

今天是多倫多學員環球步行的第二天,我們的「SOS」拖車裝扮一新,也一起上路了 (越野車後面掛個拖車,拖車上裝飾醒目的真象展板)。因為是週末, 人們起來的晚,大家決定中午出發,以便能在路上遇到更多的人。

天出奇的熱。通常到了九月,天早已涼下來,應該是一年中最舒服的時候了,但這兩天突然熱起來,今天更熱, 又悶, 沒走多遠,人已經是粘粘的了。

昨天走了三十多公里,腳起大泡的功友卻說:這些泡真的一點也不影響我,沒有疼的感覺。這是他的真實感覺。

下午走到小城Pickring休息時,一個白人小伙子開一輛摩托車到拖車邊停住了,問我們「SOS」是怎麼回事。我們給他講法輪大法,講發生在中國的事情,講我們步行的目的, 小伙子說,我知道法輪大法,中國迫害人權世人皆知,還想以舉辦奧運會來使自己得到國際社會的承認,我們都看著呢。你們真了不起,加油,所有有良心的百姓和政府都會支持你們的。大家聊了好一會,最後他說, 我想請你們幫忙,寫中文「save」,我想把它刻在身上。當我們為他寫下「救渡」倆個字時,他感激地說,太謝謝你們了,我找了很久,這幾天我一直在路上轉悠,問了很多人,他們都不會,今天看見你們車上的「善」字,我很喜歡,我找對人了,「救渡」這倆個字太美了。是明白的那一面的驅使、還是冥冥中神在告訴他,有一個說中文的人會救渡他。為了找這倆個字,他聽到了真善忍,聽到了法輪大法的美好,聽到了迫害的真象,他表達了正義之心, 他不就被救渡了嗎!

目送著小伙子遠去的背影,我們體會到時間的緊迫,更理解了為甚麼師父會如此苦苦等待,是啊,還有多少可救渡的人在等著我們哪。

在路上,我們剛發完正念,沒走幾步,有一個著名電視台的攝影車路過我們,給我們攝了像,並主動索取了我們的傳單和大法資料。一個小時後,同樣的情況發生了,也剛發完正念,又碰到了一電視台記者。

我們呼籲世人關注法輪功,幫助救援在中國遭受迫害的學員,其實更應該讓世人知道,我們的目的並不只限於此,應該告訴世人大法弟子用寬大的胸懷無私地忍受著一切,為的是救渡他們,用人間的理,世人能理解的語言講出來:法輪大法修煉人在用生命和鮮血維護著正義善良──人類美好生活的源泉。

師父說:「如果不為你們承擔歷史上的一切,你們根本上是無法修煉的;如果不為宇宙眾生承擔一切,他們就會隨著歷史的過去而解體;如果不為世人承擔一切,他們就沒有機會今天還在世上。」(《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世人能有今天,都是師父為其承擔了一切,作弟子的,有責任把這一切告訴世人,世人必須被包容在這偉大的正法洪流中。正是我們五人有這樣的共同基點,與新聞媒體的不期而遇也就不足為奇。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