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朝陽勞動教養院暴力逼迫大法弟子放棄「真善忍」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9月10日】大法弟子被非法送朝陽教養院後,首先接受的就是三大隊超強體力勞動和凶殘狠毒的毒打、體罰。

三大隊全部是堅定的和新近被非法關進來的大法弟子。他們在這裏每天早4點起床,晚10點多收工。勞動時間長達14~15個小時,強度非常大。兩個月幹的活足頂一般工人兩年幹的。例如打地基樁子,二人一組,一天要挖21米深,其中的土都要用手工拽上來。不停的幹,揮汗如雨,勞動現場卻很難喝到水。手磨出許多大泡,關節僵硬、張握困難。有人一天下來雙手21個泡。惡警看大法弟子活幹的合不合格,就看手上的泡有多少。其苛刻、兇狠,就如同當年日本人對中國礦工。而且吃的是窩頭,喝的是僅有一點菜葉的鹽水湯。人人面黃肌瘦脫了相。

在三大隊挨打太平常了。剛到時報數不習慣,稍有不對,惡警上去就打。有一次姓佟的教導員在大街上打一個年輕弟子,當著100多名犯人的面和很多過往群眾用柳條狠狠的打。很多群眾看不過眼,紛紛指責、唾罵姓佟惡警:……他還是個孩子呀!……,姓佟惡警這才不得不住手。管教打,更多的是管教指使犯人打。被指使的犯人都是那種心腸狠毒,豺狼本性的人,他們抓起甚麼用甚麼打,不管不顧,撈著哪打哪,有的耳朵都被打腫了(同修巨大偉就是一例)。還有一種他們最得意的打法:讓學員撅著,後背撒上鹽,用鞋底子打,說這樣不紅不腫還消炎。

朝陽教養院不承認體罰學員。他們說:那還叫體罰嗎?坐坐板凳,站一站,蹲一蹲。其實是怎樣的呢?他們那個小板凳就是刑具,是鐵的,直徑約20釐米,高約30釐米,上面凹凸不平,有很多稜,坐上去非常難受,簡直難以忍受。長時間坐著,屁股磨出了繭子。葫蘆島市的一名學員叫石春德,坐了3、4天,下半身麻木,活動不靈,大小便都不知道。惡警還有一高招叫「開飛機」:腳尖離牆10公分,貓著腰頭頂腳尖,雙手反背豎直向上,這一姿勢長時間保持。惡警連60歲的老弟子楊修凡也不放過,臉都控腫了;再就是蹲著,一般人不習慣蹲,一會功夫,衣服就濕透了,腿疼的受不了;還有馬步蹲著,就是腿半曲著,呈90度,雙手伸向前,端平。想一想這是何種滋味?對於敢煉功的學員,冬天只讓穿個褲衩銬在暖氣上,整宿不讓睡覺。夏天,驕陽似火,就讓到太陽底下去跪著……

經過三大隊的蹂躪、折磨後,再進入二大隊被迫洗腦。惡警沒完沒了的向學員灌輸詆毀大法的謠言、假象材料,輪番的談、談、談,整宿的洗腦。長時間大腦不休息,腦袋就像木頭一樣,神志不清。

儘管這樣,很多大法弟子仍然意志堅強,時刻保持正念,無論怎樣的折磨,他們仍堅如磐石,巍然不動,於是他們就被送回三大隊繼續服苦役、受折磨。如果堅定修煉,即使到期也不放回家,無條件延長下去。有個學員叫柳春華,到期了也不讓回家因此而絕食抗議。於是惡警就給他戴上了手銬、腳鐐長達3~4個月,期間他絕食50多次,每次幾天不吃飯就強行下管子灌食。弄得身體極度虛弱,腎臟受到損傷。

在這樣巨大的精神摧殘和肉體折磨下,有的學員暫時屈服了,但內心非常痛苦。他們在短短的幾天內頭髮白了,有的甚至大量脫落,憔悴不堪,心中的屈辱、愧疚讓他們感覺生不如死,所以經常有學員重新堅修大法。

而有一些貪圖暫時安逸的人,他們承受不了那非人的折磨,就找藉口解脫自己,於是「冥思苦想」了一套歪理邪說,走上了邪悟的道路,這不但迎合了邪惡勢力,又為自己找到了開脫的理由來欺騙自己,也到處坑害別人。自己下地獄,還要拉上別人。有的人在邪道上一發不可收拾,被魔控制著,邪惡的比蛇蠍還歹毒。成了邪惡勢力最邪惡的幫兇,打罵曾經親如手足的同修,其兇狠、毒辣已經全然沒了人性。

有個常人說,他們班上三個人已徹底放棄真、善、忍了。這能看出來。因為其中兩個已經抽煙喝酒打麻將,而另一個還去嫖娼,這樣單位領導就放心了。我的心隱隱作痛:難道我們的政府就是這樣的目的嗎?社會上貪污腐敗、黑社會等等現象比比皆是,難道還不夠嗎?社會上好人太多就有危機感嗎?在我們國家作好人就必須鏟除嗎?

大法弟子修煉高德大法,淨化了心靈,強健了體魄,好人好事層出不窮,是人間的一塊淨土。可是政府中邪惡勢力卻大力鏟除,不擇手段的迫害,真讓人難以理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