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人學員:法輪大法如此偉大,輕而易舉地改變了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9月1日】在我9歲的時候我們全家從芬蘭北部的一個小村子移居到瑞典的哥德堡。在這個新的國家,我們經歷了許多困難。我們語言不通,而且一切都與以往不同了。當我們處於困境時,媽媽對移居瑞典有些後悔。但現在我知道了它的更大的意義,那就是我有一天會在瑞典得法。

在我開始煉法輪功以前,許多年裏我尋求過不同的方法,以達到內心的完整與和諧。我接受過心理治療,也嘗試用其他辦法能夠癒合心靈的創傷。我曾患背痛6年,但醫生找不出我的背有甚麼毛病,並有幾年較嚴重的失眠。我找到了一種和別人互相幫助的精神療法,開始面對我內心的痛苦,轉而向上帝祈求幫助。我在1994年秋季參加了醫療氣功班,在那裏聽說將有一位特殊的老師將在95年春季從中國來瑞典舉辦講座學習班,我馬上決定參加這個學習班。

1995年早春李老師在瑞典辦班。在講座期間,我近幾年生活中的許多疑問都得到了答案,李老師講的似乎是我一直想知道的事。後來我發現有那麼多不懂的,但我知道他講的一定是非常正確的。我的背痛在講座期間奇蹟般地一下就消失了,我感到身體特別輕鬆、自在。功法的動作也使我快樂並使我感到和諧。我又能開始睡好覺了。我感激生活中的痛苦與困難,它們幫我衝破圍繞著我的那層殼,為我能修煉大法做準備。

1996年我第一次中國之行收穫很大,遇到了那麼多好的、善良的、無私的同修。在飯店的房間裏,當一位中國同修翻譯李老師的一篇經文時,我感覺到很強的能量和很深的意義。我更好地明白了通過修煉可以從身體的深處淨化身體。在北京的交流會上,我聽到許多人講述他們如何從重病狀態中擺脫出來,表現了對李老師和大法的堅信不疑。

一開始我讀書不精進,經常自己選擇:這章不太重要,這個對我比較重要。這就阻礙了我獲得書中所給予的內涵。當法在我心中不夠強大時,我很難在心性的考驗中像一個修煉人那樣去做、去想。李老師說:「人要返本歸真,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的。」要達到這一點,需要人心向善,消去業力,提高心性,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

當我考慮問題能越來越真誠,不自私,並且能用本性的一面去做事時,所帶來的是另一種快樂。一些天裏我經歷了生活中從未有過的和諧。修煉法輪大法前,我常因工作而煩躁,現在我工作很好,用和以前不同的態度對待工作,而且在工作中越來越感到幸福。法輪大法如此偉大,如果我從內心堅信並願意改變自己,大法改變我是輕而易舉的。

當江澤民政府1999年夏天開始對法輪功修煉者進行嚴重地迫害時,這件事對我來說是個動力,中國的危機使我的修煉更精進了,中國功友們正在經歷非常困難的考驗,但我知道他們大多數有能力克服這個困難。相比之下,我自己的磨難是那麼小。當危機開始時,我心情非常沉重和難過。我必須放棄怕心。瑞典的一些修煉功友紛紛給瑞典和芬蘭政府寫信,向他們說明法輪功的真實情況。我們走出去向人們說明甚麼是法輪功,漸漸的人們開始明白了,報紙上的文章也變得越來越好了。

在倫敦法會上我聽到一個寓言故事:一條小魚問一條大魚,「你能告訴我甚麼是大海嗎?我看不見它。」 大魚回答說:「大海就在你周圍的一切,是它給你的生命開創了生存環境和存在方式。」對於我來說,真、善、忍大法就像大海對魚,在我周圍,無處不在,給了我生存的環境,但這對於一個不修煉的人來說就太難弄懂了。

只要打開自我,並用心去傾聽,每天我都有收穫;只要我堅定地真修下去,我知道李老師的大慈大悲和大法的力量會全力幫助我。 我知道大法非常偉大,我非常幸運能有機會修煉和洪法,在今生我有機會做正確的事情,我會盡全力洪揚大法和維護大法。

(1999年俄羅斯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發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