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的家人:我們全家會永遠站在大法的這一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9月1日】我母親是一名大法弟子。1996年得法。母親四年多的修煉過程中,她的身體比以前更好,工作總是任勞任怨,不計得失。工作成績得到領導的肯定。我和父親一直支持她,我也常常拜讀李老師的《轉法輪》及各種資料、經文。雖然我沒煉功,但牢記「真、善、忍」在心中,並以修煉人的心性標準要求自己。常和母親討論對法的理解及領悟,也算得上是個有緣之人。

去年底,母親與幾位同修去天安門證實大法,說句法輪大法好。被惡警非法拘捕,並將母親面部打得面目全非,慘不忍睹。我非常痛心,同時也痛恨那些不知沾了多少大法弟子鮮血、毫無人性的惡警,我便給北京通州八里橋派出所那個打我母親的所長寫了一封信。今年元旦及春節,母親被非法關押在成都九如村拘留所及寧夏街看守所,我和父親在親戚家過的年。我非常想媽媽,與同學交流的話語也少了許多,心裏總是掛念母親。拘留所裏的日子不好過,很艱苦的,但並沒有改變我的母親對大法的堅定。除夕後幾天,中央電視台播放了所謂「自焚」,由於受到江XX罪惡集團利用媒體散布的謊言的矇蔽,我開始將信將疑。但每當電視中一說到污衊大法的話時,我就換台,並且否認這些謠言。我母親被非法關押了四次,每次總是頭天回來,隔上一天又被惡警以「去派出所談兩句」而帶走。這樣又被關押半月以上。為了讓母親回來,家裏想了些辦法,我和父親還幫母親寫了保證書之類的東西,也給母親寫了幾封勸告信。(我並沒有寫違背大法的話)第三次關押,母親50多天才回家。她嚴厲的批語了我和父親做法的錯誤。在此,嚴正聲明我們所寫的東西全部作廢。母親還給我們講了許多在拘留所裏大法弟子堅定正念,幾次上京護法被抓、被勞教,都毫無畏懼的故事,並講這大法是千年不遇的宇宙真理。我萬分感動,我深刻的認識到自己的錯誤,深深的悔恨。

與母親的交談,也了解到「自焚」純粹是栽贓陷害大法,疑點多多。那些演員的拙劣,編導更加罪惡。從7.22以後,我看到了邪惡勢力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更加猖獗,大法弟子隨意被刑拘、勞教,甚至打死打傷。這就是中國人權最好的時期?無恥!

我母親從監獄回來,又被抓進了洗腦班,由於多數大法弟子與家屬一起抵制和不配合,使洗腦班流產了。剛開始派出所把責任推給了辦事處,辦事處的領導來幾次「關心」我母親,母親和父親就給他們弘法,我姥姥也給她們講,並不配合他們的要求,後來他們你推我,我推你,都不願意來「關心」了。母親告訴我們,只要我們做得正,隨時用正念抵制邪惡,邪惡就會自滅。老師在《大法堅不可摧》中說「作為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全面講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堅定地維護法,因為你就是大法的一員,堅不可摧;正一切不正的......。」

我爺爺也十分支持法輪功,雖然他沒煉功,但常常看《轉法輪》,快80歲的人了,常騎自行車周遊幾十公里郊外,顯得格外輕鬆,現在頭髮由白變黑了。

我和父親和從前一樣支持母親,並與母親一同做大法的事,尤其是父親做得很好,常常向周圍的人們講清真相,揭露邪惡。我們全家會永遠站在大法的這一邊,堅信我們心中的「真、善、忍」。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