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任何環境下,相信師父,相信大法就是跟著師父回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8月9日】我堅信在任何環境下,相信師父,相信大法,就能跟著師父回家。在相信師父,相信大法的正悟中體現出大法的威力。

2001年7月20日前後,又是邪惡最害怕、最瘋狂、最垂死掙扎的日子。然而,大法弟子在大法的基點上看待這一切。用大法弟子對大法堅如磐石的信念、用大法弟子慈悲和善的力量、用大法弟子正信正念清除邪惡,堅定地維護著大法、同化著大法,履行著大法弟子的誓約。

7月19日晚9點多,突然,我家房門被敲響,越敲越響,簡直砸門一樣。我知道不是一般人敲門,是警察。我剛向門邁步時,就立即想到師父的話:「無論在任何情況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透過門鏡,見為首的一個警察帶著三個警卒,邊砸邊喊:「開門!」我說:「有話明天說,非說不可,把警服扒了,讓你們進來。」他們說:「這...這怎麼說的?」他們邊敲門邊說:「開門,就兩句話,說完就走。」我說:「現在說吧,怕見陽光你們就不敢說。」惡警們急了:「拒捕,不開,我們撬了!」我說:「你們撬,我就向外面喊。」這時,我開窗向臨近的同修喊,想轉移書等。妻子鎮靜地說:「喊沒用,我們發正念。」師父說:「做為弟子,當魔難來時,真能達到坦然不動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層次對你的不同要求,就足已過關了。」(《精進要旨》中「道法」)

我立即雙盤,打大蓮花手印,默念師父的口訣:「法正天地,現世現報。」妻子和女兒打坐單手立掌除惡。我們沒有怕,沒有雜念。中途,和妻子做了簡短的交流。我說:「在任何環境下,相信師父,相信大法。」妻子說:「我們支持你,能做好。」我又回到門口,對著外面的警察繼續除惡。無論它們敲門,還是說甚麼,我們像沒聽見一樣,一遍接一遍地背著「法正天地,現世現報。」妻子開始背《論語》。我想,邪惡有意迫害,大法弟子不承認,因為師父不承認。如果是我該去掉最後的業力和執著,弟子可以堂堂正正地承受,如果是邪惡強加的我不承受,還有同修沒走出來,我還有許多事要做,決不讓邪惡得逞。師父的講法在我們腦海湧現:「其實我說不厲害,在真正的修煉者面前,它甚麼也不是,你別看它修了千兒八百年了,還不夠一個小指頭捻的。」(摘自《轉法輪》)這時,我們更加坦然、平靜。我起身穿好衣服,又重新回到原地打坐。此刻,我又一次感到我沐浴在師尊慈悲等待中,真幸福。大法洪大的威力盡在難以言表之中、大法的威力體現在這個過程中。儘管它們還在敲門,聲音越來越小。最後,敲門聲、說話聲變得有氣無力:「咱們走吧。」

在我印象中,這個過程僅用了不到10分鐘。妻子告訴我:「他們在門外站了20多分鐘。」師父說:「可是我們今天在短短幾年中就要人圓滿,承受過程只是一瞬間,而且時間是推快的。將來回過頭來看看,如果你能圓滿,你發現那甚麼都不是,就像一場夢。」(《北美大湖區講法》)

第二天,鄰居一個同修和我妻子交流中,妻子說了昨晚的事。同修說:「我睡得很早、很香。這麼近甚麼都沒聽到。昨晚夢見一幫警察來抓一條大魚,都抓不著,最後,這條大魚變成兩條龍飛走了。」妻子會心地笑了!

這件事之後,我時常感到邪惡之徒還在盯著我。其實,7、20前後,邪惡之徒變換方式發動攻勢,結果是大敗而歸。為甚麼自己心裏還有放不下的東西呢?在做作為一個大法弟子該做的事的同時,我對照大法向內找,天天找自己,終於找到了。由於自己埋藏很深的舊觀念在作怪。在修煉中不但要根除從骨子裏帶來的變異思想、觀念,還要防止由於學法不深形成新的障礙。其實,都是後天形成的,找到之後要堅決清除它們。在正法進程中,如何從法的角度去思考問題,這是跟上正法進程的關鍵。我們做為大法的一個粒子,在正法中無論自己付出再多,都沒有功勞簿。因為,我們距離自己向師尊發的誓約,還有很遠的路程。

同是7月19日晚,其他弟子做得非常好。當警察敲門時,他(她)們先發正念,後放警察進屋。他們對警察說:「不讓你們進來,你們面子上過不去,讓你們進來,說不好就抓人。你們知道嗎?我們修的是宇宙大法。(你們)別再給江澤民當殉葬品了。」警察們像一塊塊被壓扁了的豆餅,聲也沒吱,低頭走了。大法弟子的一身正氣,嚇得邪惡聞風便逃。這不正是大法的威力在宇宙間的展現嗎?正因為這樣,我更加堅定地相信,在任何環境下,相信師父,相信大法就是跟著師父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