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天安門廣場上發生的罪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8月8日】2000年國慶,中央電視台又開始連篇累牘造謠、攻擊法輪大法,邪惡勢力並製造了新一輪的抓捕行動。在層層重壓的險惡環境中,許多弟子更堅定地走上了天安門護法。正如師父所說的"邪惡不去迫害我們,我們根本就不會向人講甚麼真相......在不公的對待下得允許人說話,這是人的最基本權利。"(《李洪志師父在美國西部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上的演講》)

那天一大早我們就去了天安門。只見節日的廣場花團錦簇,遊人如潮,而在這喜慶表象中的另一面直讓人感到窒息。那一輛輛警車一排排幾乎把天安門廣場團團包圍,警察三步一崗、五步一哨,手拿對講機的便衣隨處可見。尤其不可思議的是一列列警察隊伍接連不斷地開進廣場中間幾乎所有的建築物內。廣場上一支支隊伍在集中訓話,有幾支是穿警服的,也有統一穿黑色便服的,每人手執一張鐵矮凳,這是一物二用的強暴工具。隊伍部署結束後就分散開,從廣場中散開。放眼望去,整個天安門廣場四週所有開闊地帶、樹叢中密匝匝地靜臥著成百上千的各種備用車輛,真可謂"山雨欲來風滿樓",幾乎讓人又聞到了"六四"的血雨腥風。

溶在那人山人海的人流中自然會有許多大法弟子,沒有任何在邪惡看來所謂的"非常"舉動。也許邪惡們已耐不住了,在歡樂的海洋中,不協調地游弋著一輛輛警車,時不時鳴叫著示意人群讓路,人們自然地避讓著。有時偶爾感到廣場哪一角出現一陣騷動,似乎有些人圍著在看甚麼,但很快一切又恢復了平靜,人們照樣在嘻笑、拍照......

突然一輛警車開到我們身邊,我們趕快避讓,誰知車停住了,一下竄出幾個警察,不由分說就拖我們幾人上車。大白天莫明其妙抓人,我們反抗著,大聲質問"這幹甚麼?" "為甚麼抓人?"但警察粗暴死命拖我們上車。周圍人震動了,不少人圍上來,但車門一關就起動了。至此我們總算明白,原來抓人就這樣悄悄而快速進行著,一上車才知裏面已塞滿了被抓的人。他們抓人的秘訣:看這幾人挺善良的樣子,可能是煉法輪功的,不管三七二十一,抓上去拷問了再說。拷問的絕招是:反正煉法輪功的人都講真話,問他們煉不煉就知道了,如不回答,那第二招就讓你罵大法,不罵那就是修煉人。就這樣把善良的大法弟子從人群中一個個找出來。

被抓上警車,我首先想到的是拉開緊閉的車窗向廣場上人們揭示抓人真相。剛把臉轉向車窗還未來得及動手,一個惡警衝過來就給我一個耳光,大叫"你敢把頭扭向車窗?你試試看!不准轉臉只准向前看!"可見做賊心虛,畢竟幹的是見不得人的事。打我的惡警突然一雙賊眼掃向我身邊的女兒。女兒長得白淨、漂亮又靈氣。惡警邪惡的手就去擰我女兒白嫩嫩的臉,並說:"這麼漂亮的妞原來是個小法輪功,我打死你!" "啪啪"連甩幾個耳光,然後去擰她的耳朵,繼而又挾住她的臉轉過來轉過去地看著、淫笑著。我高喊:"放開手,不准你碰我女兒!"整車的人也都用目光緊逼著那個邪惡的警察。他一愣,縮回手,然後就污言穢語地罵開了。我說:"你這個小伙子怎麼那麼骯髒,那麼愛罵人?"他竟然無恥地獰笑著說:"你說對了,我這人天生就愛罵人,我要一天不罵人就特別難受,罵人是我的愛好。"沒想到天底下真有這種無賴,我實在無話可說。

一車人被拉到了天安門分局,門口兩邊各列一隊警察似乎已在等待我們。車門一開,就一個個地兇神惡煞似地來拖人,邊拖邊罵。進入分局,看到裏面已有許多被抓大法弟子,幾個警察手裏拿著電棍走來走去,讓功友們一個個臉貼牆站著,不准扭頭、不准講話,不然就體罰。我看到有好幾個人被打得頭破血流。有一位看上去儀表堂堂的40歲左右戴眼鏡的大法弟子,頭頂被打了一個大窟窿,血從頭上直往外湧,臉上、脖子上都是血,衣服也染紅了。看到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的大法弟子遭如此迫害,我心如刀絞。這難道就是被大赦國際評為「人權惡棍」的江澤民恬不知恥地高喊的"人權最好時期"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