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獲得新生(譯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8月5日】我叫卡耳姆.奎恩(ColmQuinn),今年23歲,是愛爾蘭的大法弟子,於一個月前開始修煉。我在都柏林做軟件開發工作。

在修煉法輪大法之前,我患有嚴重的精神抑鬱症已經5年多了。我嘗試過各種各樣的傳統的醫療手段,(但都沒有奏效)。我甚至不能正常工作。曾經有一段時間,不得不請了3個月病假,其中有一個月的時間是在醫院裏治療。我不能正常地睡覺和吃飯,也無法清醒地思考。甚至非常小的事對我來說都要花很大的氣力。疲憊,憂慮和憤怒一直纏繞著我。我甚至得躺在床上直到下午2,3點鐘。必須靠吃藥才能好好地睡上那麼一小會兒。我從來沒有想過這能夠改善。我也試過瑜珈和其他的靜坐方法,但由於我的疲憊的思想,總是不能很好地將自己置於其中。

我第一次接觸法輪大法是1998年底,但我那時不夠堅定,對法也不了解。沒有意識到修煉心性的重要性。第一次遇到考驗的時候,我就不煉了。

一個朋友建議我去試試氣功來治我的精神抑鬱症。然後我想起了兩年前參加過的法輪大法教功班。我花了好幾個月的時間和努力才下定決心。第一次去法輪大法煉功的路上,我想要回家算了,因為我太累了。但是我停下來考慮了一下,然後改變了主意。我想我至少可以努力嘗試一下。也許這就是我的第一個考驗。第一次煉功的兩天以後,我又參加了集體學法小組。在讀《法輪佛法--在美國講法》時,我覺得我的心被打開了。師父的智慧和法的威力穿透了我的抑鬱,給我以安撫。我覺得這比我數年來所做的一切都要好。這些僅僅發生在幾個小時之內。大法帶給人的福益簡直是太快了。大法在兩個小時內給我的幫助比我過去四年中所接受的昂貴的精神病學、諮詢、心理學,催眠療法以及其他領域的醫生的治療都要多。之後不久我就停止了一切藥物治療。我也不再需要甚麼安眠藥了。

師父幫助我更好的理解我為甚麼會得這些病。第一次,我知道了得病的根本原因。這全是由於我的自私心理和行為造成的。當我開始向內找並徹底改變我的思想的時候,我的抑鬱馬上就消失了,我知道我再也不會受其困擾了,也不會受這種物質引起的其他的疾病的困擾,只要我堅修大法。

許多人在我身上看到了令人難以置信的變化,我想法輪大法可以使他們同樣受益。我一點也不懷疑大法有這樣的威力。很多人包括我的朋友和家人都表示願意學習大法。

師父給我開示了我生命的真正意義。只要我一打開《轉法輪》來讀的時候,就會有甚麼事情發生,師父在書裏面將這一切解釋得清清楚楚。師父甚至比我還要了解我自己。他安排考驗的方式是如此的微妙,錯綜複雜,然而又是如此令人難以置信的精奧。

我現在非常積極地投入大法的活動。我得到了如此之多,我願意幫助其他的人也來學煉,受益。我的第一次活動是幫助法輪功在愛爾蘭的第一個新聞發布會,發布會上幾個學員介紹了他們在中國受迫害的故事。我覺得他們的堅韌和堅定非常鼓舞人心,並證實了大法的威力。

不久我就開始和其他的弟子一起在週末的時候於都柏林的一條主要商業街洪法煉功,讓人了解法輪大法在中國受迫害的情況,同時向人們展示法輪大法到底是甚麼。這是一種直接來自於大法弟子的信息。幾個星期前,由於恐懼和乏力,就算在街上行走,我也會感到不可思議的困難。然而現在,我可以在公眾面前展示我自己,自信地和完全陌生的人交談,並在首都的中心洪法。

最近,許多學員在中國大使館外面煉功一起向中國政府呼籲停止在中國的迫害,並緊跟正法進程。儘管我們一直煉到凌晨時分,我仍然感覺很好並精力充沛。師父和宇宙無邊的威力在充實著我。

在中國遭受的迫害使更多的人聽說了法輪大法。我發現很多人想了解法輪大法到底是甚麼。我在幫助洪法的同時也幫助了自己的修煉。我學習到了如此之多,也克服了很多怕心包括人們會怎麼看我。另外,我也更加樂於助人了。

世界法輪大法日那天,在我們交流的時候,我看見了一個弟子的身上環繞著白色的輝光。之後我又看見同樣的景象發生在其他的學員身上。當看師父的教功錄像時,我能看見師父周圍的紫色的光。

我的善心也越來越多了。有時當我看到人們在病痛中受苦時,我覺得我的眼中充滿著淚水。以前我只能覺得遺憾,可現在我想幫助他們。我也驚異於師父的無限慈悲。儘管我過著那樣一種糟糕的生活,可當我一有了想修煉的願望,師父就給了我無條件的幫助。我對師父感激不盡。沒有法和師父,我還會仍在完全迷失中繼續沉浮。

所有的這一切都發生在一個月的時間裏。如果有人在幾星期之前告訴我這些的話,我簡直不能相信。現在我覺得沒有不可能的事。像許多其他學員一樣,我覺得我獲得了新生-在大法裏我開始了一個新的生命。

(2001年北歐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