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警告:大陸雷擊與古代大災難的啟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8月24日】「每當人類處於危險境地的時候或者是被歷史淘汰的時候,都是人類道德極端敗壞的時候。」(《在美國講法》)「每到一個時期要出現一次大劫,每到一個時期出現一次小劫。小劫難就讓局部的人類毀滅,局部地區已變得很壞了,就把它銷毀。地震,大陸板塊沉下去,沙暴蓋住,或者是甚麼瘟疫、戰爭,小的劫難是局部的。大的劫難那幾乎就是全人類的劫難。」 (《轉法輪(卷二)》)

自從中國政府中的那個邪惡的政治流氓集團自1999年7月採取了滅絕人性的流氓手段全面迫害法輪功修煉者以來,在這片土地上真、善、忍被邪惡集團污衊,堅持信奉真、善、忍的人在邪惡集團動用國家惡棍的迫害下被殺死、被關押、被致殘、被逼流離失所;假、惡、暴成為邪惡集團的政治時尚,連歷代貪官污吏一貫利用的遮羞布都被邪惡集團當成累贅,迫不及待地拋掉,露出魔鬼的猙獰,助紂為虐的殺人兇手和團伙被邪惡集團評為優秀黨員和先進集體,升官發財,並堂而皇之地到人民大會堂等地繼續散播歪理邪說,將不明真象的人們推向萬丈深淵,永不復生。道德無存之地頃刻間變成了人間地獄,各種天災人禍不斷,有的地方因此幾乎變成了無人村,有的地方因死亡人數巨增,致使本地棺材供不應求,還刺激了周邊地區棺材經濟的發展;更有倒賣骨灰盒、搞墓地傳銷等紛紛出現,各種民間喪葬機構也應運而生。這一切會是偶然的嗎?

以遭雷擊為例,我們粗略地統計了一下,僅從1999年8月到2001年8月,各地就遭雷擊約60次,因此死亡的人數200餘人。有的人因為聽信了邪惡集團的邪惡宣傳,拒絕看大法弟子散發的揭露邪惡的材料,撕毀了大法弟子冒著生命危險救度眾生粘貼在大陸公共場所的材料,拒絕了解邪惡集團迫害大法弟子的真象,迷失了本性,雖然沒有直接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惡,但對開創一切生命的宇宙大法心存詆毀,並迎合了邪惡勢力行將滅亡之時搞的一些邪惡的活動,如簽名、參觀等活動,這就等於自己放棄了生命,充當了邪惡的殉葬品,也是在犯罪。如果這些人還有一點良知,如果你不想放棄生命,就請你在生命的緊要關頭,從內心堅定地拒絕邪惡,善待大法弟子,不要迴避看大法弟子散發給你揭露邪惡的材料,不要撕毀大法弟子冒著生命危險救度眾生粘貼在大陸公共場所的材料,因為這就等於在善待你自己永遠的生命。

(大陸大法弟子)

雷擊現象的思考

1.2001年8月13日,特大雷暴劈掉廣州市的標誌雕塑「五羊石雕」右角。摘自《中國新聞網》;
2.2001年8月13日,遭雷擊的廣東檢疫局大樓受損程度十年未見。摘自《南方都市報》;
3.2001年8月10日15時,柳城縣社衝鄉無憂村福立屯三母女遭雷擊身亡。摘自《南國早報》;
4.2001年8月7日15時,潮安再現奪命雷擊,兩人死亡兩人受傷。摘自《羊城晚報》;
5.2001年8月7日15時,上海羅店部份居民家用電器遭雷擊受損。摘自《新民晚報》;
6.2001年8月7日16時,雷閃擊壞上海四方尋呼台,並引發多處火災。摘自《新民晚報》;
7.2001年8月3日16時,成都雙流縣大林鎮大林村兩人被雷擊死,19間房子化為一片廢墟。摘自《華西都市報》;
8.2001年8月1日深廣鐵路遭雷擊癱瘓。摘自《羊城晚報》;
9.2001年7月21日17時許,廣西馬山縣古零鎮上級村採石場六人被雷擊昏。摘自《南國早報》;
10.江蘇省不到20天雷擊死傷30餘人。摘自《揚子晚報》2001年07月20日;
11.廣西上半年共發生雷擊事故640起,造成9人死亡,27人受傷,直接經濟損失2660多萬元人民幣。摘自《中國新聞網》2001年7月19日;
12.2001年7月15日,廣州天河娛樂廣場天頂玻璃遭響雷被擊碎。摘自《南方都市報》;
14.2001年7月12日,江蘇六少兒窯洞避雨遭雷擊身亡。摘自《中國新聞網》;
15.2001年7月10日,饒平境內三次雷擊致5人死亡。摘自《南方都市報》;
16.廣東潮安、饒平、澄海等地兩天內雷擊死12人。摘自2001年7月12日《羊城晚報》;
17.2001年7月10日,橫沙島青年漁民遭雷擊喪命。摘自《新聞晨報》;
18.2001年7月10日,潮安縣發生雷擊傷亡事件,共造成7死4傷。摘自《南方都市報》;
19.2001年7月2日,河南遂平縣沈寨鄉小寨村發生雷擊傷亡事件,1死1傷。摘自《大河報》;
20.2001年6月30日,廣西梧州公路收費亭遭雷擊,機器全被擊癱瘓。摘自《南國早報》;
21.2001年6月29日,廣西平南13學童集體被雷擊,一人死亡。摘自《南國早報》;
22.重慶大部地區遭強雷擊,雷電所到之處損失慘重。近日,山城重慶大部份地區連遭狂風暴雨襲擊,造成洪水上漲,樹木刮斷,雷擊起火,部份地區受災嚴重。據了解,僅雷擊一項就給該市的巴南、南岸、渝中區造成損失近5000萬元,洪水也給該市開縣造成了5600萬元的經濟損失。從7月1日開始有三場突發性的強雷擊發生,覆蓋面積達四百平方公里,雷電所到之處損失慘重。7月1日的雷擊還引起了火災,使一些市民受傷。摘自2001年7月3日《中國新聞網》;
23.2001年7月30日19時許,湖北蘄春突起驚雷,造成一死三傷。摘自《楚天都市報》
24.2001年6月30日19時,瀋陽金德公司遭雷擊起火油桶爆炸。摘自《遼沈晚報》;25.2001年6月20日18時許,柳州火車南站一列車車廂遭雷擊起火。摘自《中國新聞網》;
26.現場目擊:太子峪陵園一人被雷擊起一米高。摘自2001年6月21日《北京晨報》;
27.2001年6月12日,遼寧開原發生罕見雷擊災害,28名小學師生受傷。摘自《遼沈晚報》;
28.2001年6月12日,番禺四口之家三人遭雷擊斃。摘自《南方都市報》;
29.2001年5月30日,雷擊地面產生靜電,山東一客運列車深夜起火。摘自《齊魯晚報》;
30.貴州貞豐縣者相鎮者坎村一村民在家中被雷擊死。摘自2001年5月28日《貴州都市報》;
31.江蘇常熟五人遭雷擊身亡。摘自2001年06月20日《揚子晚報》;
30.2001年6月17日,上海明珠線遭雷擊,雷擊保護裝置損壞。摘自《勞動報》;31.今年3月至6月15日,海南全省遭雷擊傷亡36人,直接經濟損失800多萬元。摘自2001年6月18日《中國新聞網》;
32.2001年6月11日,福州平潭邊防漁民遭雷擊身亡。摘自《人民網》;
33.2001年6月9日,湖北江陵縣普降暴雨,2人遭雷擊身亡,直接經濟損失達2.7億餘元。摘自《楚天都市報》;
34.2001年6月11日中午,廣州市番禺區一家三口被雷擊死。摘自《新快報》;
35.2001年5月24日,雲南富寧縣歸朝鎮百油小學內發生一起雷擊學生事故,造成1人死亡,3人重傷。摘自《雲南日報》;
36.2001年5月30日零時,山東煙台開往佳木斯的1392次客運列車因雷擊起火。摘自《中國新聞網》;
37.2001年5月8日凌晨4時許,廣東惠陽秋長鎮一工廠遭雷擊大爆炸,3人死亡8人受傷。摘自《羊城晚報》;
38.2001年5月7日下午,江西省龍南縣發生特大雷擊事件,造成該縣農民5死1傷。摘自《人民網》;
39.1999年7月10日中午,高明市明城鎮發生雷擊電線致使9歲童被燒死。摘自2001年3月27日《南方日報》;
40.2001年5月7日,江西省龍南縣發生一起特大雷擊事件,造成5死1傷。摘自《人民網》;
41.2000年10月8日凌晨0時4分,廣東佛山東升工業永新加工廠一千多平方米廠房遭雷擊全部倒塌有人被埋,廠內塑料泡沫著火,火勢頗大。摘自《揚子晚報》;
42.2000年10月4日14時,深圳一男一女被雷擊中,一死一重傷。摘自《南方網》;
43.2000年9月24日16時許,湖北省鄂州市華容區發生一起雷擊傷亡事件,7名村民遭雷擊身亡,4人受傷。摘自《中新社網站》;
44.2000年8月11日16時許,重慶市初二女生被雷擊身亡。摘自《中新社網站》;45.2000年7月22日16時許,廣東英德市青塘鎮連發兩起罕見的人畜遭雷擊事故,造成兩人兩頭牛均被擊死。摘自《南方網》;
46.2000年7月4日15時許,茂名市站前路一菜農在家午睡時被雷電擊昏,但睡在身旁的妻子竟安然無恙。摘自《南方都市報》;
47.2000年6月20日下午,廣西賓陽縣新圩鎮信用聯社主任在履行公務的路途中遭雷擊,當場身亡。據廣西自治區防雷中心不完全統計,今年上半年全區遭雷擊傷亡已達30多人。該中心負責人稱,廣西是雷暴災害多發區,年平均雷暴日數達到83.6天。摘自中新廣西網2000年7月4日消息;
48.2000年6月22日14時55分至15時05分,武漢市連續發生401次雷擊閃電。摘自《長江日報》;
49.2000年6月21日傍晚,杭州遭受短暫暴雨襲擊,其間雷電大作,除造成人員傷亡外,還在短短三分鐘內造成四處火災,並使市區內一段高壓電線竄起一樓多高的電火花,造成多處斷電。此次杭州雷擊萬台電視機也在瞬間失去電視信號。短暫的雷擊造成如此後果,情況極為罕見。摘自《中新社網站》;
50.2000年6月1日傍晚,浙江仙居兩農民遭雷擊而死。摘自《錢江晚報》;
51.2000年6月1日下午四時許,貴州省赫章縣農民突遭雷擊,七人死亡,三人重傷,三人輕傷。摘自《中新社網站》
52.2000年5月16日,廣西融水兩小學生遭雷擊一死一傷。摘自《中新社網站》
53.2000年4月17日下午3時左右,陝西省眉縣發生一起特大雷擊事件,1人死亡,9人受傷。摘自《揚子晚報》;
54.1999年9月7日下午,開遠市碑格鄉碑格行政村一夫婦被雷擊中,雙雙身亡。摘自《雲南日報》;
55.2000年5月31日下午1時半許,暴雨冰雹突襲鹿城,一青田籍打工者遭雷擊身亡。摘自《溫州僑鄉報》;
56.從7月10日到14日的5天內,我市上空電光閃閃,響雷陣陣。雷公頻頻發威,我市損失嚴重。幾天裏,無錫市硫酸廠、錫山市某公安機關、江陰市某金融部門,以及江陰申港鎮居民區、無錫市區的清揚、劉潭、會龍等新村,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雷擊。其中江陰市申港鎮一次雷擊,就使居民家中的30多台彩色電視機、50多門電話遭到損壞。據無錫市防雷減災辦公室的初步估計,幾天內,遭受雷擊的直接經濟損失可達百萬元之多。摘自《無錫日報》1999年8月17日60.1999年8月10日下午3時40分左右,無錫南閘一村民遭雷擊身亡。摘自《無錫日報》。

以上是遭雷擊記載,今後還將陸續轉載有關其他天災人禍的實例,看完以上的文字,你難道就不會對自己的命運重新進行一下思考嗎?你在大陸的書店和通過互聯網還可以看到發生在古羅馬帝國從公元541年到公元591年期間那個真實事件的記載,不要認為這和在大陸發生的天災人禍是偶然的巧合,那時自欺欺人,到時悔之晚矣。

上天的警示─古羅馬帝國發生的瘟疫

公元541年到公元591年期間,古羅馬帝國發生了四次可怕的瘟疫,《聖徒傳》的作者兼歷史學家約翰見證了第一次瘟疫,而教會歷史學家伊瓦格瑞爾斯親身經歷了四次瘟疫。

在第一次瘟疫中,古羅馬帝國的人口減少了三分之一,在首都君士坦丁堡有一半以上的居民死亡。

伊瓦格瑞爾斯記載到,「在有些人身上,它是從頭部開始的,眼睛充血、面部腫脹,繼而是咽喉不適,再然後,這些人就永遠地從人群當中消失了。有些人的內臟流了出來。有些人身患腹股溝腺炎,膿水四溢,並且由此引發了高燒。這些人會在兩三天內死去。」

約翰的記敘更為詳細。到處都是「因無人埋葬而在街道上開裂、腐爛的屍體」。四處都有倒斃街頭、令所有的觀者都倍感恐怖與震驚的「範例」。他們腹部腫脹,大張著的嘴裏如洪流般噴出陣陣膿水,他們的眼睛通紅,手則朝上高舉著。屍體疊著屍體,在角落裏、街道上、庭園的門廊裏以及教堂裏腐爛。

「在海上的薄霧裏,有船只因其船員遭到了上帝的憤怒的襲擊而變成了漂浮在浪濤之上的墳墓」。

田地當中「滿是變白了的挺立著的穀物」,卻根本無人「收割貯藏」。「大群已經快要變成野生動物的綿羊、山羊、牛以及豬,這些牲畜已然忘卻了耕地的生活以及曾經放牧它們的人類的聲音」。

在君士坦丁堡,死亡的人數不可計數,政府當局很快就找不到足夠的埋葬地了。「由於既沒有擔架也沒有掘墓人,屍體只好被堆在街上,整個城市散發著屍臭」。

「有時,當人們正在互相看著對方進行交談的時候,他們就開始搖晃,然後倒在街上或者家中。當一個人手裏拿著工具,坐在那兒做他的手工藝品的時候,他也可能會倒向一邊,靈魂出竅」。

「一個人去市場買一些必需品,當他站在那兒談話或者數零錢的時候,死亡突然襲擊了這邊的買者和那邊的賣者,商品和貨款尚在中間,卻沒有買者或賣者去撿拾起來」。

墓地用完之後,死者被葬於海中。大量的屍體被送到海灘上。成千上萬具屍體「堆滿了整個海灘,就如同大河上的漂浮物,而膿水則流入海中」。雖然所有船只穿梭往來,不停地向海中傾倒它們裝載的可怕貨物,但要清理完所有死屍仍然是不可能的。

因此,查士丁尼皇帝決定採取一種新的處理屍體的辦法---修建巨大的墳墓,每一個墳墓可容納7萬具屍體。

「由於缺少足夠的空間,所以,男人和女人、年輕人和孩子都被擠在了一起,就像腐爛的葡萄一般被許多隻腳踐踏。接著,從上面又頭朝下地扔下來許多屍體,這些貴族男女、老年男女、年輕男女以及小女孩兒和嬰兒的屍體就這樣被摔了下來,在坑底摔成碎塊」。

「每一個王國、每一塊領地、每一個地區以及每一個強大的城市,其全部子民都無一遺漏地被瘟疫玩弄於股掌之間」。

伊瓦格瑞爾斯說,「每個人感染疾病的途徑各不相同,根本不可能一一加以描述。也有一些人甚至就居住在被感染者中間,並且還不僅僅與被感染者,而且還與死者有所接觸,但他們完全不被感染。還有人因為失去了所有的孩子和親人而主動擁抱死亡,並且為了達到速死的目的而和病人緊緊靠在一起,但是,彷彿疾病不願意讓他們心想事成似的,儘管如此折騰,他們依然如故」。

約翰說,「用我們的筆,讓我們的後人知道上帝懲罰我們的數不勝數的事件當中的一小部份,這總不會錯。也許,在我們之後的世界的剩餘歲月裏,我們的後人會為我們因自己的罪行而遭受的可怕災禍感到恐怖與震驚,並且能因我們這些不幸的人所遭受的懲罰而變得更加明智,從而能將他們自己從上帝的憤怒以及未來的苦難當中解救出來」。

(摘編自戴維基斯的《大災難》,鄧兵譯)

「歷史上的正面教訓對人好像永遠也不能引以為戒,相反地人總是為自己的利益引用反面教訓為戒。」(「佛法與佛教」《法輪佛法─精進要旨》)

歷史永遠是人類自身的一面鏡子,永遠是人類自我反省的素材。現實總是在重複歷史。從人類歷史上所遭受的大災難中,我們應從正面中吸取甚麼教訓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