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連市教養院獄警殘忍折磨大法弟子的犯罪行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8月14日】劉永來被轉到所謂的男子大隊的第二天早上8點左右,就被弄到4樓(獄警專門對大法弟子酷刑折磨的地方)進行極為殘忍的折磨以逼迫他違心地在信仰問題上妥協。在長達7個小時的連續用刑期間,所有的人都能聽到那令聞著動容的慘叫聲!上板子、坐老虎凳、警繩勒嘴、用高達720伏電壓的8根電棍在身體各處敏感的部位同時過電…下午3點左右,劉永來的身體已經承受到了極限,違心地妥協,才被架著從4樓下來。在劉清醒後,對自己的妥協極為痛苦,於是決定向教養院表明自己堅修大法的決心。不幸的是,他終於被迫害致死,死時被警繩勒傷的嘴根本不能閉合(嘴角兩側向外裂開5CM,以至他長時間內不能進食,只能靠其他學員幫助餵食),身上被電棍所傷,已經沒有一處好肉,而他終於以生命寫了一份「嚴正聲明」:1、制止邪惡;2、證實大法;3、保護同修。

叢偉,被上板、坐老虎凳、電棍電過。
黃文忠,轉業軍官,嘴裏被塞上木塊,再用警繩勒住嘴,上背銬。衣服上全是殷殷鮮血…
劉長(昌)海,轉業團級幹部,被上手銬、腳鐐,獄卒強迫他趴在地上,將2公分厚、1.5米長、15公分寬的床板壓在他的小腿肚上,由兩個各約150斤重的暴徒站在板上碾踩,同時腳心、手心被高壓電棍過,強制其屈服,劉拒絕,又使用老虎凳,同時用8根電棍過其各個敏感的部位(此電棍最高時達800伏)。
夏中強(音),襠部被電棍電爛。
姜雲天,全身無好肉。
劉昌田,被喬威用點燃的香煙燙其口鼻。
……

自陳家福、劉永來被迫害致死後,曾在這種酷刑下妥協的大法學員紛紛寫了「嚴正聲明」交給教養院,有力地窒息了邪惡。現摘錄學員魏強的一段「聲明」:「…後來來到所謂的男子大隊被迫妥協,每天被迫做大法弟子絕對不能做的事,我想到了死,但我不能死!因為邪惡勢力會利用來迫害大法。我想站出來證實大法,所以我寫了這個聲明。如果有一天我死了,絕對不是自殺,是被邪惡之徒毒打致死。因為它們不給我活路…」魏強現被關小號,他以絕食拒絕虐待至今,經常被無人性的灌食。

大連市教養院殘忍地折磨大法弟子的目的是要大法弟子做違背、侮辱大法的事。若拒絕,由四防人員(和院裏幹警有「關係」的犯人)動用決不能由非警務人員動用的警戒具,代表隊長對大法弟子施虐。在隊長喬威的指揮下,家住大連市勝利路的焦波、旅順的於元飛、金州的張家俊、趙勇四人成了迫害法輪功的惡毒兇手。喬威作惡多端,還曾和上級共同制定用來迫害大法弟子的各種酷刑,此暴徒日前已經被調離,並已開始得到報應,在其腿上長了一種惡瘡,多方醫治也不見效,現已腫脹成片,流膿流水。但他依然執迷不悟,相信他的惡報不遠了。

暴徒們用電棍時,是邊倒水,邊放電,電流隨水流的走向,瞬間就在人身上燎起一片水泡。蹲小號是將兩手銬在鐵門上,兩腿交叉或並攏,一動不動地蹲坐在小小的監號裏。

女子大隊暴徒們經常令大法學員做所謂的「小燕飛機式」,即兩手後舉,頭彎到劈開的兩腿間。

現在女子大隊的暴徒們越來越邪惡,為了不令邪惡得逞,為了制止虐殺,為了不讓劉永來、陳家福、王秋霞、遲玉蓮等大法弟子的悲劇再次發生,我們呼籲全世界大法弟子和善良的人們對邪惡之徒的罪行給予關注並發正念鏟除邪惡。正告大連教養院的犯罪惡人們:迫害大法,罪業無邊,如不醒悟,你們將永無停止地償還自己所幹的一切。

至發稿前,大連教養院另出新招,把堅持真理的幾個大法弟子(詳細情況待查),其中有郎慶勝、劉長(昌)海等送到比馬三家子還邪惡的關山縣。此處打死人被當局認為是「正常」的事情。望看到此消息的弟子和善良、正義的人們能伸出援手,以正念鏟除其邪惡,救助同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