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太宗的幾則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8月14日】(一)吏治

秦王李世民繼位後,秦王府有一些人抱怨侍奉秦王這麼多年還沒有升官。太宗對他們說,「皇帝只能以大公無私折服於天下,我和你們的衣食都取之於民眾,設置官職並選擇賢良之人做官也是為了民眾,不管賢良與否就讓自己的老部下做官怎麼能行呢?」
  
太宗對一些官員受賄的情形十分憂慮,秘密派人假扮行賄者試探這些人,有一個司門令史接受了一匹絹,太宗打算殺了這個受賄的官員。民部尚書裴矩勸阻說,「做官受賄,確實犯了死罪。但是陛下派人行賄,設法使人落入法網,也不符合『道之以德,齊之以禮』的古訓」。太宗聽後很高興,告訴文武百官說,「裴矩做官能夠據理力爭,不因為在皇帝面前就惟命是從。如果每件事情都這樣,何必擔心國家治理不好呢?」

有一次,民間有人上書請求清除佞臣。太宗問到,「誰是佞臣呢?」上書人說,「皇帝可以假裝憤怒來試探,據理力爭的是直臣,害怕皇帝威嚴順從的就是佞臣」。太宗說,「皇帝是河水的源頭,群臣是大河的水流。源頭污濁了卻要求河水清澈,不太可能。我使用了詐術,怎麼能夠要求群臣梗直呢?我以至誠之心治理天下,常常對過去的皇帝喜歡用權謀對待群臣感到恥辱。你的計策雖然好,我也不想採用」。

太宗有一天問房玄齡、蕭瑀,「隋文帝和我比怎麼樣?」 房玄齡、蕭瑀說,「隋文帝勤於朝政,和五品以上的官員一起討論朝政,吃飯的時候都是衛士送飯。他雖然性情算不上仁厚,也是一個勤勉的皇帝」。太宗說,「你們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隋文帝很多事不明白卻總想搞清楚。不明白就有考慮不周的地方,總想搞清楚就必然多疑。甚麼事情都自己決斷,而不依靠群臣。天下這麼大,事情這麼多,累死了也不會甚麼都料理好!群臣了解隋文帝的習慣,就等現成的,雖然心裏有不同意的地方,也不敢進諫,所以隋朝兩代就滅亡了。而我不是這麼做。我把天下的人才找出來授予其官職,讓他們處理天下的事,我來聽取報告,辦得好就獎賞,辦得不好就懲罰,誰會不盡心盡力呢!這樣就不會擔心天下治理不好了」。

(二)法律

有一次,太宗和群臣討論如何制止盜賊的事兒,有人主張制定嚴酷的法律。太宗說,「民眾之所以偷竊,是因為國家規定的賦稅和勞役太重、官吏貪婪,加上自己飢寒交迫,所以就顧不上廉恥了。我應當節省費用、減少賦稅和奢靡,選擇廉潔的官員,這樣民眾衣食有餘,就不會當盜賊了,何必用嚴酷的法律呢?」幾年之後,天下出現「海內昇平,路不拾遺,外戶不閉,商旅野宿」的局面。

在民間選拔官員的時候,發現有一些假冒的人,太宗打算按照已經發布的命令處死他們。兵部郎中戴冑勸阻說,「按照法律應該處以流放」。太宗生氣地說,「你想遵守法律從而使我失去信譽嗎?」戴冑說,「皇帝的命令是出於一時的喜怒而下達的,而法律是國家公布的用來取信於天下的。陛下對欺詐之事很憤恨,因此要殺掉他們,當然也知道按照法律不可以這麼做。如果用法律來衡量就可以忍己之小恨而取得整個天下的信任」。太宗說,「你能這樣執法,我還有甚麼可以擔心的呢!」後來冑幾次直言進諫,滔滔不絕,太宗都聽從了他的意見,天下沒有任何冤獄發生。

太宗問王珪,「近代治國者不如古代,為甚麼呢?」王珪說,「漢代崇尚儒家學說,民風純厚;近代輕視儒學、重視法律,所以國家就越來越衰敗」。太宗表示同意這種說法。

(三)仁義之君

右驍衛大將軍長孫順德接受了人家賄賂的絹,太宗知道後說,「順德這樣的人才如果對國家有用,我可以和他共同分享國家的財富,他何必這樣貪戀財物呢!」太宗愛惜他有功於國家,沒有治罪,並且賞賜他數十匹絹。大理少卿胡演說,「順德違反法律接受財物,本來不應該免罪,為甚麼又賞賜他呢?」太宗說,「如果他有人性的話,接受賞賜比遭受刑罰還感到屈辱;如果他不知道羞愧,與禽獸無異,殺了他又有甚麼用呢!」

太宗在位的時候,突厥經常進犯唐朝邊境。有一年,突厥遭遇大雪,羊馬死亡甚多,民飢畜瘦,群臣勸太宗藉機進攻突厥。太宗說,「我和人家剛結盟就背棄盟約,這是不守信用;在人家遭災的時候牟取好處,這是不仁愛;乘人家在危難的時候取得勝利,也不是正當的武裝行動。即使突厥各個部落都叛亂了,牲畜一隻不剩,我也不進攻,一定待到他有罪了,我再討伐它」。

太宗對左右說,「皇帝依賴於國家,國家依賴於人民。如果苛求人民侍奉皇帝,就等於割下自己的肉填飽肚子,吃飽了也死了,皇帝富裕了國家也滅亡了。所以,皇帝的憂患不是來自於外面,而在於自身。皇帝慾望多花費就高,開支多人民的賦稅就重,民眾因此就會十分愁苦,國家就危險,皇帝也就當不成了。我常常這樣想,因此不敢放縱自己的慾望」。

(四)為政之道

太宗曾經對侍臣說,「我讀《隋煬帝集》,文辭深奧博大,隋煬帝也知道讚揚堯舜批評桀紂,為甚麼做事就不是這樣呢!」魏徵說,「皇帝即使是聖人,也應該謙虛接受別人的意見。這樣,智慧的人會獻出自己的謀略,勇敢的人也會竭盡全力。隋煬帝仰仗自己有才十分驕橫和自以為是,說的是堯舜的話,做的卻是桀紂的事,還不自覺,最後導致滅亡」。太宗說,「這些事情過去沒有多久,我們得記住其中的教訓」。

有一天,太宗對大臣們說,「人要看到自己的形像得照鏡子,皇帝要想知道自己的過失得靠忠臣。如果皇帝拒絕群臣進諫而且自以為是、群臣用阿諛奉承的辦法順著皇帝的心意,皇帝就會失去國家,群臣也不能自保!像虞世基等為了保住自己的富貴用諂媚的辦法侍奉隋煬帝,隋煬帝被殺,虞世基等也被殺了。你們應該記住這個教訓,我做的事情當與不當,你們一定要說出來」。

太宗說,「我每次上朝,想說一句話前都考慮許久,我擔心說的話對民眾不利,所以說話不多」。負責記錄的官員說,「我的職責就是記錄聖上說的話,聖上說錯了,我也一定會記下來,這樣聖上說錯的話不僅給當今造成損害,而且也會讓後人恥笑」。太宗聽後很高興,賞賜這個官員帛二百段。

太宗對群臣說,「人家說皇帝地位尊貴,甚麼都不怕。我不是這樣,我上畏懼蒼天的審視,下害怕群臣仰望,兢兢業業,還怕不符合天意和民眾的願望」。

太宗還說,「我所喜愛的只有堯、舜、周公和孔子的為政之道,他們對於我就像如鳥有翼、如魚有水,失去他們就完了,一刻都不能沒有」。

了解了唐太宗的賢明和仁政事蹟,真是羨慕唐人的福氣。今天的大陸官員們,面對古人的聖賢之舉,想想今日中國對「真善忍」鎮壓,你們有甚麼感想呢?


(資料來源:參照《資治通鑑》第一百九十二卷和一百九十三卷編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