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孩子們的修煉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8月14日】我自幼身體一直不好,一身疑難雜症。老師說人沒有三天好日子,我是沒有一天好日子。常常情不自禁地感歎如夢的人生苦短,不知人活著為了甚麼。1991年,我信了基督教。但是在人活著為了甚麼這個問題上我仍找不到完美的答案。我常想,神掌管世間的一切,為甚麼他不給我創造沒有痛苦災難的人生?1993年底,我懷了第一胎。整個懷孕期間都面臨流產、早產。生產時又由於醫生的疏忽造成大出血,昏迷。1996年初懷第二胎,同樣是面對流產的可能,又伴有不斷的心跳,孩子出生後,便出現嚴重的失眠和全身骨頭疼痛,每天到深夜2、3點才能入睡。第二天5、6點便因全身骨痛而醒來,苦不堪言。在經歷了這種種的不順利之後,我對人生、對神的困惑變得更加不悟,天堂在那裏?神在那裏?神為甚麼不將我拯救?

1997年的夏天,在嚴重的失眠、全身骨痛煎熬了近一年,人被摧殘到頭抬不起,腳也抬不起的時候。我有幸得到了一本《轉法輪》,剛開始讀便出現奇蹟。那一天在公園裏散步,突然間能像以前跑四百米長跑一樣跑了幾圈,心中非常驚訝這師父不一般。等我讀完這本書,對人對神的所有困惑全部煙消雲散,原來神的旨意以及我們人生的目的都是返本歸真。人生有苦難,是因為我們以前造過業做過不對的事。我如觸摸到了天堂的道路。回頭看我在宗教裏的六年,僅是站在人的基點上建立了一個健康的人生觀。而《轉法輪》讀一遍便讓我重新認識了神,認識了人生的本質以及修煉的意義。大法的力量真是無法比擬,我如夢方醒,走入佛法的修煉。

一開始修煉,奇蹟便出現了。第一次打坐,全身的骨頭咯吱咯吱的響。多年來被疑難雜症折磨彎了的腰一下子被拉直了,不出兩個月,嚴重的失眠以及全身的骨痛全好了,眼睛也不治而癒,以前只能在陽光燦爛的日子裏開車,修煉後不僅壞天氣能開,晚上下雨上高速公路都沒問題;以前一到陰天心臟便有壓迫感和疼痛感,修煉後也不見了。短短的時間內,整個身體狀況全面好轉。以前膽小如鼠的我現在膽子也壯了起來,變得坦然面對一切。今年四月份北京學員中南海信訪辦請願事件發生後,面對整個社會的不理解,我去見了媒體證實我身體的種種受益,我是憑良心去向世人講句心裏話:法輪功讓我脫離了病魔纏身的無邊苦海。

修煉讓我的身體得益非淺,我的精神同樣是得益非淺。長期的病魔,摧殘人的肉體,也摧殘人的精神,使我陷入長期的精神低落,萎靡不振。修煉後我從這種低落中走了出來,變得豁達,不再抱怨曾經歷的種種苦難。我常想,如果我不吃盡這些苦頭,還掉一些業,大概也不得佛法。我相信我一切的經歷都是神的安排,我的命運就是如此的道路,吃苦還業,然後得法修煉。隨著我對返本歸真這個人生目的的認識一天比一天清晰,我的精神也一天比一天變得輕鬆。從而生活也變得一天比一天的簡單,到如今每天對我就是兩件事,盡我為人的義務和修煉。我不再感到失落。相反,我漸漸的發自肺腑的感到自己很幸運。尤其是在我向人弘法,人家不接受的時候,看看自己對老師的講法信服得五體投地,便倍感自己萬幸有加。

更加萬幸的是我的兩個年幼的孩子都得法修煉,成為我修煉道路上極大的一股激勵的力量。

我的大女兒叫超慧,她三歲開始聽法修煉,不到四歲便看到三花聚頂的情形。那天她對我說:「師父很久以前就告訴我,有些人頭上會有三朵花,我也有。」我數數她聽法的日子,心裏驚訝不已,我做夢都想不到這個孩子修得這麼快。自此之後,這件事常常在我的腦海裏盤旋,令我感動、令我落淚、令我精進。

回顧她修煉的歷程,無處不充滿佛法的神奇。作為五歲的孩子,人性的一面不覺得讓她跟同齡的孩子有區別,但得法的一面,覺悟的一面卻顯得她很成熟。有一次,我沒修口,她從我的後面上來,用雙手使勁地捂住我的嘴巴。家裏人不煉功,她天目裏經歷的事從來不向他們提起。也不許他們評論法輪功,她說:「師父是在講法,你們不聽不要亂說。」妹妹打她,她極少還手;妹妹害怕,她說:「我們有師父保護,甚麼都不用怕。」妹妹不聽話,家裏人說:「再不聽話就要打打。」她說:「不要打,嚇唬嚇唬就好了,師父說不要打人。」

每當電視上出現了一些穿低胸衣服,頭髮古怪的人,她就說:「他們不煉功,沒禮貌。」雙手捂住眼睛走過去將電視關掉。又經常勸她爸爸煉功,教她爸爸盤腿。還常常伏在地上拜謝師父,說師父是從天上來的。

更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在天目裏遇到干擾,她能很好地把握她自己。去年11月,有一天她說家裏來了一個「高腳小丑」,就像踩高蹺的麥當勞叔叔,高到看不見頭。這高腳小丑也練功,但練的功跟師父的不一樣,還要教她練,她就對小丑說:「我有師父了,你回家吧。」那小丑就輕輕地打她的手指頭,她就叫師父。師父來了,批評了小丑,菩薩又將小丑變成兩歲大,以後就再也不敢來了。

這孩子所表現的成熟更令我對她刮目相看。她對老師的講法有一種很穩定的興趣。她很喜歡聽老師講法和煉功音樂,三歲開始上幼稚園,每天上學在路上我放老師講法,她極少吵鬧,直至如今,出門開車在她從不要求唱兒歌,總是一上車便要求聽法,在家裏她常一邊玩一邊聽,她說她要多聽,因為還沒有全懂。家裏人不修煉,開始讓她聽法的那段時間也遇到過不少的阻力。有一次,她爸爸不讓她聽,她貼在我耳朵邊說:「這麼好聽,不許聽,等他上班了我們再聽。」家裏人不讓她聽,她就躲到被子裏面聽。她多次跟她爸爸說:「我就是要聽師父講法。」孩子堅定,家裏人也只好讓步。到如今她想聽就聽,再也沒有人干擾她。她為自己也為我在逆境中創開一片天地。

在孩子們和我的影響下,我先生聽了多遍《轉法輪》。雖沒煉功,也明白了我們在幹甚麼而不再反對,還對我們很支持,經常開車送我們去參加學法聽法。我們非常感謝。

她不僅能看到法輪旋轉,老師的名字放光,還幾乎天天看到老師的法身,用她的話說,就是「師父天天來看我。」她一而再,再而三地要求妹妹到她房間去睡覺,她對妹妹說:「你到我房間來,師父來看我,也會看到你。」有一天她有點沮喪地來跟我說,師父那天沒來看她,我問她為甚麼,她說:「因為妹妹打我,我打了回去,所以師父就不來了。」我也想不到,這孩子心裏這麼明白,做了不好的事情,要付出代價。

佛法在妹妹超穎的身上也同樣顯出感人的神奇。這孩子將滿3歲,她常用充滿童稚的言行表達她對佛法的理解,不到兩歲便開始學盤腿打坐,從散盤到單盤,再到雙盤,在家裏她學雙盤,學了很久都盤不上,後來我帶她去學法小組,第一次從學法小組回來,她就盤上了。我一看《轉法輪》她便來找師父的照片,一見師父的照片便叫師父,剛過兩歲便說:「我要到師父那裏去」,還常常要求聽法,錄音機一停,她就會翻到錄音帶的另一面。晚上睡覺前我經常給她聽一段法,問她要不要。她總是說要,從來未拒絕過。她曾一聲不響地把三講聽法聽了四小時,其中還有一個多小時盤著腿,還有一次她跟大家一起聽法,聽了半個小時便開始哭了。一邊哭一邊搬她的腿以保持雙盤。從去年夏天至今一整年,她常重覆的一句話便是「我喜歡師父,我喜歡法輪」。這孩子雖小,她一直講修煉人的話,總在修煉人的軌道上。家裏誰說話聲音大聲點,她就出來干預:「不要吵,真、善、忍。」。有一次,一位煉功的朋友跟我們一起出門,我朋友一上車,她就說:「阿姨,要提高心性。」

孩子們的言行,給我帶來極大的影響。她們走向成熟的過程,也令我走向成熟,孩子們修煉的當初,我很執著,後來漸漸地看到師父給孩子們安排的道路處處超越我的想像,孩子知曉道理,越過難關的成熟也超出我的想像。看到別的父母為孩子教育的問題發愁,看到那麼許多本性天真善良的孩子的靈魂受到社會上不良觀念的侵蝕,我多麼希望這些孩子們能知道這個宇宙大法,孩子們有法在心,有正確的善惡好壞的標準,必然是健康成長、道德高尚的新一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