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弩之末的邪惡鎮壓

——介紹某勞教所面臨的幹警第二次大換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8月10日】最近得知一可靠消息,某勞教所的法輪功大隊剛組建不到一年,就要面臨第二次大換班了。細細追究其中原因,倒是能品出一些滋味來。

記得該大隊建立伊始,就被明慧網曝了光,使得該市乃至全省的邪惡大為震驚。同時也給該所那些希望利用鎮壓法輪功來撈取資本的人當頭一棒,不敢對法輪功學員恣意妄為了。而該大隊的幹警也是戰戰兢兢,畢竟做的事情不是甚麼正大光明的事情,而自己的名字卻已經被天下人知曉,其心情可想而知。也就是說從一開始,該大隊的警察就感覺自己彷彿在光天化日之下,氣燄頓時減少大半。

由於一開始就被曝光,明目張膽的用很邪惡的手段迫害學員是不敢了。只有採用系統的洗腦工程來對付學員,給學員放錄像,談話,軍訓,學習馬列主義,等等。用一切辦法將學員的時間給佔用,讓學員沒時間學法,沒時間煉功。對學員施加這麼多工作和任務,不光學員承受著很大的痛苦,執行這些任務的警察也是苦不堪言。在和其他部門的警察聊天的時候,經常訴苦,如:他們的工作制度是幹兩天歇一天,第一天是白天工作,晚上不睡覺,看著學員煉不煉功,第二天休息,第三天照常來工作,只是晚上不值班。這樣一來實際三天都沒有甚麼休息。還有,他們還要絞盡腦汁和學員去談話,努力去看那些枯燥無味的馬列書籍,同時在上級的指導下為動搖學員的正信而天天去讀大法經文、背《洪吟》,等等。大隊剛組建兩個月,工作的繁重艱難早已經讓警察疲憊不堪了。

通過和學員談話,很多警察了解了一些事情的真相,其中包括4.25真相等等。在天安門自焚事件發生的時候,就有學員告訴他們「真正的大法弟子是不能殺生的,其中包括自殺。自殺是有罪的。」他們自己通過了解到的學員剛一到天安門廣場打橫幅就被抓的情況來推理,也覺得天安門自焚是一項不可能由法輪功學員完成的任務。因此在他們頭腦中,對這場鬥爭的對錯存在很大的疑問。他們還了解到中央在鎮壓法輪功方面是有很大分歧的,這讓他們感到十分矛盾。由於上面壓下來的轉化指標是百分之五十轉化,所以他們不努力去轉化,領導會很不滿意的,自然也就影響了他們的升官發財了。但是如果他們轉化積極,將來為法輪功平反的話,他們豈不是要被清算?左右為難的境地確實拖垮了他們的工作積極性。

最要緊的是,他們通過學習新經文了解到迫害大法是要遭報的。這個讓他們感到惶惶不可終日,畢竟他們頭腦中「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觀念還是很強的。記得其中有一個警察,費盡苦心將一名學員轉化了,得意沒多久,惡報就來了。一開始是莫名其妙的在出租車上丟了300元錢和自己的警官證,然後開摩托車的時候撞到樹上去了,所幸只是撞出了一塊瘀傷。後有學員告訴他,這是鎮壓法輪功遭的惡報。該警察似有所悟,此後對於鎮壓任務就消極應付了。

江賊鎮壓法輪功窮凶極惡,一發狂就狠狠鞭笞各地官員加緊鎮壓。於是各級領導對於該所法輪功大隊非常緊張,經常動不動就來檢查。所以該隊的警察感覺工作壓力挺大的。

不光如此,領導對於該大隊的警察還持不信任的態度,用他們的話來說:「時間久了,他們被法輪功轉化了怎麼辦?」

這些警察也不笨,他們都是大隊剛建立起來從各部門抽調的業務骨幹。其中很多人挺有本事,就利用今年的競爭上崗這個機會,紛紛從法輪功大隊跑到別的部門去了。這就是該大隊的第一次大換班。

逃出去的警察的接班人也好不到哪去。他們的前任已經是全所最厲害的警察了。前任都走了,他們能有甚麼作為呢?儘管有一些學員由於邪悟而被轉化,但是他們很快發現,轉化好的學員在放出勞教所後,很快又重新投入到修煉當中,他們的辛苦努力都付之東流了。而且,這種學員要想讓他再被轉化已經是難的勢比登天了。

從明慧網和其他途徑傳來的消息給他們打擊也很大。他們發現他們用一個月轉化了一名法輪功學員,可是在其他地方,在這一個月的時間裏,就有多的數不清的人成了法輪功學員。退一萬步來說,就是全中國的法輪功學員都被轉化,可是外國的法輪功學員怎麼辦?他們終於明白了這一點,鎮壓法輪功是一項「長期而又艱鉅的任務」,換句話說,是一項水中撈月般的任務。

最近讓轉化的學員會見親屬的時候,帶進了最讓他們害怕的東西---大法新經文。一時之間,大法新經文在法輪功大隊的學員中廣為流傳,堅定實修的大法弟子更加堅定,而那些邪悟的學員也認識到自己的不足,紛紛發表聲明要求收回寫的保證書和悔過書。於是乎,法輪功大隊一年辛辛苦苦取得的那點「成績」都蕩然無存了。接班人們和大隊長都洩氣了,他們也向所裏集體提出大換班,這就是即將開始的第二次大換班。

其實出現這種情況不是偶然的,而是必然的。師父在《強制改變不了人心》這篇經文中講的很明白了:「修煉者堅定的正念超越一切人的認識,超越一切人心,是常人永遠都無法理解的,同時也無法被常人改變,因為人是改變不了覺者的。」「其目的是想以強制的手段改變大法修煉者的心、放棄修煉。這是徒勞的。歷史上一切迫害正信的從來都沒有成功過。」「這段時間邪惡在被利用時雖然能逞兇一時,最終將在可恥中收場,因為在正法過程中它們註定是被淘汰的生命。」

法輪功大隊的警察也是這場邪惡鎮壓的受害者。上級領導向他們傳達的有關法輪功的信息全是誣蔑和造謠。他們經常將一些惡毒荒謬的謠言向其他部門宣揚,例如,他們傳謠說某地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自相殘殺,還有出了甚麼新指示,對法輪功學員可以動刀動槍。領導在向他們傳達萬家勞教所慘案的時候,就說是15名法輪功學員集體自殺。這個謠言我估計該所法輪功大隊的警察是不相信的,他們自己知道他們管理法輪功學員是多麼嚴厲,而且他們也早就通過天安門自焚這件事情,明白大法弟子是不會自殺的。

屈指算來,邪惡鎮壓已是兩年有餘。期間,江澤民犯罪集團可以說是招數使絕,壞事做盡,已成黔驢技窮之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