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世現報幾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7月6日】

(一) 有位功友是在鐵路大集體裝卸貨運工作。有一些同事由於受電視裏顛倒黑白、混淆是非的污衊大法和師父的宣傳欺騙,相信了電視播放的"斂財"、"剖腹找法輪"等。她們工作時七嘴八舌在議論。這位功友說:誰說法輪功不好,你們誰的自行車就打炮。之後就有三、四輛自行車打炮。收工後,她們都回家吃飯,車子不能騎,只好找修車的補,剛補好走幾步,又響了,回頭再補,補完又打炮。她們覺醒了,看到這位功友後急忙說:你別讓我車打炮了,我以後不再說法輪功不好了。大家議論紛紛,可真神奇,說甚麼有甚麼。

(二) 舒蘭市蓮華鄉大法弟子李繼豐和幾名功友在切磋時,被當地派出所抓去送往拘留所。拘留所裏多數是刑事犯,有一個兇惡的刑事犯讓李繼豐擦地,這個刑事犯在李繼豐擦地時無防備的情況下,猛地踹了李繼豐一腳,將他踹倒在地。但那個兇狠的犯人卻頓覺小腹疼痛,而且陣陣加劇,不一會他雙手捂肚額頭出了汗,面色蒼白,在鋪上直打滾。周圍的人都笑,你剛才還打人呢,轉眼就有病了。管教聽到喊聲走過來罵他:"別裝病,整甚麼事。" 話後管教一看這個惡人臉色如土,管教一邊讓人送往醫院,一邊說他:"看你還欺不欺負人了。"到醫院一檢查,醫生說是用力太大膀胱擰了個勁,經導尿後才脫險。在那個號裏刑事犯一時再不敢打大法弟子。

(三) 舒蘭市某鄉大法弟子紅梅(化名),96年得法,她丈夫(常人)魔性很大,時常把她打得青一塊紫一塊。有一天她正在學法,她丈夫把她手中的《轉法輪》書搶去,用腳在地上踩了兩腳。紅梅丈夫馬上感到腿疼而且一天比一天加重,地裏的活也不能幹了。幾天後仍然不好,他先後到衛生所醫院檢查、吃藥也無效。紅梅說:看你還敢不敢對大法無理了,這就是報應。她丈夫說:唉呀,是啊,就是從那天腿疼的,還真神,以後我也跟你一塊學。話一出口腿就不疼了。世人都迷,以後他也沒能得法,但對大法書再也不敢無理。對紅梅的學法也不太阻攔了。

紅梅小叔子,叫恆密(化名,常人),魔性也很大,他愛人學大法,他經常阻礙他愛人學法。有一次,他雇了一輛拖拉機去拉煤,頭天晚上,恆密告訴他愛人明天拉煤,早點睡,早點起。他愛人說:那麼大早就睡我睡不著,我看一會書。當時恆密火起來,搶過《轉法輪》書給撕了。

第二天一大早,紅梅丈夫叫大密(化名),恆密和司機三個人一起去拉煤。早上玻璃上有霜,大密看到車前面有一個大法輪正轉反轉顏色多變,他想回來時找布擦一擦好好看一看。車到煤井裝上超出大箱板一尺高一大車煤往回跑。當車跑到太平磚廠那個大坡時,車快到坡頂時車跑不動了,司機緊急換檔,沒來得急,那車急速向後退去,那寬闊的大道平時人來車往,這一會坡下還真沒人沒車,拖拉機越倒越快,三人嚇的臉如土色,心跳至喉。竟忘了從車上跳下去。當車下到坡下時,車在道當中平地上大翻一個個,八輪朝天還在轉呢。幸虧道上無人無車,避免了更大的災禍。大密和司機在司機樓裏,恆密在後拖車上。大密和司機從司機樓裏爬出來,二人沒有任何傷疼。急忙呼喊"恆密",沒有回聲,大道上也沒有,道兩邊是大溝,溝裏也沒有,不可能甩到溝外去。二人又大聲呼喊恆密,還是沒有人回答。二人想這要扣到車下就得壓成餅,沒有救了。他們就等人或車來幫助把車翻過來。好長時間在溝外五、六米的稻田地裏有人吱聲,原來恆密被甩到大溝以外的稻田地裏,昏迷多時醒過來。說也神奇,竟一塊皮也沒破。恆密慢慢爬起來,等緩一緩勁三個人奇蹟般將拖拉機、車箱都翻過來了,重新裝上煤,拉回家。到了家,恆密去打大箱板,他剛打開大箱,嘩的一聲,大箱板拍了下來,險些拍在頭上,真玄啊。吃飯時,恆密說了咋晚撕大法書的事,哥倆才知道又一次得到報應。從此以後哥倆真正相信法輪大法的神奇。這一樁樁實事,把他們驚得目瞪口呆,心中對大法的疑雲消失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