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萬事興

——一個家庭主婦修煉大法的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7月31日】我今年25歲,和先生已經結婚兩年,有一個一歲的女兒和另一個將要出世的孩子。幾個月前我還是一個職業婦女,因為先生上班單位福利的關係,讓我們一家人有機會在國外陪先生讀書一年,這幾個月中我只是一個平凡的家庭主婦。這次在DC法會上師父又再一次讓我感到每個人都該利用自己的環境證實法,所以我想談談我們這對年輕夫妻如何因為修大法圓融著我們的家庭。

在一般人的眼裏我可以算是一個完全沒有獨立權的女人,我現在沒有半點積蓄,和先生也商量好在第二個孩子出生後自己在家帶孩子。很多朋友都覺得我很傻,甚至認為我念到大學是一種浪費;曾經我也因為大家的關心,讓自己心裏有些大才小用的疙瘩。然而因為大法,我現在卻感到自己是一個十分幸福的人。在現在的社會裏,男女性別能規範的事情已經很有限了,女人開始外出工作,和男人一起分擔家裏的經濟壓力,男人也可以像女人一樣穿耳洞、穿裙子。同性戀的存在,讓我們不得不接受許多變異的價值觀。

現在的女人或男人在我看來都是活的很辛苦的。一個女人在工作時是用一個男人的標準在衡量她的成就。所以我們往往看到了成功的女強人,也知道成功必須付出的代價,但現代人「向錢看齊」的觀念依然鼓勵著人們忘記自己的本份。

在來美國之前,我是一個工作時間正常的職業婦女,即使生了孩子,為了想給家庭未來更好的環境,加上娘家媽媽沒有上班,我毅然將孩子託給了母親,每天利用下班幾小時和孩子聚聚後回家睡覺。到了美國之後我傻眼了,我才發現我一點也不了解我的孩子;我也不會做飯;更不懂如何料理一個家。起初的一個月我也因為把在台灣所有積蓄全部換成美金存在先生的戶頭裏,有時也很愛計較他買了甚麼而我沒有,深怕自己吃了虧,完全沒有一個修煉人該有的樣子。還常常自己覺得自己委屈了,放著好工作不做來美國做一個台佣,家裏大大小小的事都要我一個人負責,先生除了念書也沒空陪我們,讓我那時滿肚子牢騷。後來我回了一趟台灣,重新審查了一下自己,因為持續的學法讓我找到了問題的癥結點。兩個月後我拿起電話主動告訴先生我願意再帶孩子過來陪他把書念完。這一次回來雖然才一個月,我卻因為自己心態上的改變,很快就得心應手了。

我父親因為是一名大陸老兵,在一些觀念上還算傳統。從小他很喜歡教我怎麼做好一個女孩子,然而隨著社會文化的改變,父親的叮嚀早已拋到耳後,滿腦子想的是如何和人競爭。對待自己那時的男朋友也很刻薄,常常用我的標準衡量他,覺得我一定可以把他調教成現在文藝作家寫的「新好男人」。然而即使我現在結婚了,我的先生也從來沒像過書上寫的那樣完美。一個修煉的人在面對一切事時都要明白不是偶然的,在回台灣的那陣子,我體會到師父在美國講法中說的「其實男女之間是剛和柔的關係」、「男的屬於陽剛,女的就屬於陰柔,剛柔相合在一起,保證是非常和諧的。現在不是男人喜歡欺負女人,而是這個社會敗壞了,無論男人女人都在欺負別人,同時出現了近代的陰陽反背。」我回顧我自己從來沒做過一個好妻子、一個好母親,更別談一個修煉的人,師父給我安排的不就是一個「返本歸真」的好環境嗎?因此我決定再給自己一次機會,利用這剩下的幾個月好好做一個女人該做的事。

很多親友勸我別笨了,他們用現在的道德觀念期待我能自立自主,我心裏能明白他們的好意,但也可憐他們,因為他們已經不相信維繫一個家庭的是「道德」而不是「金錢」。這一次我再來到美國這片土地上,我告訴我自己,能做好一個家庭主婦也是修煉。我認真的研究食譜,耐心的照顧孩子,盡力配合先生念書、工作的時間。我因為不會開車,大部份的時間就待在家裏和一歲的女兒學法煉功。晚上等先生下班回來帶我們出去煉功、洪法。對物質的慾望我也自然而然的減少了,我不再擔心經濟大權在誰手上;和女兒的感情也越來越好,現在她十分依賴我,我不但不會沒耐心反而告訴自己那是因為我的場好。因為我的改變,我的先生也不同了。他對這個家越來越有責任感,有時也主動協助我整理家裏。前陣子因為聽到關於大陸學員捐錢印大法真相資料的事,讓我們很受感動,我提議把兩人的手飾,包括結婚戒指當掉拿去做大法的事,先生也無異議的配合了,這讓我感到我們之間的感情比過去更好,在回家的路上我們走得更近。

現在我也明白我該如何教育我的女兒。很多的現代父母都苦於不知該如何灌輸孩子正確的觀念。有些有修養的父母也會教導孩子「吃虧就是佔便宜」,可是時間久了,孩子受的委屈多了,最後連父母都看不下去,跳出來和老師算帳了。我相信在整個大環境都敗壞了的情況下,若是沒有一個確切的規範指導我們,再好的人都會隨波逐流的。可是在師父的「轉法輪」書中,師父已經很明白地告訴了我們宇宙的理和做人的原則,我相信因為我們對自我的嚴格要求,就是給孩子最好的身教。不僅如此,我也把她當作一個小弟子,做錯事就跟他說師父的話,每當我們念師父的洪吟給她聽的時候,她就好像聽到美妙的音樂一樣聞聲起舞;要洪法時,我們也從來不把她落下,結果經常就因為人家看她可愛而來接近我們讓我們有機會介紹大法。

很多人或許不能理解為甚麼在大陸有這麼多的人為了講一句真話願意拋家棄子。這些人難道不愛家嗎?我相信他們是愛家的,同時我也相信他們不但愛家更愛國家,他們希望政府這個大家庭不要因為少數的幾個人而讓後來的歷史寫臭;他們同時也為了下一代創造了一個明辨是非的環境,這些人怎麼可能不愛家?

和別的弟子比起來,我所經歷的考驗其實都很簡單,但在許多忙碌的現代人中,我所擁有的也是他們一生想追求也追求不到的。我明白如果不是大法使人類的道德回升了、觀念歸正了,現在的我還是一個愛抱怨的家庭主婦:我會擔心我的先生有沒有外遇?我會擔心我的經濟來源。因為我不信任他,即使我已經嫁給了他。我成長中的經驗已經讓我不輕易相信別人了。我也會擔心我的女兒,怕她身體不健康,怕她調皮弄傷了自己,因為她是我的孩子,我把自己的未來寄託在她身上。現代的人誰不這樣困擾自己?所以人開始走向了反向。為了怕被辜負了,寧願一個人孤單,卻也同時放棄了與人真誠相處的機會;為了怕麻煩、怕孩子不孝順,寧願養寵物填補空虛,卻失去了體會無私付出的經驗。我相信一個人的心是最難改變的,但在大法裏像我這樣的例子有千千萬萬。因為相信大法,我體會到我得到的比失去的多的多。

我在學法前也和一般人一樣在坊間熱門的EQ書中構想自己的未來,卻忽略了真正的問題,也不知如何真的改變自己,常常碰到矛盾時心裏就是放不下。我也看到很多女人在時代的潮流中迷失了自己,回過頭來懊悔那永遠的遺憾。中國人有一句話叫「家和萬事興」,在大法裏,這就是我們家的寫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