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尼蘇達州雙城脈搏網:審視法輪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7月30日】明尼蘇達州雙城脈搏網(Pulse of the Twin Cities)2001年7月25日刊登了阿曼達.盧克(Amanda Luker)對丹尼.斯蓋持特《法輪功:對中國的挑戰》一書的書評。文章寫道:

本地法輪功學員約翰.納尼亞(John Nania)在最近的一次意在喚起對中國人權迫害的關注的新聞招待會上說:「媒體的角色,最簡單地說,就是報告發生在中國的真相。它不僅僅是影響到中國,還影響著全世界。」這正是丹尼.斯蓋持特(Danny Schechter)為何要寫《法輪功:對中國的挑戰》一書的原因。

斯蓋持特是資深人權記者和全面另類媒體的宗師,主持過像「媒體頻道」和「全球視野」之類的在線節目。他坦率地承認自己是一個「持懷疑論的紐約人」。他最初只是將法輪功認作另一個「難懂的新時代運動」而已。但寫這本書不到兩頁,斯蓋持特就改變了腔調。他試圖保持一個不煉法輪功的人的中立態度,但是,在隨後的紙頁中,顯然可以看出他被法輪功的自然康復功效和政府迫害的情況觸動了。

斯蓋持特的書充份地闡明,迄今為止,美國媒體對法輪功--這一1992年由李洪志先生在中國傳出,結合了打坐煉功的氣功形式--的報導從無知的誤導性報告到徹底的謊言都有。他說,雖然美國譴責中國踐踏這些學員的人權,但它也因沒有真實地描述法輪功而削弱了學員們的訴求力量。

在《亞洲消息》(Asia Source)的一次採訪中,斯蓋持特談到使他深入調查法輪功真相的原因:「西方媒體傾向於使用中國使用的字眼,教派,宗派等。」並「將法輪功描繪成一種正常人不會感興趣的東西。他們將法輪功與發生在得克薩斯州韋科的事相比較。這使我產生了懷疑。」

並且,即使當有些媒體有意識地想中性化他們的語言時,使人誤解的說法仍然比比皆是。7月5日《星星論壇》(Star Tribune)刊登的一篇美聯社文章寫到:「中國星期三說被禁的法輪功學員在勞改營集體上吊自殺,但法輪功稱這些學員是被拷打致死。」在這個簡短的報告中沒有進一步解釋法輪功是甚麼,沒有提到他不是宗教也不反對中國政府。對一個初次聽到法輪功這個字眼的人來說,這段話使他們聯想到的純粹是「教派」這個詞。他們會進一步想知道這個「教派」被禁的原因,而這篇文章對此也未作解釋。更深入地研究下去就會發現斯蓋持特在他的報告中表達了這樣的事實:這是一個無害的精神運動,受到了一個壓制、偏執的政府的打壓。

斯蓋持特最具洞察力的篇幅是其對這一精神運動為甚麼能發展得如此迅速,如此龐大的思考。他寫道:「不斷提到的數字是法輪功有一億學員,這當然是一個有高度爭議和無法確認的數字。」但考慮到法輪功是1992年才出現,學員的數目即使只是這個數字的一小部份,也是令人驚奇的。他指出法輪功發展快的其中一個因素是在中國,一個普通人難以得到足夠的健康保障,這意味著許多人必須另闢新徑來保障自己的健康。對其中一些人而言,這意味著轉而尋求像氣功這樣的傳統中國醫藥實踐和鍛煉。

對法輪功的實際醫療效果持懷疑的人也可能會說,這種團體效應與中國的政治社會氣候的關係比與這個功法的真實效果的關係更大。斯蓋持特援引了幾個例子說明在歷史上中國人民是怎樣求助於精神實踐來表達他們在社會大變動時期的不滿。他寫道:「中國當前的領導們無疑是知道該運動的歷史意義的,而且,他們甚至會把這種運動視為自己倒台的先兆。」

總之,《法輪功:對中國的挑戰》一書澄清了很多事實。斯蓋持特還寫了一篇報告和製作了一部錄像紀錄片。在這些資料中,他收集了網際網絡上的一些學員的親身經歷(這是一個關於網絡怎樣在為讀者輸送從媒體那裏得不到的事實真相的生動例子),對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的一次採訪,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法文本,包括其附加的反XX法,世界各國政府的反應以及李洪志先生的著作選段。斯蓋持特想要讓讀者用自己的頭腦來給法輪功下個結論,但必須是在充份利用了所有的信息資源之後,而不要被那些雖經過濾卻又混亂不清的媒體鏡頭所侷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