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話的代價 --- 國內來電使我想到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7月28日】最近接到上海小舅舅的電話,說已有人找我父母親談話了,讓他們告訴我,不要參加「鬧事」、「不要寫文章」……我即刻回電話給國內家人,我弟弟提到的還是那兩句話,強調不要寫文章,並說我父親明天會給我打電話。很奇怪的事,家人不喜歡我打電話談法輪功的事,竟會主動打電話給我,這意味著,國內給他們施加了特別的壓力。電話上,我表示我身在海外,國內管得也太寬了,在海外煉法輪功他們也管得著?我弟弟說:那你就在家裏煉,不要搞與政府有關的事,不要寫文章。我說:「國內江澤民一夥歹徒把法輪功大肆誣蔑、攻擊,人都被整死了那麼多,還反過來封我們的嘴,不讓說話,不讓寫文章。」我弟弟知道理虧,趕快收線,不再講了,只告訴我,明天我父親會給我來電話的。過後,我靜下心來,認真想了一下,我寫了甚麼文章啊?我沒有說一句假話。如果說寫了甚麼文章的話,也是實話道出真情來。江澤民犯罪集團不讓人在中國大陸講真話,連人在海外講真話也要干涉,豈不是太霸道嗎?!

我不由想起了在中國的文革期間講真話的張志新。我也經歷了中國的文化大革命,自然對張志新的故事多少有所了解。

張志新因為堅持自己對文革的那場浩劫的不認同,堅持講真話,於1969年以反革命罪被捕判無期徒刑關在遼寧省監獄裏,受到駭人聽聞的殘酷迫害。由於張志新堅決不認罪,後由無期徒刑改為死刑,並由可以有地鋪睡覺的普通牢房,改而關押在只能坐,不能躺睡的特小牢房裏。經過多番的「小號」折磨,張終於被逼瘋。獄警上報此情,上面的回答是:裝瘋賣傻!1975年4月4日槍殺之前,張志新被秘密帶到監獄管理人員的一個辦公室。把她按在地上,慘無人道地剝奪了她用語言表示真理的權利,幾個大漢把她按倒在地,在頸背墊上一塊磚頭,不麻醉、不消毒,就用普通刀子割斷喉管。她呼喊掙扎,她痛苦至極,咬斷了自己的舌頭。一個女管教員,看著慘不忍睹的情景,慘叫一聲,昏厥在地,隨即被拖了出去。張志新的妹妹張志勤含淚第一次公開證實,張志新不僅被割了喉管,還在被捕期間,多次受到強姦、輪姦,以致患有精神分裂症。行刑時,那開槍的小戰士見到張志新的慘容時,竟然嚇瘋了,不得不另換一個行刑者。

這就是三十多年前張志新堅持講真話所付出的昂貴代價。

然而在世紀之交的今天,中國大陸的人權法制狀況沒有得到一點改善,法輪功學員因為堅持「真、善、忍」的信仰,堅持一個「煉」字,就要受到「人權惡棍」江澤民的殘酷迫害,無數的家庭被逼家破人亡,被非法關押,被酷刑致死,被強迫勞教,甚至被虐殺,在遼寧馬三家勞教所18名女法輪功學員被扒光衣服,投入男牢,其後果不堪設想、令人髮指。在哈爾濱萬家勞教所,駭人聽聞的法西斯暴行,更是將全世界的人民震驚的目瞪口呆,15名女法輪功學員被集體謀殺、虐殺!不到一個月的時候,在黑龍江勞教所又有10餘名男法輪功學員被集體謀殺!

這就是今天的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堅持一個「煉」字講真話,所受到的江澤民犯罪團伙長達兩年、並且還在繼續的血淋淋的迫害。病入膏肓的中國人權一一其總導演正是被大赦國際評為「人權惡棍」 的江澤民!

中國的來電,使我猛醒:我應更有緊迫感地向更多的人講真話,含糊不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