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美麗的故事--- 2001年國際法會期間的見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7月27日】之一:他說一直覺得我很好,但不明白我怎麼能那麼好

去華盛頓DC的飛機上,鄰座是一家鄉在中國南方的女子,真摯可愛的同修。她用質樸的話語和我講起她的故事,時常流露出深感做得不好的愧疚,我卻能感受到她事事能向內找的可貴的成熟。下面摘錄的是她的故事。

「得法不久,就到4.25了。煉功點的學員一起學法,在法上認識。都知道考驗來了,也悟到需要一起走出來。第一次走出來,就被公安全部抓起來了。在裏面被審訊,軟硬兼施,受盡威脅利誘。後來鄉下的父親來了。長這麼大,父親從不打我。在公安局裏,他狠狠地打我,還揚言要讓我『自殺』,目的是讓我寫保證書。從公安局放出來,我被軟禁在老家。兩個公安整天寸步不離地跟著,怕我去上訪。有時下大雨他們也來。我和他們講法輪功學員都是好人,不要這樣對待我們。他們回答,這是上級命令。後來我的朋友給我介紹了我的先生,哦,他也在這班飛機上。公安老跟著我,已經跟煩了,他們也希望我出國,就幫我辦理手續。父親交了很多錢,很多人幫我簽字擔保。終於出來了。

我的先生是個老好人。可我不知道他這個外國人對我煉法輪功有甚麼看法,我猶豫了幾次都未和他講,就自己一個人煉。和其他學員也聯繫不上。直到後來信箱裏收到洪法材料,我接下來找到在附近煉功的兩位同修,從他們那裏得到了很多書和經文。今年五月十三日法輪大法日,我再也忍不住了,就把我煉法輪功的事告訴了他,還和他講做好人的道理。他立即表示這麼好的功法,他要學。馬上要書看,看一遍書,就提出要煉功。在接下來的全島集體發正念中,已經像老學員一樣,在大雨中坐了一個多小時。他現在每天學法煉功,發正念,還積極地給親朋好友洪法,甚至幫我打電話給中國的朋友洪法。有一次,我打電話向母親講真相,她聽不進去,我急了。先生遞過來一紙條『發正念』。看到他根基這麼好,我真後悔沒有早點向他洪法。後來和他談起他得法的事。他說一直覺得我很好,別人也覺得我特別好,但不明白我怎麼能那麼好,那天聽我講起法輪功,才明白過來。」

一切都是緣分,一切都是安排。這位女子的先生,師父不願落下的有緣人,在得法的兩個月後的7.20,走上了「助師世間行」的重要一步,並在華盛頓法會見到了尊敬慈悲的師父。


之二:光芒萬丈

法會後的第二天,在中國大使館對面的天安門和平花園,在過去的冬夏秋春堅守在這裏,並將堅持到法正人間那一天的一位阿姨在我們的要求下,打開了她的日記,給我們念了幾篇最感人肺腑的日記。我為在場的一位西人學員翻譯。這位學員來自瑞士,得法才兩月。他和我談起見到師父的感受:「太強有力!他真是光芒萬丈,他的光燄令我在最初幾分鐘裏無論如何也睜不開眼。這情形和我當初看師父教功錄像一樣。太偉大了!」


之三

去年的人權會議期間,在日內瓦的青年旅社,我認識了一位美麗的女孩,我們進行了短暫的交談。這當中,一隻漂亮的小法輪在她的右臉頰一閃而過,更顯她的聖潔端莊。後來我們還通過電子郵件時有聯繫。記得當時她給我們講過她的得法經歷。她是全家最後一個得法,那是看了武漢集體煉功錄像之後。在錄像中,她天眼開了,看到了法輪。「4.25」後,她買好了機票準備回國,雖然心裏明白回去一定被抓。她在國內的家人都堅定的修煉,可她母親得知她要回國的消息還是和她說:「你這一回來,我們的難可就太大了,恐怕過不去。」 當時她說這話的口氣,把我們都逗樂了。多麼緊張的事情,她講起來顯得那麼坦然。那次交流她給我們許多感動。

在華盛頓參加活動的最後一天,我又看到這熟悉的面孔。她自我介紹時說名叫「霖」,不是我認識的名字。我忍不住過去和她說:「我認識一個女孩,特別像你。」 「她是我妹妹。」交談中,我知道她們全家仍是堅定的大法真修弟子。她母親到北京上訪時,眼睛都給打瞎了,耳朵也給打聾了。被抬回來後,天目開了,後來雙眼奇蹟般恢復了視力,隨後,耳朵也漸漸恢復了聽力。是大法的威力,使真修弟子能堅定地走過來。

華盛頓之旅,我們親耳聆聽了師尊為我們講法。師尊慈悲的目光,已使我們猶如親臨佛國世界。同修們的故事,也在激勵我們勇猛精進。讓我們更加努力,走好走向圓滿的每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