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西人學員:我的心在歌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7月25日】我叫拉瓦蒂,快54歲了,是專職的普通科及婦產科護士。我想與各位談談法輪大法對我來說是多麼珍貴,我是多麼的感謝李大師所給予我、給予大家的機會。

大約在我20多歲時,我的身體和精神都快垮下來了。此後所接受的常規醫療使我的病情更加惡化。在絕望之際,我轉投一位自然療法醫師,希望能得到他的幫助。花了五年半的時間,我才得以康復。在這段時間裏,我感受到了生命的目的和意義對我的一次「啟示」。我毫無疑義地認識到這一次我一定要把握好機會,如果做不好的話我就再從頭做起。其實,我當時對怎樣把握、怎樣做好並不是很清楚,但是,這件事使我放棄了我的專業工作,開始學習自然和能量治療並從事這方面的工作。雖然,從我開始對精神的追求以來,我做過許多神奇的事,也覺得自己學到了一定的程度,但是在我內心深處,我一直有一種感覺,世界上一定還有比這更好的東西。

自從發現法輪大法後,我就完全放棄了所有的這一切,我明白過去我所做過的一切,是為了想要返回到我原來的地方,並幫助他人達到同樣的目的。

在我得法以前,特別是1998年下半年,我感覺到儘管我知道了這麼多,又學了這麼多,但是我的精神不但沒有得到昇華,反而倒退了。我發現我對別人越來越不能容忍,對自己也感到不滿,我似乎關閉了我的心扉。我百思不解我到底怎麼了,我開始感覺到絕望,我除了祈求了解和引導之外一籌莫展。

此後不久,一位朋友向我介紹了法輪大法。在那一次愉快的會面中,他談到他參加了一個氣功學習班,感覺非常好。臨走時,他借給我一本《轉法輪》,給了我一份印有墨爾本各煉功點地址的小冊子。當我和我的伴侶閱讀了這本書之後,我們有一種脫胎換骨的感覺:這就是我一生中一直在尋找的東西!

一個星期天的早晨,我們去了位於墨爾本市FLAGSTAFF公園的一個煉功點,當時有一些人在那煉功。當他們中有一人看到我們是新去的,就把我們叫到一邊教我們功法。我一開始做動作,整個我都充滿了一種難以抑制的、無比感激的心情,我沒有被遺忘,我現在真正地開始了回家的旅程。我感覺到我全身發熱,當我盡力完成了這套功法之後,我的淚水止不住地往下流。我們得到了裏面有動作圖解的《中國法輪功》和一盤煉功帶,整整一個星期我們還去了其它幾個煉功點煉功,我們還得到了一盤李老師的教功帶,我的心在歌唱。

從1998年11月開始,我們成了法輪大法的學員,從其它大法弟子那裏我得到了我以前從來都沒有體驗過的友善和幫助。我們參加了一個學法小組,得到了他們發自內心的無私的幫助。在任何時候,總會有人幫助我們消除疑慮,使我們回到正確的修煉道路上來,會有人來傾聽我們的敘說,會有人來幫助我們糾正動作。

在這之前,我已開始出現了絕經的症狀,月經不正常、感到不舒服和疲勞。當時我想,對我這樣年歲的人來說,這是正常的。但自從我一開始煉功,所有的症狀都消失了。我現在的月經不多但很正常,人也不覺得累。雖說李老師在他的《轉法輪》一書中提到過這一點,但我沒有想到它會來得如此的快。

在我們煉功兩個星期之後,我們的朋友開始問我們在做甚麼,因為他們發現我和戴斯都顯得年輕、都比以前健康。因此,我們就乘此機會向他們介紹了我們的奇遇。

在最近兩個月裏,我們在其它功友的協助下在家裏舉辦了兩期九天的學法班,看李老師的講法錄像帶。第一期班來了58人,第二期班來了大約40人。對我們來說,這是非常強、非常感人的一種經歷,我們很高興能同這麼多其它人共享法輪大法,我兒子保羅也是其中的一員。

對我個人來說,我對法的理解和悟性也得到了提高。我感覺到心裏很輕鬆,身體也很強健,非常幸運能找到真正的回家之路以及指導我回家的法。

我有很多提高心性的機會,自然也有很多關要過,有的過得好一點,有的沒有過去。但是我堅持讀《轉法輪》,自然而然地就能找到答案。我告誡自己下次要做得好一些。找到你執著的不好所在,並一個一個地去掉是很有意義的。煉功時,有時我感到思想中會出現很多干擾,各種各樣的念頭、憂慮以及煩惱會一股腦兒地出現在我的頭腦裏。在那樣的時候,你如果把自己當成煉功人,並把那些思想看成別人的,那麼你就能將他們都排除。有一段時間,我感覺到非常絕望、懷疑、害怕以及混亂,我以前也曾有過這樣的經歷,對此我很熟悉。我明白這不是我自己,我就將它看淡、消除,因為讀了李老師的《轉法輪》之後我知道如何做了。

我不是總能達到完全入靜的狀態,但是在每次出現干擾的時候,我總能想到我是煉功人,因此就能很容易地將它消除,現在干擾越來越少了。我發現每天讀《轉法輪》並用宇宙特性-真善忍來衡量自己的所作所為,生活會有一個完全不同的意義和形式。大法無邊,修煉方法簡單、明瞭。大法看似如此簡單,卻又如此深奧。我衷心感謝李老師。

(1999年5月澳大利亞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