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千湖之國」芬蘭洪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7月25日】我們感到非常有必要立即向芬蘭人民洪法、講清真相以及讓他們了解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受到的殘酷迫害。所以,7月6日,四名會講芬蘭語的瑞典學員在斯德哥爾摩開著車上了渡輪。第二天早上,我們抵達了赫爾辛基。和從芬蘭來的學員一起,我們計劃在一週內走訪八個城市(赫爾辛基、傑瓦斯克拉、庫皮歐、歐陸、瓦薩、坦波瑞、拉堤和特庫)。旅程全長1800公里。第二天早上,我們去停車平台時遇見了幾個中國人。我們開始同他們中的一人交談。他說他知道法輪功,並說他住在香港,是天主教徒。他們在香港是支持法輪功的。他祝我們好運。

好奇的芬蘭人

我們得到警察的許可在不同城市的廣場和市場示範法輪功並散發傳單,但是這個星期的天氣太熱了,所以我們也去了海灘。芬蘭人對於這種在廣場和海灘舉行的「表演」感到很吃驚,所以他們變得非常好奇。許多人以前從未聽過法輪功。有些路過的人朝我們微笑,有些人過來問我們在做甚麼,還有些人長時間地站著看我們煉功。然而,也有些人在報紙上讀到過中國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情。當他們了解到法輪功學員在中國遭受到的酷刑和被害致死的情況,感到非常震驚。我們遞給他們呼籲信向他們尋求幫助,給他們機會簽請願信。在不同城市洪法的大部份時間裏,我們學員的人數剛巧總是九人。旅程快結束的時候,天氣變了,雨斷斷續續地下著,但我們洪法時,都未落雨。

在不同城市洪法

有三名學員在赫爾辛基加入了我們的行列。其中一個很快就決定加入我們的旅程。後來他告訴我們,跟老學員在一起他覺得很舒服,他想跟我們幾天。另一名當地的學員想採訪我們。他在當地電台工作,還可以廣播他自己的節目。我們幫他想好了要提的問題,然後他採訪了我們。我們以「普度」作為背景音樂。

在一個叫做庫皮歐的城市,我們去了海灘。我們看到有這麼多人在海灘上,就徑直走向享受日光浴的人們,發給他們傳單。兩個學員在馬路邊散發傳單。與此同時,一些學員在海灘旁的草地上煉功。幾乎所有在海灘上的人們都接過了傳單,許多人還問我們問題。當我們告訴他們法輪功的好處以及法輪功是甚麼時,有些人很興奮,也很好奇,想了解更多。他們問我們在哪兒可以參加介紹班。在海灘的綠草坪上,九個人學習了動功。一個音樂老師告訴我們,法輪功的功作能讓人放鬆,她想學會在生活中更能忍。四名十六歲的少女完整地做了五套功法。學完後她們顯出了非常快樂的神情。我們告訴那些有興趣的人,到哪兒可以找到資料和書籍,如果今後想參加介紹班怎麼與我們聯繫。

在芬蘭北部的城市曲魯,四名法輪功學員參加了我們全天的活動。許多人都簽了請願信。一些人在海灘上學了動功。許多路人接過我們的傳單,其中很多人是來旅遊的。很幸運的是我們準備了歐洲主要語言的資料。早上,在曲魯市廣場,一名三、四歲的小男孩看到我們煉靜功,突然,他盤腿席地而坐,久久地看著我們。一個學員走過去跟他的年輕母親交談並給了她傳單。後來有許多人想參加介紹班。幸運的是,在曲魯有煉功點,他們可以去那兒學。

在瓦薩市,一名報社的記者正好騎車路過。他看見我們後,停下來開始採訪一名學員。跟他一起的攝影師拍了一些照片。我們跟他們講述了我們來芬蘭的原因和法輪功真相。他們非常友好,並真心想幫我們把真相告訴大眾。他們也對將於7月12日開始的從法輪市至斯德哥爾摩的SOS緊急救援旅程很感興趣。當一名婦女聽到「真、善、忍」時,她說:「這就是我們社會真正需要的,因為人類的道德水平已經下滑得太多了。」

在坦波瑞和拉堤市,有兩名新學員幫我們發傳單,他們分別是十二歲和七歲。十二歲的男孩說:「我們要給路過這兒的每個人發」,他高興地跑過去將傳單發給路過的人。他發資料時那愉快、熱情的笑臉讓許多人的臉上露出了笑容。在一家商店,他將傳單遞給售貨員。他熱情地告訴售貨員:「如果你覺得煩躁或情緒低落,煉法輪功可以讓你恢復好心情,使你精力充沛。」售貨員笑著說他真地給她帶來了好消息,她會更多地了解法輪功。

在芬蘭聽到的一些評語

「噢,太好了,這適合我。」

「這是當今社會真正需要的,特別是忍。」

「看起來真是太和平寧靜了。」

一位母親對她的孩子們說:「你們也應該像那樣精神集中。」

一個小小孩說:「你們這兒有甚麼,你們這兒有甚麼?」他邊說邊接過傳單。

「這對任何人都有益處」。

「聽起來很吸引人,最近的煉功點在哪兒?」一名男子在加油站大聲說,「真、善、忍,真是太好了,我們今天需要這些。」

一名在市場賣食品的婦女邊看傳單邊說:「噢,你們煉這個嗎?太美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