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政法系統官員和老同學的一席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6月8日】 某市政法系統的一個官員的妻子最近死了。本來好好的,一查出是癌症後,不到一個月就死了。死後半個月,這位領導的一位老同學、老戰友來慰問他。寒暄問候之後,兩人聊了起來。

「老兄,有些事是不是你做得太過份了?嫂夫人本來好好的,你就不覺得這突然一走有甚麼蹊蹺?」
「那還能有甚麼,人都有一死,聽天由命呀。只是她發病太突然,說走就走,心裏總有些……」。
「我們都是搞政法的,現在這個世道別人不知,不會你我都不知吧」?
「那有甚麼法子,有些事你不做也沒辦法,到了這個地位,也是有些身不由己呀!」

「我看你是講政治講錯道道了,自古當權者跟前都有狗腿子,可這當權小人的命我看不是今天就是明天了。犯天理的事,遲早有一天遭報應,事情做過了頭只怕自己也跟著遭罪」。

「你是說法輪功的事?」
「我們都是明白人,對XX黨的一套自然比老百姓明白,這個『政治』我們可不能走錯了調,把命都搭進去。西遊記裏面唐僧有句名言你知道嗎!」

「哪一句?」
「善惡若不報,乾坤必有私」「這『乾坤』總不會跟著上面去講甚麼政治吧?」

「你是說我夫人的死與迫害法輪功有關?她是學的別的功,早對法輪功有看法」。
「你看前蘇聯,跟著走得越緊的,只怕是死得越快。哪一次運動後面不是大清洗,到時候只怕你做了準備都來不及呀!走了她而沒走你,可能她在你背後給的鬼點子不少吧,我看你還有些福分嘛。」
「這是確實,她對鎮壓法輪功比我還熱心……」

「這就對了,其實這個事老百姓都比我們明白,只是我們把名利看得太重。至今我是一直在觀察,越看越看出玄機來,越看越明白了」。
「市裏那幾個對這事負主要責任的人,這兩年家裏不是死了父親就是死了母親,還有這個那個的,都與這事有關?」

「你算開了點竅,我看還不單單是這些事」?
「他們說的那些死的警察也是遭報了?你也太嚇唬自己了吧。」
「只怕這還只是開個頭呀,各省出的一些秘密事你我都知道,到時候只怕誰也擋不住呀!」
「你是說山西大同整批整批死於那些病的,以及……」

「這還不算玄,老兄啊!這兩年那些下台的、殺頭的、坐監的領導,別人不知道你我總不會不知道吧,哪一個不是在這上跟著跑的?你沒聽法輪功說人在迷中嗎。你看瀋陽市的領導全給端了,遼寧省、江西省、福建省主要負責人等等都給踢開了,只怕經濟等問題只是導火鎖呀,根子還在這上面。」
「那又不是法輪功的人告的他們。」

「你老兄又迷糊了,所以說玄嘛。就是因為不知道,事到臨頭才叫可怕,人家為甚麼冒死也要學呀。到時候,看姓江的得甚麼下場,這麼多人被他矇蔽了,你走著瞧吧。你看李肇星回國前還想著在法輪功那邊留後路,可壞事做得太多,人家都不買帳了。」
「那些這兩年死的老傢伙……?」

「我還沒想到這一層,不過你提醒了我。人對神的信仰有至少五千年的歷史,各國都有,不信神的歷史只怕只有中國這五十年吧」。 「這沙塵暴和乾旱也是報應?」
「這個自然了,我們真正要抓好的是嚴打中對真正犯罪分子的打擊,而不是秘密對付法輪功。古人說人不殺你天殺之,天要報應人的時候是不講情面的,表面上是人殺你,實際上是天不要你了。」

「你是不是也學這個呀!」
「你我老同學了,要學了也許好,我有很多親戚在學。我最近就叫我手下的人都密切監視明慧網,實際上我是要他們好好看看。其實他們也不笨,你看一些事明慧網都能很快登出來,只怕是你的手下早已跟他們走了,何況還有那麼多沒露面的學法輪功的領導」。

「我這有很多管這事的幹警、各單位保衛部門的人最近都要求調動工作,只怕與此也有關吧」。
「我說你不長心眼。有的人僅僅三、四十歲,頭髮全白了;有的人家裏一個勁兒的出事;連犯人都知道管教幹警很少活過六十,為甚麼?明慧網上登的那些報應是小菜,你自己不也蒙在鼓裏嗎」。

「你是不是說得太玄了?」
「老同學一場,話只在這屋裏說,信不信由你吧,我們可以走著瞧。我是早就弄了一本《轉法輪》,有空你也去看看,至少將來不會做糊塗鬼。要你的手下都悠著點,至少他們還有家有室的,不要都跟年紀大的老人陪了葬。」
「聽了心裏發毛,說得有道理,當年不愧是我們的軍師」。
「你往後瞧吧,…………。」(知情者供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