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在見證著河北蔚縣的罪惡(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6月22日】河北省張家口市蔚縣地處太行山麓,該縣大法弟子自1999年7.20以來開始了前赴後繼、波瀾壯闊的洪法護法歷程。與此同時,也遭到了慘無人道的迫害。犯罪分子惡行累累,人神共憤,大山也在憤怒地控訴。

善良的公眾們,請看看河北省蔚縣蔚州鎮,以副書記任立剛、派出所幹警門發旺為首的一夥暴徒是如何迫害大法學員的。

2000年7月份,蔚縣蔚州鎮在七里河村旁的一家飯店(旅店),非法辦了一個所謂「訓誡班」,暴徒們把十多名大法學員無故抓來後,一鄉鎮不法幹部陰險地下令:「過了12點,給我開始過堂!」以任立剛為首的不法官員和派出所的犯罪警察對學員開始非人摧殘。從早上4、5點強迫學員跑操開始,到站磚面壁至第二天凌晨3點結束,每天20多個小時的暴力「轉化」。暴徒們(不法官員及犯罪警察)每天折磨學員的毒招變化多端:繩捆電擊、拳打腳踢、逼迫站磚跪木棍,學員們被折磨得遍體鱗傷。犯罪警察門發旺邊打邊揚言:「打死一個擱那兒,打死兩個摞起來!」一些不法幹部也叫囂:「打死你,你白死!」

七月流火,正午暴徒們逼學員在太陽下毒曬。在這光天化日之下,他們連一位拄著雙拐的學員也不放過。不法幹部們滿嘴髒話,編詞造句,罵學員罵大法攻擊法輪功創始人,仇恨大法。殘酷迫害中有兩位老人也被折磨得臉色蒼白、面無人色:一位是台胞的女兒、老山前線青年烈士的母親李真如大媽;另一位是齊秀珍大媽,可憐她的兒子李東坡、兒媳王建春被非法關押在牢房,老人帶著十個月大的小孫女也在被逼「轉化」……

在此期間,鎮不法幹部黨委書記於力多次親臨現場「指揮」。大法學員每天掏30元生活費吃的卻是窩窩頭,又被勒索了高額所謂「罰款」。有的已家徒四壁,滿目淒涼;蔚州鎮不法幹部們卻拿著搜刮人民的血汗錢大吃大喝。

鏡頭一:袁金鋒,女,31歲,由於堅修大法,在村被強行非法監禁15天後,被送到「訓誡班」(副鎮長任立剛、副書記王恆等不法幹部都稱之為「訓獸戒毒班」)。到「班」後,十幾名(鎮幹部、派出所、聯防隊,以及村值班幹部)暴徒,將她打倒在地,像踢皮球一樣踢來踢去,在頭部、臉部、身上,一打就是半個多小時。她被打得披頭散髮,疼得滿地打滾。又逼她站磚,派專人盯著,一動就是一陣毒打。還有一不法幹部拿一杯滾燙的開水,一下潑在袁的頭上,再換人出來用煙頭燒她的胳膊、電棍電她的臉部,燒出了很多泡,時間長達7個多小時,他們凶殘至極,使她昏死過去20多分鐘才甦醒。

一天上午,暴徒任立剛、門發旺先逼她和一名學員李明菊站在磚上,再拳打腳踢,將她打倒在地。然後強迫她跪在鐵絲網面的椅子上,再用電棍電他們的背部、腿部、下半身。一陣折磨過後,再把她倆狠狠地踢倒在地,頭部摔得很重,然後在椅子上立塊磚再跪,不平衡就毒打,打得她們青一塊、紫一塊,到處是傷痕。小袁的腳被打破流出血,時間長達半天。暴徒任立剛、門發旺再次把袁金峰銬在窗戶上吊起來,用電棍電她的頭部、臉部、胳膊、手等處。後來暴徒們再換招數,逼她跪掃帚把,致使她的腿嚴重受傷。將她非法關押24天,又勒索700多元才放出來。

鏡頭二:李明菊,女,37歲,由於堅修大法,被強送「訓誡班」。剛一進班,十幾個蜂擁而上的暴徒衝著她整個頭部、身上,狠下手腳,拳打腳踢,將她打倒在地,又一把抓住她的頭髮揪起來,問「煉不煉」,她說了一個「煉」字,就又是一陣毒打,後來又逼她站磚,時間長達7個多小時。

李明菊堅持煉功,被門發旺用電棍在她頭部、臉部使勁電,揪著頭髮往嘴裏捅著電。後把她和另一名學員任金梅打倒在地,逼李明菊抱住任金梅銬在一起,跪在地上,並在她倆身體中間插一個三條腿的圓凳,用腳狠狠地碾李明菊的腿,達40多分鐘。後一暴徒先逼她站好磚,然後好幾個暴徒同時對她拳打腳踢,並用煙頭燒她,最後再把她打倒在地,逼她在椅子上跪掃帚把,後腿上再壓幾塊磚頭,再用腳碾她的腿麵,共碾了三次,時間長達半天,整個跪掃帚把的過程長達40多分鐘,百般折磨之後,一腳把她從椅子上踹了下去,一女學員去扶她,被一腳踢倒在地。致使李明菊的腿嚴重受傷,過後右腳失靈兩個多月。後又使毒招,整天整夜不准睡覺,面壁站磚。一直非法關押22天,非法罰款2000元。

鏡頭三:李真如,女,56歲,無故被半夜闖進的一群暴徒強行送入「訓誡班」,她被抓走的時候連衣服都不讓穿,並且床上還躺著從台灣回來定居的八十歲臥床不起的老父親,也不准照管。到「班」後,被任立剛狠狠地打了幾拳,並且罵罵咧咧,髒話連篇。在「班」上和其他學員同樣遭到慘無人道的毒打、折磨,要說「煉」就用針扎。一直非法關押21天,非法罰款630元才放回家。她的老父親被嚇成植物人,導致2001年去世。(註﹕李真如也是烈士的母親,她的兒子在老山前線為國壯烈犧牲)

鏡頭四:齊秀珍,女,56歲,1999年10月份進京合法上訪被非法拘留,放回後一直在村被非法看管,2000年7月又被拉到「訓誡班」。當時兒子、兒媳因依法上訪均被非法拘禁、監禁,剛一週的孩子只好由齊秀珍老人照管。老人抱著孩子還得挨打,罰面壁站磚、用針扎,把小孩嚇得亂哭,也不讓管,在烈日下曬太陽,小孩也不例外。非法關押20天,家裏被折騰得一貧如洗,還要勒索600元罰款。

鏡頭五:張福,男,31歲,被強行拉到「訓誡班」。剛一到班就被一群暴徒用繩子捆起來。暴徒們一窩蜂似地衝過來,對他拳打腳踢,陣陣毒打,還24小時不准睡覺,罰面壁站磚。暴徒們一天三班倒,每換一次班,都對他一頓毒打,每次打都是一夥人同時上,使他口鼻流血,牙被打下半個,他的眼、臉、身上到處都是傷,青一塊、紫一塊,半個多月都褪不掉,被非法關押16天。

2001年1月13日因快過春節,他到北京賣點貨回家過年。誰料被盤問而被遣回,又被暴徒王恆、任立剛、肖猛、班樂、蔡XX打了兩天兩夜。王恆用鐵火剪打張福的頭、胳膊,下手狠毒;肖猛、蔡XX打得更兇,用力猛踢張的要害部位;任志剛則用掃帚把兒打張的嘴,一下就打出了黑紫的泡。腿上、臉上更被經常打,張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而暴徒卻說張被他們打得成了「聖像」,後又將其投入看守所。

鏡頭六:付建榮,女,30歲左右。2000年10月本著公民的基本權利去京上訪,遣回後到蔚縣聯防大隊,在那兒被那些不法警察、不法官員們狠狠地毒打了半夜,用膠棒打得她下半身全是黑的,很長時間不能坐。當暴徒們狠踢一名60多歲的老學員時,付建榮上前阻止,就又遭來了的拳打腳踢。把她打倒在地,還流氓般騎在她身上用電棍電,直到深夜。

善惡總有報,知名的、不知名的,還有在背後操縱的良知無存的暴徒,總有償還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累累血債的一天。

* * *

這些事情僅僅是迫害大法學員種種罪惡之冰山一角。大法學員都是社會上公認的好人,他們的親朋好友知道他們是好人,他們的領導同事知道他們是好人,他們的鄰里鄉親知道他們是好人。然而現在好人卻受著非人的折磨,那些用犯罪手段破壞中華文明傳統道德、敗壞國家形象的不法之徒們卻逍遙法外,自由自在。

這些暴徒們種種踐踏人權、目無法紀、殘害無辜的行為已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37、38、39、41條;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3、238、245、246、268條;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111、112、113、115條。清醒吧,善良的人們,人類的道德、人類的尊嚴需要我們所有人來共同維護。

在巨難中,大法學員仍會以祥和善良的心態繼續揭露邪惡、講清真相,我們必將把法輪大法的光輝洪傳於世界的每一個角落,法輪大法有這樣的威力!我們會把法輪大法的真相告知所有有良知、有善念的有緣人,大法學員有這個責任!

天理昭昭,善惡必報。邪惡終將自滅,真理必會金剛永存!

迫害大法弟子的犯罪分子(河北省蔚縣長途區號:0313 郵編:075700):
溫祥:河北省蔚縣縣委副書記 單位電話:7010930 家庭電話:7216322 呼機:1272641200
高峰:河北省蔚縣「610」辦公室主任 單位電話:7011097 家庭電話:7215923
史雄:河北省蔚縣公安局局長 單位電話:7210447 家庭電話:7210299
梁立剛:河北省蔚縣公安局政保股副股長 單位電話:7212272
於力:蔚縣蔚州鎮黨委書記 單位電話:7212458 家庭電話:7214292
畢萬春:蔚縣蔚州鎮五街書記 單位電話:7212484 家庭電話:7212405
任力剛:蔚州鎮副書記 單位電話:7212458

(大陸大法學員供稿 2001年6月7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