磊磊2000年11月看到的景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6月2日】磊磊(化名)今年十歲,從小就不時地能看到另外空間的情況,九八年爸爸得法後,跟著爸爸一起聽法,看錄像,他很頑皮,也挺勇敢,曾多次跟爸爸一起去發真相材料、寫標語等。以下是2000年11月的一天夜晚磊磊看到的事,由磊磊口述,爸爸整理。

(一)

我怎麼也睡不著,躺在床上看著黑黑的天花板,爸爸坐在床的另一邊在打坐煉功。忽然天花板不見了,露出了深蘭的夜空,還有天上閃閃的星星。這時一道金光從天上照射下來,一位巨人飄然出現在爸爸前面。我一看是師父,師父穿著金紅色的袈裟,像法像中的那樣,站在一座很大的雙層花瓣的蓮花上,蓮花的每個瓣上都有一個佛的形像,蓮花盤上有一些洞,銀色的光從洞裏射向天空。天上有大法輪在轉,五顏六色、光彩照人。師父的頭髮是蘭色的一捲一捲的。師父好高好大啊!見師父跟爸爸說了幾句話,好像說的是古代話,我只聽懂一句,就是開始師父的聲音說「徒弟...弟...弟...」聲音特別洪亮,回聲特大,好像全世界都在師父的聲音下震動。我只覺得好像師父在告訴爸爸別受甚麼甚麼干擾的意思。

原先我發現爸爸旁邊有兩堆東西,像是許多小人的肢體稀泥巴一樣地粘在一起,有穿紅衣服的,有穿綠衣服的,每一堆東西上站著一個拿叉子的像烏龜一樣的東西。師父的光一到,它們就沉下去了,像東西沉在了水裏,還泛起幾個紅色的小圈。我挺奇怪,怎麼我們家的床變成了像湖水一樣的呢?這時我才想起叫師父,可是怎麼也說不出話來。後來見師父升上去飛走了,走時一道光芒特別亮,天上的星星又出現了,然後房頂也出現了,一切又恢復原樣,師父來時特別亮,我們家一切都被照得特別亮,金光閃閃的。我以為我是在做夢,可確確實實不是在做夢,師父走了,我就跟爸爸說了剛才看到的情況,爸爸特高興和激動,不過他說他甚麼也沒看見。

(二)

後來我就睡著了,我從夢中醒來,發現自己在一個特別美麗的草地上,四週有山,旁邊還有個湖,湖水特別藍,空氣中好像稍稍有點霧。有隻大老虎在湖裏洗澡,可它一點也不兇,好像特別溫順。我看見草地上有好幾個人在煉打坐,其中有爸爸,有某叔叔,某叔叔,還有奶奶……,他們都坐在蓮花上,蓮花是單瓣的,粉紅色,尖尖是紅的。一些人的蓮花前面左右兩側各有一朵小蓮花,奶奶身後還站著兩隻鹿,某叔叔身後有一對石獅子。他們身體都一閃一閃的透明,看得到肚子裏的法輪在旋轉。那時我感覺又是像平時的那種和爸爸一家人的感覺,覺得這裏的人都很親,都像一家人一樣。我想到遠一點的奶奶那邊去,奇怪的是我發現只要我一想去哪,身體就輕飄飄地移到那兒了,根本不用走路,一點兒不累,特舒服。這時天空傳來一串串銀鈴聲,聲音迴盪,特別好聽,緊接著傳來了美妙的音樂聲,由遠及近。我抬頭看天,只見天邊來了四條大白龍,他們拉著一輛天車,師父在車上坐著,特別大,打著手印。慈悲地俯視著下邊的人。師父坐的車的車輪上刻著許多不同的神的形像,車兩邊的扶手上站著兩個過去我在畫中見到過的金剛神,手裏都拿著東西,有一件東西像寶塔一樣。車後跟著一隊人,有的穿著白色衣裙,手裏拿著各種樂器在演奏。這時我看見地上從遠處開來了一輛小吉普車,敞蓬的,上面坐著人,車後也跟著幾個人。可是吉普車和那些人都特別小,像小玩具人兒一樣,好像只有不到兩釐米高。車裏坐著的一個我一看是江澤民,它怎麼這麼小,衣服上寫著「國家主席」,後背也寫著「國家主席」,臉上也寫著「主席」,座位上貼著張紙條,上面也寫著「國家主席」。車屁股上插著一個小三角旗,上面黑字寫著「江」。身邊和後面跟的幾個人都穿著黑衣服,前胸後背都寫著「保鏢」。它們手裏拿著炮、槍、刀和一些武器。我看見車開近了,江澤民嘴裏伸出兩個長長的大獠牙,上面插著個大饅頭。可能是怕別人發現。(多麼可笑、醜陋的偽裝)但大獠牙的尖露在大饅頭外面。它看見了師父和這裏的大法弟子,只見它哇啦哇啦地對那幾個人一陣亂叫,它們跳下車來,江澤民叫那扛炮的人用炮朝師父嘭嘭地打。這時我心裏很緊張,心想它們萬一打著師父怎麼辦哪,很著急,抬頭朝天上看去,可我看見天上的師父坐在車上,仍慈祥地看著下面的弟子們,好像根本沒看見江澤民那幫小玩意兒一樣。那些嘭嘭打過去冒火光的炮彈根本就靠不近師父,在離師父很遠的地方就變成了一朵朵大紅色的蓮花,紛紛落下來了。他們就不停地開炮,可打的炮彈越多,變成的蓮花就紛紛落下來了。他們就不停地開炮,可打的炮彈越多,變成的蓮花就越多,都落在了地上,好多蓮花。這時江澤民氣壞了,一邊罵著那幾個人一邊自己從地上撿起石子(當然他特別小,所以他拿起的石頭我看也就是小沙粒一樣大小)向師父扔去,可根本扔不著。它越扔不著越氣瘋了,就越扔,那些小石子也都變成了一朵朵蓮花落了下來。江澤民簡直氣瘋了,它見打師父不成,就和身邊的幾個人一起用炮、槍、刀和小石子打地上坐著的大法弟子。我看到爸爸和那些功友們都不動,仍閉眼打著坐,根本不理它們,那些炮彈石子還沒有靠近他們身邊也變成了一朵朵小蓮花落在地上不見了。我看見一個穿黑衣服的扛著把大刀,走到爸爸和幾個功友面前,一邊罵著甚麼一邊把大刀舞來練去地比劃著好像嚇唬誰似的,它把刀耍來耍去的一下子把自己的腿砍斷了。一下倒在地上,刀也掉了。這時我看見湖裏那隻大老虎衝上岸來,對著江澤民一幫威武地怒吼著撲了上去,江澤民嚇壞了,趕忙跳上車,也不管那幾個人了,可車一下就被大老虎給撲倒了,(在老虎面前這車簡直就是小玩具一樣的)。江澤民從車底下爬出來,不顧眼鏡也摔了,衣服也破了,車上的「江」字旗也爛了,連滾帶爬地逃跑了。這時再看那幾個黑衣人,有的被大老虎給咬死了,有的被嚇死了,剩下一兩個扔下東西跟著江澤民逃跑了。這時我抬頭朝天上師父看去,師父仍在車上坐著打著手印,像甚麼也沒發生一樣,仍然慈悲祥和地看著地上的弟子們和一切,然後滿意地笑了一笑,又一陣銀鈴和音樂傳來,大白龍們拉著師父緩緩地到別處去了。這時霧也散了,一切清徹透明,藍藍的天上掛滿祥雲,金紅色的,簡直無法形容。

(三)

江澤民好像會游泳,我看見它從海裏遊到了另一處地方,爬上了岸,那岸像個大遊輪的甲板一樣。上面有很多大機器和鋼架一樣的東西。上面有許多人,都在忙著各自的事情。江澤民穿著一身像清朝大臣一樣的衣服,獠牙上插著大饅頭,進了一家飯店,四週看了一看,拔掉大饅頭,就開始吃人,一些人被吃掉了,還有一些人跑了。江澤民又把大饅頭插到大獠牙上,像劍的套一樣,用時拔下,用完了插上。然後它來到外邊,在一處人多的地方獨自大聲的又唱又跳地表演,像街上耍把戲的一樣,這時從天上照下來一束白光,像舞台的燈光一樣一直照著它。不一會兒一些人開始注意它並逐漸走過來看它說甚麼,它更加使勁地一邊比劃一邊罵,我一聽是罵師父和大法,它一會兒又唱一會兒又哭一會兒又吹口哨,聲嘶力竭地幹嚎。人們紛紛議論著,好像說甚麼的都有,一些大法弟子(我當時就是這麼覺得的)走出來,有的指責江澤民叫它別在這兒騙人了,有的開始向周圍的人說著甚麼,一會兒的功夫,人群中都紛紛指責江澤民,有的說它像小丑,有的說它是騙子,一些人看了一會兒紛紛就走了。江澤民氣極敗壞地拔掉大饅頭,就咬周圍的人,有的人被咬傷了,咬完人後它又把大饅頭插上了繼續表演。這時人們開始生氣了,有的人衝上來推他,大家好像要把它圍起來揍它,它頓時嚇得臉色蒼白,猛往下淌汗,往地上一躺就打滾,但它不管往哪滾那束白光一直都照著它,它趁亂往海裏一滾游泳逃跑了。

(四)

我看見江澤民從天安門前金水橋下面的水裏鑽了出來,渾身臭水爛泥地爬上岸。我一看,哇,天安門廣場上和廣場周圍都擠滿了人,怎麼那麼多人哪,我從來沒見過這麼多的人,密密麻麻,簡直太多了,到處全是。人們有的手裏舉著木棒,有的舉著斧頭,有的拿著石塊、剪刀……,好像都是老百姓。老百姓們都非常憤怒,要找江澤民算賬。江澤民發現了這一情況害怕極了,它東躲西藏地往天安門門洞裏退,想讓人們別發現它。可那道白光一直照著它,人們一下就發現了它。人們吶喊著像潮水一樣湧過來,江澤民嚇得哆哆嗦嗦連滾帶爬地往天安門城樓上爬。天安門前站著好些個黑衣警察,他們拿著棍和槍想阻擋人民,可想保護江澤民的警察一下都被打死了。人民憤怒地舉著木棒大錘子等圍了上來,江澤民在那束天上照下的強光下渾身蒼白,水淋淋的,渾身發抖。它一邊後退一邊好像在想求饒和逃跑的詭計。人們越圍越緊一步步逼向它,江澤民氣極敗壞地拔下身邊一個鐵旗桿,舞動著想做最後的抵抗。這時我看見在那束強烈的白光下,一雙黑色的手銬銬住了江澤民的雙手,人們衝上去把它亂棒打死了。

(大陸大法弟子供稿 2001.5.29)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