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惡棍」繼續迫害法輪功北京供水危機繼續加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6月17日】5月以來,北京的氣溫已高達37度。烈日炎炎,河道乾涸。

6月5日世界環境日前夕,記者從北京市防汛抗旱指揮部獲悉,截至2001年6月2日早8點,北京市目前重要的「一盆清水」───密雲水庫蓄水量為13.47億立方米,而北京市一年的總用水就大約要40億立方米。據稱,今年上半年,北京的降水量依然嚴峻,如果今年下半年還是乾旱少雨的話,已連續兩年乾旱的北京將面臨更嚴重的供水危機。

北京已連續兩年乾旱。1999年、2000年連續兩年夏季溫度之高、雨水之少讓生活在北京的人難以忘卻。

1999年是北京市歷史上罕見的乾旱年份。據北京市防汛抗旱指揮部統計,當年汛期降水量僅255毫米,比多年同期平均降水量516毫米少一半,整個汛期最大日雨量僅24毫米,是建國以來汛期降水量最少的一年。整個夏天持續高溫酷暑,沒下過一場像樣的雨,全市16座大、中型水庫蓄水量比汛前減少4.23億立方米,河道未出現過一次較大水量。

2000年世紀末年,這一年依然是氣候異常乾燥無雨。先是春天多次出現沙塵暴,繼而夏季持續高溫。高溫天數之多,氣溫之高均是1915年有氣象記錄以來的最高值,當年7月份的平均氣溫為攝氏29.5度,創造了1841年有氣象記錄以來的同期最高值。7月1日這天,有9個氣象觀測站實測氣溫在攝氏40度以上。2000年1~9月全市平均降水量397毫米,比多年同期589毫米減少三分之一多。汛期降水量319毫米,比多年汛期516毫米減少近四成。連續乾旱致使水庫蓄水減少、河道基本斷流、地下水位急劇下降、農作物受到嚴重影響,因乾旱全市不同程度人畜飲水困難326處4.8萬戶18萬人。

今年難躲供水危機。如果今年北京還是乾旱少雨,那麼,北京的供水危機難以解決。據來自密雲水庫和地下水現場的勘測數據表明,這兩處已不堪重負。

眾所周知,被大赦國際封為「人權惡棍」的江澤民從1999年7月20日公開誣蔑、迫害法輪功開始,北京的水荒也開始了。邪惡勢力對法輪功的迫害進入了第三個年頭,北京也連續三年出現供水危機,而且情況一年比一年嚴重。

「人無德,天災人禍。」看看「中國政府中那個邪惡的政治流氓集團」及其爪牙們是如何用「最卑鄙的、最邪惡的」手段鎮壓法輪功的,明眼人都會明白,天理昭昭,善惡有報。

江澤民鎮壓法輪功是以「最下流的手段在發洩私憤。」無奈兩年多對法輪功的血本攻勢一一失敗。為加強打擊法輪功,江羅一夥將法輪功強定為「反動政治組織和政治勢力」,並脅迫中國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頒布所謂新法律條款,規定凡為境外提供迫害法輪功真相者以洩露國家秘密罪定罪處罰;對製作、傳播法輪功真相資料者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定罪處罰,散發資料300份以上者可判達三至七年以上徒刑,等等。而在另一方面,江澤民、羅幹等惡棍所控制的公安政法機構對待法輪功所執行的卻是更為嚴酷、毫無法律約束、而且滅絕人性的鎮壓與迫害,「政治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打死算自殺」,對毆打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等,公安部密令一道比一道兇惡殘暴。僅最近一個月來,就有約十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其中數名遭受酷刑而被活活折磨致死。此外,還有種種慘不忍睹的迫害案例不勝枚舉。

不明真相的人常常會不經意地說:「北京的警察相對來說是最文明的。」那麼請看一看事實上他們是如何「文明」的呢?

北京警察當街毒打並強姦貼真相傳單的法輪功女學員。

另一名女學員撒發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洋橋派出所的警察抓住後,毒打了數個小時,警察用電警棍捅入學員的下身。

前門派出所所長公然強姦女學員。

一名曾經被關押在清河看守所的女學員說,看守所裏的一些年輕的警察毫無人性,經常踢打學員的下身。而男預審則經常揚言:再不說,就把你關到男號裏去。

有的惡警為了逼迫學員講出姓名,將女學員的衣服扒光。

朝陽看守所竟然效仿馬三家邪惡……

有些人或許會說這是個別警察的素質低下,但是問題正在於,這些禽獸行徑非但不被官方痛恨至極、嚴加懲處,反倒是江澤民羅幹一夥一再啟發誘導、孜孜鼓勵的結果。江羅之流兩年來早已滔天罪行,罄竹難書。

北京是中國的政治中心,鎮壓法輪功這件事在中國已經持續兩年,罪業已成,不報天理不容。斷水才只不過是報應的開始。

人啊,不要以為鎮壓法輪功與否是事不關己。當邪惡逞兇時,對善良的冷漠就是殘酷,對罪惡的無視就是縱容。法輪大法教人向善、給人身心健康,是慈悲無比、無私無我的度人天法。迫害天法,罪惡深重啊!

善心猶存的人們請聽勸:寧信天意,勿信人欲;寧做善民,勿做暴官。對待法輪功,無論冷眼相向還是惡言惡行都萬萬再使不得,否則更大的惡報臨頭時後悔都來不及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