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暴雨一片汪洋 一個悶雷歷時58分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五日】據新聞晨報張碧輝報導,6月12日中午,福建長泰出現一奇特氣象景觀.長泰縣西北方烏雲密布,越積越黑。大約13時40分,一陣狂風過後,開始下起大雨。13時45分,一聲悶雷打破沉寂的大地,此後,悶雷沒有停頓過,由遠而近,由近而遠,時而高亢,時而低沉。儘管14時03分大雨漸歇,但雷聲依舊,直至14時43分消逝在東南。這一奇異現象實屬罕見。

據福建日報報導,6月12日以來,閩西北地區普降暴雨到大暴雨,寧化、清流兩縣大部份鄉鎮受災。雨災導致寧化淮土鳳山中學2名初三學生失蹤;寧化縣石壁小吳村、立新村有120多名群眾被困;清流嵩溪惠清水庫出現險情,林畬石下村有100多人被洪水圍困。
  
受高空低槽和中低層渦切變線共同影響,三明市沙溪、金溪流域普降暴雨、大暴雨,暴雨中心──清流嵩溪在12日8時至13日8時降雨184毫米,寧化城關、清流城關、嵩溪等地13日3時至8時降雨分別達101毫米、159毫米、160毫米。清流縣連續兩天陡降暴雨,洪水猛漲,浸沒了全縣8個鄉鎮,山體滑坡,房屋倒塌,通訊線路被刮斷,交通受阻,大片水稻、烤煙等農作物被淹沒,一批魚塘、水塘被沖垮,損失嚴重。暴雨造成溪河水位猛漲。據寧化、清流城關水文站觀察,水位上漲最快分別達1.3米/小時和0.9米/小時。13日9時寧化城關區水位316.50米,超危險水位0.2米,預計將超危險水位0.5至1.0米。
  
據初步統計,寧化至濟村鄉2處公路塌方;鄉村道路沖垮22公里,塌方120多處,橋樑沖垮2座;房屋受淹402間,倒塌177間,烤房受淹206座,倒塌49座;西北片煙葉過水面積19000多畝,水稻受淹31500多畝,魚塘受淹1450畝;橋下水庫總幹渠全線癱瘓,衝倒電桿8根;石壁鎮停止發電,鳳山片8000多人自來水中斷。
  
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人們不相信的不一定不存在。冥冥中自有神靈主宰。 善惡有報,這是歷史發展的規律。 如果我們稍微了解一下福建地區是如何善惡不分,緊跟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部份事實,就會明白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是上天的懲罰。

據明慧網報導,大法弟子陳碧玉原是中國工商銀行福建省福州市台江支行職工,曾三次被關進看守所,四次被關進精神病醫院,受到非人的摧殘,最後被單位強行開除。99年11月上訪,在北京府右派出所,陳碧玉被一名三十多歲微胖派出所人員強行罰款1400元,沒給收據。

後來陳碧玉被送到福州,並被關押在"水頭看守所",每天被強迫幹手工活。99年12月陳碧玉被關入"福州精神病醫院防治院"(門診醫生說在他那裏死了好多大法弟子),後親戚花5萬5千元賄賂公安局,公安才同意把關係轉入精神病院,後工商銀行強行收回工資卡(使用牡丹卡發工資的),99年12月,陳碧玉逃出,繼續進京上訪,被抓回。2001年1月7日,被直接送入精神病院,單位暗示醫院往死整。第二區的主治醫生林耀平,明明知道陳碧玉是正常人,還強行摧殘,用電針、破壞精神藥物等摧殘。導致她失禁、失憶。後家人實在看不過去,質問林耀平為何如此摧殘陳碧玉,他說"是單位要他這樣作的"。後轉入他院。後經濟承受不了,才出院繼續上班,但是打雜,後被迫辭職,不願寫"辭職報告",被騙(被同事鄭瑞霖,朱彩虹)送入福州精神病院。單位不法官員為了達到"在經濟政治徹底搞垮",先騙著收回勞動合同(這樣無故辭職不要付違約金),後強迫寫"因為不適合銀行工作,自願辭職",然後單位批准了(多麼虛偽、冠冕堂皇!)在2000年11月陳在洪法發真相資料時被告發送入"福建省建陽看守所",後無罪釋放,但是拿著"釋放證",當地拒絕辦理戶口等手續,公民的基本權利都被剝奪了。

大法弟子陳進,因修煉大法被勞教一年。入所後,每天被強制勞動17小時,雙腿以至全身嚴重浮腫。在此情況下,又迫使其繞操場跑步時間長達兩個小時。除此之外,又將其雙手橫扣、十字站立連續十餘天,一刻都不准睡覺。之後又對其長期罰站。為達其迫害目的,唆使犯人24小時看管,並威脅勞教犯人如看不好延長他們的勞教期,以此轉化矛盾,有的管教甚至還當眾宣說:"再不轉化就給你注射毒品,看你還煉不煉。"大法弟子陳恆,被非法勞教一年後,因未"洗腦"而被任意延長一年,入所後,惡警們對其大打出手,使用電刑、罰站、關禁閉等手段長期折磨,如今已神志不清,被送入福建福州建新醫院醫治。大法弟子謝科峰,因修大法被勞教二年,在所謂的"洗腦"中被惡警及勞教犯打至口吐鮮血,事後還迫其長時間面壁站立。大法弟子張思銓,因修大法被勞教一年。惡警們將其雙收橫扣,同時對其使用電刑、拳打腳踢以至遍體鱗傷、牙床損壞之後,又強迫其面壁站立連續十餘天不允許睡覺,以此對其進行精神以及肉體的折磨。

邪惡畢竟是見不得人的,該所知法犯法,做惡心虛,唯恐罪行暴露,遇有外界參觀時,竟然將所有大法弟子藏進儲藏間。

大法弟子謝科峰,廈門大學在校生,因堅修大法被勞教二年。惡警們強行逼他接受洗腦,被長時間定形,體罰,不讓睡覺,還指使吸毒勞教人員對謝科峰進行施暴,口吐鮮血,仍堅修大法心不動,現被福建福州儒江勞教所每天24小時指派吸毒和嫖娼勞教
人員看守。

大法弟子念小鵬由日本回國赴京上訪向中央反映修煉法輪大法的真實情況,被勞教一年,長期罰站,受體罰,不讓睡覺,遭打罵,還盡力堅持護法和洪法。大法弟子張思銓因修煉大法被拓榮公安送福建福州儒江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長期罰站面牆,雙腿浮腫,步行艱難,雙手吊銬,不讓睡覺,被惡警毒打,腮幫肉都被打飛,牙床被打鬆動,身體傷痕青黑。

其中受災嚴重的寧化縣,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尤為嚴重。寧化精神病院共關押大法弟子七十餘人。應當特別指出的是:寧化政法、公安部門在對兩名大法弟子強制"洗腦"無效後將他們送入精神病院,其殘害善良的邪惡面目昭然若揭。

以上是福建各部門迫害法輪功的部份事實,上蒼的警告才剛剛開始。如果充當鎮壓法輪功的幫兇者繼續作惡,不論是誰,不論在哪兒,都正在逐一遭惡報;"善惡到頭終有報"的古訓正在向奉行"無神論"的無惡不做的敗類展示它的威嚴!

(原載大紀元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