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特利爾報自由撰稿人聽李老師講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6月14日】加拿大蒙特利爾報自由撰稿記者蘇珊 J.帕默參加了2001年 5月19日的加拿大法會。該報6月9日刊登了蘇珊撰寫的題目為〝聽李老師講法〝一文。她在文章中寫到,在中國的法輪功非暴力不服從運動的背後是迅速形成和發展的啟示性神諭。

蘇珊在文章的開始寫到,突然,我就要見到李老師了。一年來我對法輪功運動的成效不大的研究,終於要有一個突破了。5 月19日,星期六,渥太華會議中心的大廳裏坐著一千名身穿絲綢衣服的法輪功修煉者--大部份是中國人--傾聽著他們同修們講述親身見證,我正站在大廳的外面。

她寫到,這是我參加的第三個心得交流會。我當時已經認為我永遠都無望見到李老師了。他在1999 年7月對法輪功的鎮壓開始後不久,就從公眾視線中消失了,僅僅有兩次,他意外地出現在法輪大法的心得交流會上,發表簡短的演說。

當看到會議組織者,兩位舉止端莊穩重的女士,動作有些激動的手挽在一起,並喜悅溢於言表時,我意識到有些不尋常的事將要發生了。

「甚麼事?」我問道。

「李老師要來了!」她們告訴我。「他10分鐘後到!」

我們被告知要等待。人們竊竊私語,然後大師出現了,他站在講台上,剛好在他的八英尺法像前。正是他,身材高大,身穿西裝,他的黑髮整齊地梳向一邊。他用中文演講,聲音中帶著威嚴,但又觸人心弦。我抓住戴著的耳機,但是翻譯的女子聲音哽咽,不時地糾正著她翻譯中的錯誤,因此很難聽明白。演講了20分鐘,李老師向他的弟子們致意,然後從講台後面的門離去。

文章說,這對我是一個重大突破。當我開始決定研究法輪功時,我曾希望用一個月的時間突破表面現象,並期望在表象後面發現一個高效的、指揮著教會活動的核心集團。

文章接著寫到,但是法輪功與其它新宗教的行為截然不同。比如,他的組織──如果可以將其稱為組織的話──是非常模糊的。沒有教堂,沒有專用場所,沒有神職人員或管理人員。一開始,我認為這是為了自我防衛,他們建立了游擊戰式基層組織以防氣量偏狹的XX黨。

文章說,如今,我的確開始相信你所看到的即為真實情況──一方面李老師在網上發表經文,另一方面有一個全球修煉者的網絡。我走遍整個北美,發掘的所有信息就是幾個義務聯繫人。至於各地的會員(他們強烈反對用這個詞),無非就是某個星期六早上正好來到公園煉功的任何人。

文章接著說,然而李老師說了些甚麼呢?當時匆匆做筆記似乎是不合適的,然而我可以想起來的是,他說我們生活在一個特殊的歷史時期,因此「鏟除邪惡」是很重要的。

蘇珊的文章說,李老師講話的實際內容是令人驚異並是極其吸引人的。

文章說,法輪功在天安門廣場的抗議示威和(官方)的殘暴恐怖的回應在國際新聞媒體上多有報導,然而激起非暴力不服從運動背後的深奧哲學卻幾乎被忽略了。

文章說,2000 年5月,一些飛回中國「為大法挺身而出」的修煉者回來後講述了他們的親身經歷,聽到他們的證詞時,我有一種心神不安的感覺。當時只有20多人死亡。如果他們繼續這個做法,我懷疑,是否他們在走向大屠殺呢?顯然,中國(江澤民)政府不會改變它野蠻的控制社會的方式。

文章說,我在一年前的心得交流會上聽到的發言主要集中在神奇的痊癒、解決家庭和工作中的衝突,以及道德的昇華。現在,關注的焦點是「窒息邪惡」。

文章還說,這是可以理解的,考慮到(中國江澤民政府)對這些忠誠正直的人們以及他們的家人和朋友所犯下的罄竹難書的殘忍暴行。在法輪功為尋求正義的勇敢抗爭中,有著英勇的,鼓舞人心的方面。

註﹕蘇珊 J.帕默,康考迪亞大學(Concordia University)道森學院(Dawson College)教師,研究新宗教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