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老百姓一個合法的修煉環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6月13日】我叫周煜荷(化名),40歲,住太行山腳下一個貧困的小山村,家境十分貧寒,因堅持修煉「真、善、忍」宇宙大法,派出所及鄉政府的不法人員時常到我家騷擾,使我幾次被非法拘留。

不修煉前我病魔纏身,經醫院確診,是腰椎盤突出壓迫左側神經。我跑了好多醫院,醫生認為開刀太危險,弄不好下半身殘廢。沒辦法,只好用牽引療法。經治療50天後(期間不能下床),不但沒有好轉,反而更加嚴重,坐不能坐,立不能立,躺不能躺,嘗夠了苦頭。家裏又窮,負擔不起醫藥費,那時覺得活著真苦,度日如年。1997年1月2日,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那是我人生中最難忘的一天。正逢過年,三嫂來看望,對我說,「你修煉法輪大法吧!這功法確實很好,我現在無病一身輕了。」當時我不相信,加上身體受盡病苦折磨,根本沒心煉,就說,我這樣的身體能煉功嗎?後來三哥又來勸我,我才抱著試試看的想法聽了半天講法,覺得不錯,一連聽了幾天,神經痛消失了,病情有了明顯好轉,當時感到十分驚奇激動,是法輪大法使我擺脫了病魔,把我從萬丈深淵中挽救了上來,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和眾多大法受益者一樣無法感激師父的恩德。從此,我時刻按真善忍修煉心性。

然而,1999年4月25日,許多大法弟子無故被抓,我怎麼也想不通:這是怎麼了?怎麼抓自己的善良百姓呢?我就寫書面材料,親自送到北京信訪局109接待處,希望能澄清事實,有一個公正的解決,還老百姓一個合法的修煉環境。沒成想被公安人員抓回,並指責我,強令我以後不准再去北京上訪。過後,我看了許多關於法律方面的書,進京上訪沒有錯,這是憲法賦予每個公民的權利。99年7.20風雲突變,一夜之間壞人在全國非法抓了不少大法弟子,石家莊也抓了5名大法弟子。接著大法被誣蔑,師父蒙受不白之冤,我二次進京上訪,中途被公安截回,非法拘留了五、六天,警察並逼我寫保證書,我拒絕。派出所叫家人去領人,丈夫到了派出所,警察就威脅他,丈夫為了不讓我再受他們迫害,見我不寫就狠著心對我一頓毒打,當時公安人員在一旁看熱鬧,後來丈夫為了能讓我回家,替我寫了個保證書。2000年1月27日早晨5點半,我和幾個功友在家煉功,一夥公安人員突然闖進來,二話不說就錄像,然後騙我們說是到鄉政府說句話。當天我被拉到公安局,又被非法關押了一個月。為了讓我出來,親戚百般周旋,就這樣公安局還逼我家人拿500元,丈夫借不到錢,我舅舅出了錢,我才被放回家。此後的日子裏鄉政府不法人員經常到家騷擾,不准在家煉功。

2000年7月9日我第三次進京上訪,因信訪局早已變成抓人場所,我只好去天安門證實大法好,警察見後不說二話,打了七、八個耳光,把我押往看守所,將我背銬在木樁上,兩天一宿。後來被當地公安人員押回投入看守所。非法關押期間我被欺侮,譏笑、謾罵,受盡煎熬,他們還逼我寫保證書,我拒絕、不寫。期間因我上吐下瀉,發高燒,食水不進,看守所怕我出現生命危險擔責任,還逼家人拿2000元,家裏窮實在出不起,又多關押了半個月,後經家人說情,由2000元降到300元,是我姐姐給出的,才放我回家。

至今看守所裏還有二十來名大法弟子被一直非法關押不放,聽說現在迫害又升級──用電棒鐐銬逼迫轉化。在此我呼籲所有遭到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的家屬以及親人,趕快行動起來,以各種方式抵制壞人們的犯罪行為和見不得光的陰謀,揭露他們的邪惡本質,並強烈要求無罪釋放所有被非法關押、判刑、拘留和勞教的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