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省巴彥縣獄中大法弟子給妻子的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6月12日】妻:

見字如面。轉眼間分手已經一年多了,雖然這期間有兩次在勞教所短暫的會面,但沒有細說我離家後的情況,今天我略說幾句。

我2000年5月9日到縣廣場煉功被警察非法強行抓到巴彥縣第一看守所後,被送到「勞動號」,一進勞動號,那裏的犯人得知是煉法輪功的,就像是事先做了甚麼部署,讓我坐在鋪上,問我煉不煉,我說煉,他們就開始了毒打,他們怕用手打疼,就用鞋底,用腳打。把我的面部、頭部打腫了,把肋骨打骨折了,身子都翻不過來。10日上午,另一名大法弟子被帶到我住的號內,我嚇了一跳,他比我還慘,面部被打變形了,兩眼充血,走路都很難,腳上還帶著鐵鏈。我仔細看,他背部衣服上還有一個大洞,原來是被長距離拖而造成的。我問他因為甚麼進來的,他說,公安局長派人到他家去說:局長找他談話,到局裏後說是因為他寫了上訪信,中央來調查他所寫的是否是事實,已到他的單位調查完了,局裏怕他再上訪,就把他送進了看守所,並遭到看守所管教及一些犯人的毒打。後來我知道,他被打折了三根肋骨,小便失禁,每天在號內我倆翻身、起床都互相幫忙。就是這樣有時還會遭到犯人的大罵。我一次被法治科提審,他們問我煉不煉了,我說煉,後被送回勞動號,一個刑警隊的公安人員把我號裏一個犯人叫出去,半個小時後,那犯人回來對我更兇,並說,「政府」說了,對他們這樣頑固的,留口氣就行了,我聽後,才明白他們所以這樣逞兇的原因,是因為背後有公安的指揮和慫恿。我更加堅定了正念,生死對我來說早就無所謂了,這樣,我用我的生命堅持著自己的信仰。

3個多月後,我被非法強行教養,被送到了一面坡勞教所。教養所裏對不轉化的大法弟子很野蠻,強迫參與一些超越我體力的勞動,我以前從來沒幹過體力活,你是知道的。我把心一橫忍了過來。在一面坡集中營,我多次因為拒絕轉化而遭到幹部和集訓隊班長的打罵和折磨。12月5日被轉送到綏化勞教所,這裏沒有了強制勞動。但對不轉化的,實行更野蠻的迫害,兩個普教日夜看管。白天面壁反思。一坐就是十多個小時。4個多月,就這樣走過來了,現在我一年的勞教期已過,5月8日,我已滿期,可是壞人說:因為我不轉化,我還要被加期一年。司法部的文件是加期不得超過勞教期的一半,可是到了我們法輪功學員身上,就變成了一倍。所以,這一切是無處說理的。

以上就是我一年多來的簡單經歷。今後的路還很長,我會用生命去譜寫那生命壯麗的篇章,所以希望你不要再為我的事勞心,好好照顧好孩子。走好自己的路,祝你如意。

另外,請你注意,對到家打著我的名義的人,要多加小心,不要給他們任何機會。因為這裏發生了解教的普教到大法弟子家中詐騙的事。

向家中的親人、朋友、及關心我的人問好,請放心我們一切都好,做好你該做的一切。

樸真(化名)
2001年6月10日

犯罪分子錄:
巴彥縣第一看守所所長:黃臣
巴彥縣第一看守所副所長:任德尊
巴彥縣第一看守所看守所電話:(0451)7521097
巴彥縣公安總機:(0451)7521069;(0451)7522805
巴彥縣原公安局局長:曹學貴
巴彥縣現公安局局長:李慶久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