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親,一位普通大法弟子的修煉故事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6月12日】媽媽是一個普通而堅定的大法修煉弟子。從去年六月至今,她一直在外流浪,下落不明。她以她的心和行動證明法的神聖和偉大。

媽媽當初踏入大法的門,是源於祛病健身。在這之前,她是個徹底的無神論者,但是多年來〝與天鬥,與人鬥〝坎坷磨難的生活,除了使她落下了一身的疾病,就是對生活的絕望。四十幾歲就病退在家的人,到五十歲就把自己歸納成〝等死隊〝一族。

〝哀莫大於心死〝那時在我的眼中,一生爭強好勝的媽媽是個非常可憐的人,我也實在想不出甚麼方法可以使一個並不算太老的她得以慰藉寥生,除了靠錢表示我的孝心之外。那時我以為金錢可以改變一切。但我也看到錢可以使媽媽衣食無憂,卻改變不了她羸弱的身體和絕望的人生觀。

當她從一個朋友哪兒得到《轉法輪》一書,並告訴我她正在閱讀時,我還擔心她會因為「急病亂投醫」上當受騙。但當媽媽再一次南下,和我生活在一起的時候,我發現她已經開始煉功。

因為好奇和孝心,我也陪媽媽參加過大型的法會,也去煉功點學了學,當大家打坐的時候,我也跟著打坐,可不是在煉功,我睜著眼,東看西看,觀察那些行行色色的煉功人。

媽媽第一次消業,讓我感覺到大法的神奇。媽媽多來年一直有低燒的毛病,那次忽然發起高燒,她說沒事,是消業,我雖然也著急,但也說服不了她,也就由著她,加上公司正好忙,我連一口水都沒給媽媽倒過。結果媽媽居然兩天之後,就好了。

被多年形成的各種各樣觀念所桎栲的我,面對著我親身感受和親眼所見的事實,卻依然將信將疑,更加因為自己有許多明知道不好,也不願放棄的執著心而遠離了修煉。現在想一下,真是迷的太深。

媽媽成了個堅定的大法弟子。她的變化是巨大的。每一個見到媽媽的朋友都很喜歡她,覺得她有一種道骨仙風的感覺,而且很親切。誰也不能想像媽媽原來的火爆脾氣和她的糟糕透頂的身體等等。媽媽的生活確實是一直處於極其不幸的狀態中。小時因家道敗落,父親早逝,被抱養給別人;花樣年華的年齡又趕上上山下鄉,在農村一呆就是十幾年;好不容易熬回城市,丈夫又起異心,鬧騰了幾年之後,終於在那個並不流行離婚的年代離了婚;九十年代初,兒女終於長大成人,大兒子又因為意外喪生……等等一連串的打擊使得一心一意為了家庭、丈夫、兒女奉獻了差不多大半輩子的媽媽過早地衰老了,心如枯槁;加上多年積累下來的多種慢性疾病,真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媽媽的心充滿了怨恨,尤其是對父親的絕情絕意的仇恨。那些年我們即使和父親聯繫,也儘量不讓她知道,以免讓她傷心和憤怒。

自從修煉以後,媽媽真的一下子豁然開朗了,明白了許多道理。不但和醫院從此絕了緣,這讓每年夏天都得送媽媽去醫院急救的弟弟從此輕鬆了;原以為似乎老死也不相往來的父母又恢復了聯繫,媽媽還探望了當時同樣因為維護兒子而傷害她的爺爺奶奶,並接兩位八十歲高齡的老人回家住……在我去年離開家的時候,又一次體會到家庭的溫暖,那是我從小就渴望擁有的家庭氣氛。這一切都因為大法的力量,徹底改變了媽媽,媽媽獲得了一次新生,而我們的家開始像個家,再也沒有怨恨和吵鬧!這一切讓我們所有的家庭成員都感受到法的神奇和偉大。

  當大法的神奇在媽媽身上一一真實的顯示以後,和平環境的修煉結束了。這場史無前例的對法的殘酷迫害開始了。媽媽她們懷著信任政府的單純的心在4.25自發去上訪,雖然我和先生在這之後都不斷地嚇唬她,當權者一定會採用更嚴厲的方法對待他們(那時還沒意識到是如此殘酷),媽媽猶豫過,但沒有動搖,7.20以後的上訪的都是還沒到信訪辦就被抓起來,集中關在一起學習所謂的文件和看電視宣傳。媽媽老覺得她自己比較笨,悟性差。但在關鍵問題上,她還是很清楚,也很堅持。媽媽說,「師父講過:複雜的環境,我想反倒是好事,越複雜,才能出高人哪,〝你好我也好,怎麼去修煉?〝我覺得修煉會有一個大浪淘沙的過程,否則也太容易了。當然理解是一回事,做起來又是一回事。從一個和平的修煉環境一下子走到這麼嚴酷的現實中,真的是看一個人的真心的時候。

那時我們在北京,電視上整天鋪天蓋地地批判大法,接著有不少據說是煉功點輔導員的人在電視上出現,開始「聲淚俱下地聲討大法」。當權者的這種地毯式,轟炸式,一言堂的宣傳確實可以欺騙許多人。7.20以後,因為輔導員被抓,大家缺少集體學法的環境,所以在我們家恢復一週三晚的集體學法;那時很多同修就表現得很有智慧,來我們家時,都已經懂得採取繞路等等方式,不給監視他們的邪惡之徒以機會,使大家在那樣艱難的環境下有一個安全的交流和學法的地方,外地學員到北京也希望有機會和北京同修交流。那時我認識了不少外地的同修,從他們身上我一次次感悟到,是大法給了他們許多人新的生命,他們對大法和師父的敬意和真修的決心,讓我感動,讓我流淚。

在經歷了江澤民集團的野蠻的白色恐怖之後,我反而慢慢開始走上了修煉的路。其實在我讀完《轉法輪》,還是明知故犯地造了好大的業。所以我一直不知道自己還是否有資格修煉。但來到了國外,居然我想做的第一件就是找煉功點,這一點我自己都奇怪是怎麼回事。現在想,可能因為 7.20 之後,在北京我還是公開極力維護大法,師父慈悲於我,才得以在短時間順利出國,從此真正走入了大法的修煉行列。

媽媽仍然留在那個極端險惡的環境裏,繼續她的修煉。

媽媽回到老家不過兩個月的時間裏,因為在北京經歷了許多事之後,在法理上的認識比較清楚;同時也和北京的許多同修有聯絡,可以儘早看到明慧資料和對當時的假經文的判斷;也通過和我的交流,及時了解國外的情況,許多當地的同修經常去我們家交流和學法。

直到有一天一個善良的人打電話告訴媽媽家裏電話被監控了,媽媽就知道她的大考驗來了。果不其然,在去年六月的某一個晚上,公安冒充小區管理處工作人員要求進入家門,被媽媽拒絕之後,五個公安就直闖上樓,媽媽和他們迎面走過。但居然沒有被認出。媽媽從此以後四處流浪,再也沒有能回過家。

說來真是師父保護。媽媽有兩次差點被抓,但最後都走脫了。公安第一次來家搜捕的時候,平常媽媽在晚上九,十點鐘,都是在煉功,偏偏那天弟弟說回家吃飯,才等到那麼晚,而沒有煉功;又偏偏公安弄巧成拙,要冒充管理處收管理費……看起來有這麼多個巧合,才使媽媽能機智地離開。

第二次,是媽媽流浪在外面,被弟弟找到。而那時公安通過不斷48小時傳喚拘留不煉功的弟弟,整夜整夜不讓他睡覺,逼他找到媽媽。弟弟在人身和工作都受到嚴重騷擾的情形下,又落了個幫大法弟子傳遞互聯網消息的把柄在公安手上,公安威脅他要給他判刑等等,把我那個從小就膽小的弟弟逼得快崩潰了,他出賣了媽媽。但又一次被媽媽走脫。

在媽媽被逼流浪在外的差不多一年時間裏,我和媽媽的聯繫很少。大部份都不知道她到底在哪裏,狀況怎樣?前一段時間曾聯繫上,才有了一些溝通。媽媽說自己經歷了獨修,雲遊,和同修一起講真相的種種過程。有一陣子,感覺自己好苦好苦。斷了和外界的一切聯絡,更看不到師父的新經文和明慧網的消息,全靠自己對法的堅定和不斷讀法煉功堅持著;但每當知道獄中的同修的磨難時,才覺得自己的苦實在不算甚麼。

對媽媽來講,真的不容易。(像我在國外這麼舒服的修煉環境,還需要常常和同修交流或依靠明慧網來支持自己保持修煉的狀態)。媽媽並不是一個多麼聰明的人,修煉中的很多法理從表面上有時她似乎還沒有我這個原來不修煉的明白的快。除了身心的變化外,也沒聽媽媽提起天目是否開了,可以從感性上進一步證實大法的神跡等等。但媽媽修得很踏實,她嚴格按照師父的教誨「多看書,多學法」,一有時間就讀書煉功,從不間斷。面對我的懶散,媽媽常常用師父的話〝修煉是嚴肅的〝來點醒我。我也看到媽媽確確實實在嚴肅地修煉著。即使有時她不完全明白師父講的法理,她也一樣從她當時可以理解的層次認認真真的對待修煉中碰到的每一件事,嚴格以〝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修煉以來,媽媽的的確確放下了不少執著心,放下了多年的仇恨,變得寬容和容忍;但親情始終還是一大障礙。弟弟是和媽媽感情最深的,也是媽媽很喜歡的,因為大弟弟的過世,對媽媽打擊很大。所以小弟弟就成了家庭的中心和寶貝。有個甚麼事,大家都擔心的不行。何況媽媽離家的時候,弟弟的女兒剛出世一個月不到。小女孩特別乖巧和可愛,當她還在娘胎,媽媽就有意要帶她修煉(媽媽說她也知道其實這也是一種執著);而且因為媽媽,弟弟受到的牽連很大。他雖然不修煉,但也一直挺支持媽媽的。現在似乎一切的難都落到弟弟身上,不但親朋好友不能理解,就連有些修煉人也勸媽媽回去,符合常人狀態等等。媽媽並不是害怕被抓起來,她只認一個簡單的理,不能順應邪惡的勢力的安排。公安也通過弟弟軟硬兼施,說回去只是結個案,寫個悔過書,不會怎麼樣的等等。

在強大的親情牽引下,媽媽還是再一次選擇了離開。

媽媽沒有和我詳述她這一年的遭遇和她在正法過程中默默發揮一個大法粒子的竭盡所能的作用。但我知道她放下了親情這一頑固的執著心,也放棄了舒舒服服的居家生活,選擇了奔波流浪的日子;也放下了多少年來對錢的執著,雖然自己在外流浪的生活根本沒有保障,卻把自己僅有的幾千元拿出來買複印機等等。一直默默地機智地和其他同修一起為〝揭露邪惡,講清真相〝而努力著;因為在外生活的窘迫,也有朋友勸她想辦法出國。我也建議過。但媽媽說她原來也想過出國,現在不想了,認為〝在哪裏都是一樣的修煉。無論如何我堅修到底,法不正過來,我也就不會回家。」我感受到媽媽人格的偉大和大法賦予她的真正的力量和勇氣。我知道在國內還有很多向我媽媽這樣普通的修煉者,他們默默地堅定地修煉著,不畏懼邪惡,也不向邪惡妥協,更不順應邪惡。在正法過程中,發揮他們每一個粒子的作用。

像我的小阿姨,她是九八年底才走上修煉的路。她和我差不多的年紀,是黨員。在常人中有著很好前途和和睦家庭。她其實原本更是個無神論者,雖然也看到媽媽的變化,但似乎從來也沒想過修煉。直到媽媽有機會和她們住在一起,而阿姨又得了很嚴重的婦科病,被懷疑是癌。媽媽鼓勵她看一看《轉法輪》,阿姨一邊看書一邊止不住的流淚,她也不知道是為甚麼,但她開始接受了大法,和媽媽煉功,從此她沒有去過醫院,給單位節約了好幾萬元的醫藥費,這是全單位都知道的事實。

有一段時間我很擔心她的狀況,擔心她會放棄修煉。現在我知道因為她本是單位遠近聞名的大法修煉者,又因為媽媽一直在被查捕中,阿姨的電話,電子信箱全被監視,尤其和我這個海外修煉者的聯絡,更成了公安的關注對像。但實際上,她沒有放棄過,一直利用智慧在「講清真相」。最近因為散發真相資料,被判勞教一年。聽外婆講,她就是不放棄,關了快兩個月了,也沒讓家人見面,具體情況不清楚。八十幾歲的外婆就兩個女兒,現在一個一直下落不明,一個被抓。好在外婆他們都知道大法的珍貴,雖然很傷心,但也沒講大法半個不字。老人帶著十來歲的孩子,自己承受著。在國內這樣的修煉者很多,這樣的家庭也很多。

我在國內認識的大法弟子,媽媽屬於極少的沒有被抓到的。現在她又和我失去聯繫了。她又一次放棄了安全和舒適的朋友的家,投入到「揭露邪惡,講清真相」的洪流中。我的心也在家人和同修所遭受到的殘酷處境下不斷地被修正著,從不理解、擔心、害怕、憤怒到現在的對大法的越來越堅定和對所遭遇的一切的坦蕩蕩的心情。

我不再像開始那樣憂心著媽媽,阿姨以及家人的安全。從媽媽和其他同修的身上,我深深地體會到他們無私無我的境界,他們放下的是自己的小我、小家,為了讓更多的無辜被矇騙的人們有一個認識宇宙大法的機會,從而使他們的生命有一個美好的歸宿。面對著國內那麼殘酷的對法的迫害,每一個不欺騙自己,也不想欺騙別人的大法弟子們,都很清醒地認識到可能僅僅因為他們不願寫一紙並非出自真心的所謂〝保證、悔過書〝,他們面臨著常人中最大的損失,但大法和師父給予他們的又怎麼可以用這些眼前的利益來衡量呢!他們又怎麼可能放棄這樣一個給他們和眾生帶來永恆的生命的法和師父呢!

越來越多的人們開始理解我們修煉人。連一直反對我們這種不向邪惡妥協做法的不修煉的先生,有一天也終於發自內心的說:〝我覺得媽媽和阿姨他們真是很偉大,很令人敬佩!〝八十幾歲的奶奶面對目前家又不像家的處境,都知道這是江澤民造成的(我還從沒有和她講過),奶奶還安慰我說:〝你媽會活著回來的,她是好人。」

感謝師父給我們這麼多迷失的生命帶來新的希望!感謝師父為我們這麼多業力深重的生命所承受的一切!

謝謝媽媽引導我走入修煉大法的路,讓我的人生有了前所未有的意義!謝謝所有國內外堅定實修的同修!謝謝大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