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正念,清除邪惡」座談討論會摘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六月一日】 這一天,「放光明」小組的成員在拍攝完最近兩次大法弟子集體發正念、全滅三界內一切破壞大法的邪惡勢力的節目後很有感觸。下面就是他們在一起的一個小型經驗交流:

弟子A:我已修大法兩年多了。這兩年來,自己不算是精進弟子,很多執著沒去。但在師父的慈悲和大法的圓融下,我體悟到了能在主佛正法時期中修煉的萬幸,我堅信師父所說的一切。當我明白這一生的目的時,我的生命中已不能沒有大法,我雖算不上合格的大法粒子,但我願無私無我地在看不見、感覺不到的修煉狀態下緊跟師父。

大慈大悲的師父已為弟子們承受了最險惡的時期。正法已到了最後的關鍵時刻。"發正念"是師父再賜弟子們機會來再建威德。我等到了萬載的神聖時刻終於來臨,用這次機會來彌補以前的過失。

目前兩次發正念活動之前,我感到如果我自己是骯髒不純,那我將發出的消滅邪惡之念一定不正、不純,效果不會好。我就用師父和大法所賜的能力發正念先銷毀自己骯髒的思想和執著。每當思想中有任何念頭和執著閃出,我會用正念銷毀自己這不純之心,從而有效的發現,雖然利用我執著心沒去而鑽我空子最後囂張的魔會干擾,但我一旦發念去自己不好的東西之後。那些銷毀了的已偏離"真、善、忍"的壞東西不會再次在我思想中復出。當我心無他念時,我感到當我發正念消滅三界內所有邪惡和舊勢力時,後腦裏會發出無限光芒。我心無他願,只願"法正乾坤,邪惡全滅"。

弟子B:我想談談人與神。修煉的人難免有時會有人的一面,也有神的一面。難就難在遇到問題時,能想到用神的那一面來思考問題,從而解決根本問題。而用人的想法解決問題是一個永遠達不到圓滿的方法,而且往往都有尺寸、有限度,而且是有漏的。

修煉人能夠放下自己的價值觀念、個人的重要性、多種的執著心、自私的心理,從中慢慢意識到神的那一面。就在此時,走出自己所在的框框,那時就會用神的一面而從法上認識到問題的根本,魔自然而然就無可鑽任何空子。何為魔呢?任何事物、思想能起到抑制你的神的那一面,從中干擾你的思維、你的肉身、以致永遠用人那一面想事情。往往這時人都會感到我的方法、想法沒有不妥、不對之處,這時的人已是被魔所利用和欺騙。而用神的一面是恰恰相反,因為神永遠沒有人的感覺,沒有甚麼好壞之分。對於神來說,這些感覺出發點都是為私,而神是無私、無我、無為的,處處想到別人,為宇宙的整體、用無限無量的慈悲,以及大忍之心來處理事情。然而,發正念除邪魔是一件多麼重要和殊勝的事啊!因為這時身為一個修煉的人可以用自己神的那一面來除盡邪惡,從而捍衛這宇宙中無數的生靈。我們一定要堅定的用神的那面,發出我們最純正的一念來除盡邪惡。任何干擾都不會影響到神的。我們一定要齊心合力,一起同心發正念。一起抵制、消除邪惡。每一個大法弟子都是大法的粒子都是很重要的。

弟子C:在公園集體發正念除惡,正當雙手結印,清除自己的思想業及外來干擾因素時,來了一群小孩,由他們的幾個老師帶領著,在一旁大吵大嚷的。此時,突然想起西遊記白骨精那段故事:白骨精化做一個老人,這個障眼法欺騙了大家,但卻瞞不過孫悟空的火眼金睛,於是孫悟空便對化成老人的白骨精大打出手。唐三藏、豬八戒及沙悟淨卻被表面那層皮給矇騙而阻止孫悟空,且對他百般誤解。做為一個神,要明白事物的本質,做神該做的事。

立掌於胸前,全身熾熱無比,頭,前額,有種奇特的感覺難以言述。隨著正念發出,感覺越強烈。也許正在群魔亂舞中揮劍除惡……何不使出雷轟炸?先將癩蛤蟆炸了……法輪也隨著正念發出,為法正乾坤而奮戰著……師父說過,我們是未來的佛,道,神,而現在的我們正向各自先天最高位置昇華……頓時,感到自己光芒四射,已將邪魔熔化……

魔,它們就是毒,就是壞!在做垂死掙扎時,還要壞一把,鑽空子。有些大法弟子似乎還沒理解師父要弟子們除惡的真正涵意,其實這些邪惡只要師父看一眼,它們馬上就滅掉,為甚麼要我們弟子們來做?其實,就是給我們機會,也是幫我們從人中走出來。

師父說的話就是法,既然師父都說了大法弟子發正念可除惡,為甚麼有些弟子們還對自己的能力懷疑呢?而這個懷疑是不是因為被人的觀念所障礙,還是對法的不信任呢?在這關鍵時刻,希望同修們深思!

弟子D:我所在的煉功點有一個天目一直開著修的老弟子,最近以來他經常去各處用功能消滅邪惡,尤其是消滅那些中國總領館背後的邪惡勢力。他能清楚地看到大家在正法的活動中所發出的各種各樣的法器,也看到部份弟子用人的一面來看待自己周圍的一切,心不靜,念不定,影響了自己神的一面。他說天目開著就不好修,魔會使用各種辦法來干擾。而他每一步的提高都是從悟中而不是天目中得到的。因此他經常提醒我要在天目鎖著的修煉狀態中提高悟性,把自己按照神的要求,把大法放在第一位。

我感到師父一直把弟子們當作神,而我們自己悟性不好的時候卻總是相信肉眼所見,低估了自己在正法修煉當中神的威力,對於那些附著在常人甚至弟子身後的惡魔警惕性不高,對於惡魔們對我們「發正念,根除邪惡」的干擾也沒有用自己神的一面來「形神全滅」地消滅他們。那些魔鬼即使表面上還能動,其實已經甚麼都沒有了。

最後我認為我們鏟除邪惡,就要從大法對我們的要求上,敢於面對自己尚存的執著、業力和一切不符合大法標準的不好的東西,把他們徹底鏟除,包括鏟除對於圓滿的執著。真正做好一個宇宙的捍衛者,大法的保護神。

弟子E:我雖然是關著天目修,但經過與弟子們交流,學法,又從師父的新經文中得到啟發。師父再次指出大法弟子們都是有能力的,信在先,悟在先有堅強的正念,除惡的功效才能倍增。

有個弟子指出,全宇宙的高級生命都看真修大法弟子是神,如果弟子本身看自己還是人,那他就是人,就做不了神的工作,也就沒有能力除惡,而除惡這件事是十分神聖的,是師父再次給予弟子們在正法修煉中促使弟子們向上昇華的最好方法,所以也最難。

對於有些天目閉著修的弟子們必須面對著看不見的邪惡勢力,用念力去硬碰硬地打,就可能會有某種程度的困難。難才昇華得快,難才能體現出威德。這是師父為弟子們最好的安排。

弟子F:我初步感受到了偉大的師父給予我們的是甚麼。除了無限的福德和生命的永恆外,他真正給予我們的是「境界」,是神的境界。而這個境界就是無私無我。為宇宙的真理和眾生可以捨棄生命。而個體生命存在的意義也就是為了這個境界。在這個境界裏,生命別無他求。哪怕在正法中正與負的交戰中立即與魔同歸於盡,哪怕永遠生存在暗無天日的世界裏為最終的黎明奮鬥而付出一切,哪怕是這樣,我都是最幸福的生命。我心中充滿了無限感激。

我對一位同修印象最深的一句話就是「你的信有多大,這個法就有多大。」我感覺這句話一下子打入了我生命的微觀。那種踏實、喜悅、振奮和無比自由的感覺超越人的一切認識。

後來在跟幾個弟子的交流中,一弟子說道:「現在全宇宙都不把我們當人看,只有我們自己把自己當成人。」我們當時都深有同感。當我們自己把自己當成人時,我們就真的會被人的這層理所制約。其實師父在《轉法輪》中早就告訴了我們這個法理。在轉法輪186頁中寫道:我們做為一個真正的煉功人,應該在很高層次上看問題,不能用常人的觀點去看問題,你認為是有病的時候,那可能說不定就導致有病了。因為你一認為它有病的時候,你的心性就跟常人一般高了。當我們發正念,鏟除邪惡時,因為看不到就不相信自己的力量,這就是人的思維,因此我們就降到了人的層次,也就真的沒有那麼大的力量了。

師父在最新的加拿大講法中講道:「大法傳出來之後是分兩步走的:第一步是在正法中確立大法弟子」我理解,在這個特殊的歷史時期,我們不僅是宇宙中正的力量的一份子;師父是把我們確立為正法時期的擔任正法責任的粒子。作為這樣的粒子,我們生命的全部意義就在於跟上師父正法的進程。傾盡所有滅掉宇宙中一切阻擋師父正法的因素,鏟除一切邪惡。而修煉的因素在正法過程中的體現就是我們要滅掉自己身上不符合法的部份。這不僅僅是個人修煉。因為我們是正法中的一份子。我們的不純會影響到正法,會影響到整個宇宙。滅掉一切不正因素,包括自己身上的,這是正法中粒子的偉大責任。

我感覺,現在我們「人」的觀念是阻擋我們的最大因素。這些「人」的觀念不同於思想業。他們可能是在漫長的人生歲月中形成的自以為「正直」、「正確」的價值觀念、思維方式。如果用這些去衡量大法中,特別是正法進程中出現的情況,一定會有覺得不符合、不能理解的地方。這時就要看一個人敢不敢於放下自我,放下人,轉而用神的思維去看待這一切。我感覺,如果能放下自我,完全站在「真善忍」的角度,從宏觀來看待今天的一切,會一目了然,沒有任何不理解。

弟子G:正法修煉與提高,必須衝破人的殼

當我們在做神的事時,那其實就是在圓滿著自己的一切。因為神不能永遠做人的事。現在是特殊時間,大家都在做著最神聖、自己最想做的事,自己的責任,一個神的責任,在為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負責,那麼在我們發正念時,那就是我們在做著我們的本職。在師父給予的機會中,發揮著我們本能的力,做著我們該做的事。

當同修們敘述著另外空間的觸目驚心,血流成河,這個空間的更新,師父為了眾生而承受的這一切的一切,我們懂得了慈悲為甚麼能融化金剛,正念為甚麼能化滅邪惡……我們為了眾生的美好未來而感到欣慰。

妖魔們的狡詐已在這個空間中反映得淋漓盡致,它們臨死前還做著各種破壞,那麼對它們是沒有甚麼客氣的,它們得到的就是它們應有的惡果。

在我們用正念滅著自己不好的一切,清理著迫害大法的全部邪惡時,我們也同時感到向上的昇華,偉大師尊的慈悲,未來一切的美好。我們會做得更好,因為我們是師父的弟子,因為我們曾經有過神聖誓約,因為我們可以不要一切,但一定要捍衛這宇宙大法。

讓我們共同提高,破除這層殼,走好這最後的一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