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浠水縣暴徒李勛華、甘世濤毒打大法弟子的犯罪記錄(附「十問」)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5月7日】2000年7月10日,浠水縣幾十名法輪大法弟子,為證實大法,來到廣場參加煉功活動。

7月14日,公安局找到線索,上午八點將我帶走。一進公安局的院門,惡警李勛華、甘世濤就將我「架飛機",我的頭幾乎擦著地,連拖帶拉到三樓。他們叫我坐沙發上,甘世濤用腳猛踢我的頭,覺得不過癮,又踩住我的臉抵在牆上來回碾,並狂叫:「你們為了煉法輪功不怕死,我鎮壓法輪功也不怕死,連命可以不要,我不相信善惡有報。」

打了一陣子,他們又叫我跪下,我堅決不跪,並說:「我沒犯法,是修真、善、忍的,是修佛修道的人,憑甚麼向你們下跪。」兩個惡警撲過來使勁把我往下按,我還是堅決不從。糾了好長時間,無法使我屈從,他們就又大打出手,又用皮帶抽,皮帶的金屬扣子打在我左眼上,鮮血一下噴到二米以外的地上。頓時左眼全被血糊住了,甚麼也看不見。嘴裏含滿了血,他們要我吞下去。吐在地上的,惡警甘世濤強迫我脫下衣服擦乾淨,不准留痕跡。擦完後我慢慢地站起來,他們兩個就站在不同的方位,將我的頭當耙子,擺著姿式練拳擊,足有80次以上,手打痛了就歇一會再打。一直折磨我到吃中午飯才停下,把我送進了看守所。

7月16日,李勛華、甘世濤又把我帶到公安局,在場一共有七個警察,一個說:「這次不打你,你自己說清楚這次煉功活動的組織情況,如果態度好,交待清楚,馬上放你回家,不讓你在這裏受苦。」我說:「煉功是我組織的,功友的名字我一個也不說,要殺要剮你們看著辦,我師父告訴我『生無所求,死不惜留;蕩盡妄念,佛不難修』。我們出來煉功是告訴世人,法輪大法是正法,江澤民等壞人迫害我師父。」他們七個同時大吼:「住口!」甘世濤叫喊著:「跪下。」其餘六個也氣勢洶洶地撲過來,大打出手,高聲叫罵,滿嘴髒話,不堪入耳,有的抓住我頭髮,有的扭住我的手,拳頭和腳雨點般地落在我頭上、身上,我身上每個部位都有傷,鮮血從口裏湧出,吐也吐不完。甘世濤不准我吐在地上,就拿來一筒衛生紙,一團團的衛生紙都被鮮血染紅。

他們打得筋疲力盡,一個個喘著粗氣,甘世濤說:「你的頭太硬了,我的手打痛了。」他就找來了一根椅子腿,又開始邊打邊罵髒話。

我這時的心裏反而越來越平靜,師父的《洪吟》「無存」在耳邊縈繞,我悟到這是我放下生死的時候了,就是今天被他們打死了,也要以生命來護法。

打到吃午飯的時候,他們都叫嚷著肚子餓了,下午再接著折磨我。

下午,這些暴徒又紅著眼睛來了,大聲吼叫:「你想清楚沒有,說是不說,你何必替別人承受呢?如果不交待清楚就判你兩年勞教。」我說:「你們甚麼都幹得出來,好人當壞人打,壞人當好人,善惡不分,我知道怎麼做,你槍斃我都不怕。」

他們看到我這樣堅定,想撈點東西的希望破滅了,就說:「煉功的問題今天就到此為止,明天再說。你只說『十問』是哪兒來的。」我不開口,他們又吼起來:「你還敢十問XX黨,膽大包天。」說著像瘋了一們再次大打出手,邊打邊罵。我一邊承受著一邊說:「我們煉功是護法,是要歹徒江澤民還我師父清白,還法輪功清白,釋放被關押的大法弟子,還我煉功的權利,不管誰迫害大法必遭報應,我抗議你們的暴行。」

他們折磨我一直到下午四點多,精疲力盡才罷休。這就是一群「人民警察」一天的工作日程。在整個提審我的過程中,他們說不出一句人話,講不出一絲道理。除了打罵,就是恐嚇,我聽人說他們是頂著國徽的流氓,真是恰如其分,他們已完全淪為無頭腦的暴力機器。

晚上,在監號裏我想:明天再提審,我乾脆一個字不說,並下決心絕食,放下一切。

第二天,姓甘的一行三人來提審,他們說:「你今天交待清楚。」我堅定地說:「該說的已經說了,你們看著辦吧,我已經做好任何準備。」這時他們一震,然後笑了說:「今天甚麼不問了,只問你一件事:你們為甚麼連死都不怕?你們上北京,到廣場集體煉功是為了甚麼?」一個公安叫我坐下來談,甘世濤扭臉出去了。我忽然改變了昨晚的想法,覺得這是正法、講真象的好機會。我就開始說:「我們出來煉功,到北京上訪,是本著善的行為向政府、向人民講清法輪功的真象。為了師父的清白,為了大法的清白,為了真理。我得法前身患絕症,醫院診斷結果說我頂多能活5─6個月,回去準備料理後事。當時,我絕望的心是一般人無法理解的,只感到人生的路到了盡頭。就在我最痛苦,最絕望,精神受到了巨大折磨的時候,幸運地遇到了大法,師父一次次給我清理身體,才有我的今天。深入學法後更懂得怎樣做一個道德高尚的人。從此永遠擺脫了病痛的折磨,思想也變好了,更重要的是知道了當人的目的──返本歸真。然而,這樣一部濟世救人的佛法卻被江澤民等壞人誣蔑,多少好人被抓被打,被開除公職,被判刑、勞教、罰款。很多善良的百姓被顛倒黑白的輿論工具矇蔽,不知道真象,從而與大法擦肩而過,我真痛心啊,我的心在流血。昨天你們折磨我,而就在隔壁,我聽到你們在審訊我的兩個女兒,大的13歲,小的才11歲,你們恐嚇、逼供兩個小女孩,讓她們聽到你們折磨我、打我時的拳腳聲和叫罵聲,還有人性嗎?這是人民警察做的事嗎?」

講這番話的過程中,他們聽得很認真,我接著說:「不管你們怎麼打我罵我,我還是向你們洪法,講真象。」他們沉默了。

在送我回監號的路上,他們對我說:「你準備早點回家,這不是你呆的地方。」這次我被關了20天,罰了2000元錢。

今天我寫出受毒打的經歷,是要揭露邪惡的暴行,是「清除民眾頭腦中被邪惡的造謠與假象的毒害,是在挽救人。」同時給那些喪心病狂的江氏走卒敲一個警鐘。當正義之劍揚起時,法律同樣可以制裁他們,歷史上陷害忠良、為虎作倀之徒都是在可恥中收場。說近點,文化大革命中那些整人的人,從上到下有幾個逃脫了?有幾個沒有遭報應?

無論是法輪大法學員,還是善良的百姓都要清醒,邪惡之徒們已都在被清理之中。他們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已觸犯了:
一、《憲法》第38條:公民人格尊嚴不受侵犯。第41條:公民上訪自由。
二、《民法》第98條: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權。
三、《刑法》第十三條:1.非法剝奪公民信仰罪;2.虐待被監管人員罪;3.侮辱誹謗罪;4.非法搜查罪;5.故意傷害罪;6.非法拘禁罪;7.刑訊逼供罪;8.侵犯通信自由罪等。

在法到人間的時刻,邪惡之徒將承受他們所幹的一切,這是他們擺脫不了的必然。

大陸大法弟子 2001年5月



附:法輪大法弟子十問

一、 是我們搞X教,還是「真、善、忍」就像一面鏡子照到邪惡江澤民的「假、惡、暴」的本來面目而惱羞成怒失去理智迫害大法?
二、 是我們搞政治,還是邪惡江澤民別有用心把政治當成一頂大帽子,扣在法輪功頭上對其大打出手,逼迫放棄信仰,使憲法變成一紙空文?
三、 是我們反人類,還是邪惡之徒將遼寧馬三家勞教所十八名女大法弟子衣服脫光丟進男牢,喪盡人性,喪盡天良,卻得到邪惡江澤民政府的嘉獎和表彰?
四、 是我們反科學,還是邪惡江澤民不顧億萬民眾煉功後,身體健康,道德回升的事實在電視、媒體中捏造1400例而閉著眼睛反對大法?
五、 是我們反人民,還是邪惡江澤民造謠的輿論工具顛倒黑白、混淆是非,製造自焚事件栽贓陷害來欺騙人民?
六、 是我們師父斂財,還是邪惡江澤民縱容腐敗,隨意打白條罰大法弟子款,哄搶大法弟子的財產?
七、 是我們反政府,還是邪惡江澤民出於妒嫉,發洩私憤、公然踐踏法律、瘋狂迫害善良百姓,敗壞人民政府的形像?
八、 是我們擾亂秩序,還是邪惡江澤民濫用職權,發動「文革」式的運動、挑動群眾鬥群眾、打壓良善、造成社會導向混亂?
九、 是我們不要家庭,還是邪惡江澤民亂抓無辜造成骨肉分離、流離失所、家破人亡?
十、 是我們不顧親情,還是邪惡江澤民採用離間、株連等流氓手段,利用親情作籌碼脅迫、威逼強制大法弟子放棄修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