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心裏喊出「法輪大法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5月30日】李老師的「法輪大法」也不是那麼容易得到的,退休後我跳了半年的「老年迪斯科」,旁邊就是煉「法輪功」的,我無動於衷。

98年11月,原軍分區司令員的愛人常大姐從外地來住我家,給我介紹「法輪功」,問我學不學?當時我說「學不學都行」。第二天一大早帶我到煉功場上教我煉功,煉完功又找人幫我請老師寫的《轉法輪》,吃過早飯她就走了;從此我就開始學法、煉功。

剛開始每天早上六點準時去煉功點和大家一起煉一個小時動功,下午下班後回家打坐半小時,也曾去百貨大樓前弘過法;那段時間感覺真好。上班有空就看書,老師開始給我清理身體,看一會書就得上廁所,比平時次數多的多;經過一段時間修煉,身體狀況明顯好轉,頭不暈了,心情很愉快。一切煩惱都拋在了腦後,上五層樓非常輕鬆,好像身體輕飄飄的。

老師給我清理思想,清理身體,清理環境,煉功時叫著我的名字讓我往前站;午休時當我快睡過時間時叫我起床,「老林,老林」是老師的聲音;當我修剪花枝時將好葉子也剪掉了,當我轉身站起時頭碰牆上很痛,讓我明白不能殺生。老師怕我不堅定,有天早晨5:50,我出來煉功,走到車棚門口,見到一個50多歲的老婦人坐在水泥台邊,右手托著頭臉向左側低頭沉思狀,身穿舊社會那種蘭地白花衣裳,圍著打折的短圍裙,像南方水鄉人的打扮,像演「雙推磨」演員穿的那種衣服;當時我見到後感到很奇怪,心想現在怎麼會有這種打扮的人?心裏有點怕,但還是頭也不回地往前走去煉功場了。

第一次放老師的講法錄像,不會使用機器,叫小兒子教我,他挑好電視機後用一盤他平時看的甚麼「孤……」我一看片名,很生氣,說不看這個,立即感到有手在我胸腔內心臟處抓了幾下,從此我的冠心病沒有了,原來在醫學院住院做ECT診為冠心病,心肌供血不足,心臟收縮功能差,厲害時夜間平臥憋醒,需坐起聞「冠心蘇合香丸」,服地奧心血康,復方丹參片,平時口唇青紫,指甲甲床發紫,煉功後甲床變紅,口唇變紅,不胸痛,不胸悶,也不覺氣不夠用了。

我患有慢性腎病,腎炎20餘年,最重時伴有腎性高血壓,(原來基礎血壓110/70,有時90/60),犯病時升到140/90,頭痛頭暈,面、手、腿均指凹水腫,尿化驗蛋白3個+,紅細胞4個+或呈紅色洗肉水樣,白細胞3個+到4個+,有多種類型。69年在153醫院看病,門診醫生不相信化驗單是真的,又重新化驗一次,結果一樣,讓我住院治療,後緩解十年又復發,好好壞壞浮腫不斷,每次查尿總不正常,每當流行感冒,我必然跟著感冒;老中醫給我診完脈後說:「以後回家休息,甚麼活都不能幹了,連拖把、洗菜、洗衣、做飯等活都不能幹了」。自己學醫的對慢性腎病的結局也知道-腎中毒死亡-腎性高血壓腦溢血死亡,自己成了廢人了,心中非常悲傷;我又是過敏體質,很多藥物都不能用,青黴素皮試休克過,用藥選擇餘地不大。沒辦法求助中醫,連服100付中藥湯藥,化驗尿還是不正常。

自從修煉「法輪功」腰酸、腿疼、頭暈、眼花、睡不著覺、吃不下飯、便秘、全身浮腫等症都消失了,修煉前天還不太冷就開始腰背部像灌涼水樣,手腳冰涼,每晚睡前用熱水燙腳,否則一夜腳都熱不了。煉功後腰熱腿熱全身熱乎乎的,連腎化驗都正常了,化驗員都說「這個功真神奇」。近兩年幾乎都不用吃藥了,身體好好的,不少人都鼓勵我繼續煉功。

通過修煉我知道老師大慈大悲為我們做了很多,付出了很多,承受了很多,真切地體悟到大法的神奇和威力無比,我從心裏喊出「法輪大法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