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三河市張子華、藏野等二十餘名暴徒的犯罪記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5月24日】

目錄:
燕郊地區犯罪分子錄
之一:鐵三局對大法弟子的迫害
之二:一位老年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事實
之三:燕郊公安分局慘無人道
之四:壞人一意孤行終將受到懲罰
之五:一個普通的農家婦女的遭遇
之六:暴徒酷刑折磨大法弟子

************

燕郊地區犯罪分子錄:

昝慶才 燕郊公安局分局正局長 手機:13903163052
張子華 燕郊鎮政府黨委書記、政法書記 燕郊二街
崔曉燕 燕郊鎮政府 工作人員
楊福文 燕郊公安局分局 隊長
楊希忠 燕郊公安局分局 隊長 大定福村 手機:13903164642
田曙光 燕郊公安局分局 隊長
劉亞路 燕郊公安局分局 隊長 宅電:(0316)3213689
劉XX 燕郊公安局分局 副局長
郝佳偉 燕郊公安局分局 幹警
郝曉全 燕郊公安局分局 幹警
曹佳利 燕郊公安局分局 幹警
周軍 燕郊冶金局 幹部
劉建全 燕郊冶金局 幹部
苟建設 首鋼燕機廠 保衛科 宅電:(010)61596948
楊春平 燕郊鎮朱店村 原村書記
李永芹 燕郊鎮朱店村 原村書記
李振福 燕郊鎮朱店村 原村副書記
劉廣生 燕郊鎮朱店村 治保主任
鄒守禮 燕郊經濟技術開發區 王各莊書記
郝仲武 燕郊經濟技術開發區 局長
馬XX 燕郊經濟技術開發區 局長 電話:(0316)3313030
黃永軍 燕郊經濟技術開發區 主任
劉德海 燕郊經濟技術開發區 趙辛莊大隊書記
張希華(已惡斃) 燕郊鎮胡莊原村副書記
藏野 鐵三局線橋工程處公安分處處長
梁XX 鐵三局線橋工程處公安分處副處長
馬景龍 鐵三局線橋工程處公安分處科長

之一:鐵三局對大法弟子的迫害

1、大法弟子魏亞馨2000年2月25日去北京「兩辦」上訪,被北京公安扣留,被銬約六個小時。燕郊公安分局惡警曹佳利一邊罵一邊連著打她十幾個嘴巴,當時嘴角出血,臉上鼓起一個栗子般的包。後魏亞馨被關在三河市看守所25天,被三河市公安局罰款2000元。看守所中每天早、晚放風一次,23個人給10分鐘上廁所時間,廁所裏只有4~5個坑;23個人擠在一間又黑、又潮的小屋裏,床上睡12人,地下睡11人,每人都側身睡,被子又破又薄;每日兩頓飯,飯菜極差,黃窩頭、黃饅頭、鹹菜、白菜稀湯,可特貴;警察強迫大家買高出市價1~2倍的被褥和生活用品。魏亞馨在裏25天被扣了500元。

2000年4月大法弟子魏亞馨被惡警抄家一次。2001年元旦鐵三局惡警藏野非法把魏亞馨抓到燕郊開發區會議中心辦的非法「學習班」三天,並強行抄家,家人受株連,她的女兒和女婿被本單位停工一段時間。

2、大法弟子傅秀琴2000年2月25日去北京「兩辦」上訪,被北京公安扣留,被銬約六個小時。燕郊公安分局曹佳利一邊罵一邊連著打她十幾個嘴巴。後傅秀琴被關在三河市看守所25天,和魏亞馨關在起,她的家也當天被抄。後被三河市公安局罰款2000元。她的愛人也被本單位公安強行不讓上班。

2000年4月鐵三局公安處的梁副處長帶李偉等四人到傅秀琴家抄家1個多小時。2000年7月傅秀琴又被惡警藏野、李偉強行送到燕郊開發區會議中心辦「學習班」六天。

2001年元旦惡警藏野、李偉又想強行把傅秀琴送到燕郊開發區會議中心辦「學習班」,被嚴厲拒絕,才未得逞。2001年3月1日晚9:45分燕郊公安分局齊隊長和郝佳利一行十五人強行把傅秀琴帶到開發區幼兒園參加「轉化班」二十四天。在非法「轉化班」裏有三位功友被打,有首鋼的郝明剛、冶金的柳勇、地方的徐少尊,其中柳勇被打得很重,整個右腿又青又紫。(附有柳勇當時受迫害的照片四張)

3、和魏亞馨、傅秀琴一起上訪的還有五公司的大法弟子田榮肖,她也一起被銬、被拘留。惡警局曹佳利打完嘴巴還不停地抓,它把田榮肖的棉襖扯開,抓住她的頭髮往鐵柱子上撞,罵人的話不堪入耳。

4、大法弟子王永賢2000年農曆四月初八去北京護法。燕郊公安分局惡警楊希忠用電棍電她,雙手被銬,強迫跪著,在燕郊公安分局拘留了八天,強行罰款11000元。因她沒工作,單位從她丈夫的工資裏扣,她丈夫因此不能出去幹活。2001年元旦,本單位公安處惡警藏野等人又想強行把王永賢送到燕郊開發區會議中心辦「學習班」,被她嚴厲拒絕,才未得逞。

5、大法弟子呂寶香2000年6月28日被北京站公安分局抓走,非法拘留四天。第一天關在了廁所裏的鐵籠之中,不經本人同意強行照相、搜身,之後二十多人被關在一間十四平方米的無窗戶、又黑、又潮的小屋裏,睡在水泥地上,不許刷牙、洗臉,每天只讓上兩次廁所。2000年7月本單位鐵三局公安處惡警李偉找到大法弟子呂寶香說:「燕郊公安分局領導找你談話。」就這樣把她騙到燕郊開發區辦「學習班」六天。

6、大法弟子張立新2000年4月中旬去天安門護法。燕郊公安分局惡警齊隊長、劉亞路將她帶回,在分局拘留三天,銬了三個晚上。她愛人為保她出來,被惡警詐走7000元。2000年7月本單位鐵三局公安處惡警李偉、藏野非法強行送她去燕郊開發區辦「學習班」六天。2001年元旦本單位公安處惡警藏野、李偉強行把她送到燕郊開發區會議中心辦「學習班」三天。2001年3月1日由李偉帶路,燕郊公安分局14~15個惡警把張立新強行帶到開發區幼兒園參加「轉化班」二十四天。

7、大法弟子林桂英2001年元月因拒絕寫「不進京護法」,被本單位鐵三局公安處惡警李偉、藏野非法強行送她去燕郊開發區辦「學習班」三天。家人受株連,她愛人也因此不許上班,停工一段時間。

8、大法弟子賈豔蘋、戎蘭榮因不寫污衊大法的話和「決裂書」,被本單位劉書記、科長馬景龍、公安分處的老韓找去,他們威脅:「不寫,叫你愛人下崗,開除你本人公職……」家人受株連,家裏人被從工地上叫回來,停工一段時間。

之二:一位老年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事實

大法弟子李淑蘭62歲,學法二年多,為了助師世間行,證實大法,而深受迫害。李淑蘭第一次去三河信訪局證實大法,是燕郊分局劉亞路和她村書記劉德海來到信訪局給李淑蘭帶上手銬帶回分局的,劉亞路連打帶罵打了她一頓嘴巴,打完後罰站,關了六天六夜。

第二次去北京證實法,去了國務院。劉亞路和開發區郝局長來「接」,他們一見到李淑蘭就惡狠狠地拳打腳踢,給帶上手銬,銬得很緊,當時手就腫了起來。後來劉亞路把李淑蘭叫去審問,強行讓她跪在地上,又用腳踢她的臉,又打又罵,跪了兩個小時,第二天又罰站,這次關了三天。

大法弟子李淑蘭第三次去北京證實法,被關在大興縣的勞教所。劉亞路從那裏把她銬著帶到燕郊分局打了一頓,罰站四個小時,然後把李淑蘭關在一個鐵籠子裏六天六夜,大小便全在裏面。後來又把李淑蘭送到開發區關了二十多天才放。

今年春節暴徒們又把她抓去,李淑蘭向他們洪法,劉亞路拳打腳踢又打了李淑蘭一頓。現在每到節假日分局的惡警就把李淑蘭抓去,一關就是十天、二十多天的。

她村書記劉德海和村幹部經常對李淑蘭騷擾,兩次把她送到開發區關押,經常給她家停水、停電,扣發她每月30元養老金和年終分紅120元,李淑蘭家三輪車和自行車至今還被扣在村委會。

之三:燕郊公安分局慘無人道

燕郊公安分局隊長楊福文是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邪惡兇手之一。他對大法弟子進京上訪懷恨在心,把大法弟子張德利抓回分局後脫光衣服用小繩捆上,用電棍電他的全身,三個惡人強行把張德利按倒在地,讓他臉、胸、腿貼牆跪著。用手銬把張德利銬在暖氣片上十幾個小時。共用繩捆張德利兩次。

還有一次楊福文帶6個惡人(不知名)到家來抓張德利,張德利不配合他們的違法行為,7個惡人蜂擁而上,拳打腳踢強行把他按倒在地,用手銬銬得很緊,把肉皮硌破。用重拳打張德利臉部6~7拳,致使他的眼圈當時青紫、腫了起來。抓去分局後,把張德利關在鐵籠子裏一天一夜。

開發區局長郝仲武、副局長馬景龍、主任黃永軍是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邪惡之徒。在辦「學習班」時他們罵大法、罵師父和大法弟子,不讓睡覺,手段非常惡毒。

「善惡必報、鏟除邪惡」,這些人必將形神全滅。這是每一位大法弟子的正念。

之四: 壞人一意孤行終將受到懲罰

燕郊公安分局隊長楊福文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兇手,對上訪的大法弟子不問青紅皂白就下毒手。

大法弟子劉書琴去北京上訪,被楊福文抓回來後問劉書琴還煉不煉法輪功,劉書琴說煉。楊福文對另兩個打手說:「捆」,然後三個惡人把劉書琴按倒在地,用盡他們全身的力氣捆,累得三個惡人直喘粗氣。然後強迫劉書琴靠牆跪著,過一段時間又問她還煉不煉,劉書琴說:「煉!」楊福文拿著電棒就電劉書琴的臉、脖子和手等處。

二年來分局增多次派人看管大法弟子劉書琴,一到敏感期,不許她去北京市串親訪友,把身份證也沒收了,不給大法弟子人身自由。

二年來,分局楊福文多次帶人去大法弟子劉書琴家,每次大法弟子劉書琴都對他們洪法,講修煉以後的出現的奇蹟及法輪功對社會的好處,但他一點也聽不進去,為了自己的利益不顧別人的死活,不分好人、壞人一意孤行,這樣的人決沒好下場,最終將形神全滅。

之五:一個普通的農家婦女的遭遇

我是一個普通的農家婦女,我丈夫因犯盜竊脫逃罪被判處無期徒刑。當時有一個8個多月吃奶的兒子,還有嚴重的肺炎。一個未上學的女兒5歲多,還有一個半身不遂的老公公。當時我身體又不好,嚴重的偏頭痛、胃脹、腿疼等多種病,對我來說簡直無法支撐這個破碎的家。98年有幸結識法輪功,是他給了我重新生活的勇氣和信心。

學煉法輪功沒多久,我的偏頭痛、胃脹、腿疼等病奇蹟般地好了。而且我兒子的肺炎病也好了。在以後的日子裏,我寫信讓我丈夫在監獄裏好好改造按照「真善忍」去做一個好人。將來返回到社會上做一個對人民有益的人。這麼好的功法在1999年被江澤民一夥誣蔑後我去北京上訪,被帶到燕郊分局,惡警把我手背著扣在椅子上用鞋根狠命地在我臉上打了數下。我嘴裏流出了血(是一個叫楊福文的隊長打的)。之後又把我的書從家抄走。在以後的時間裏,是凡上訪有了名字的,他們不管你農活忙不忙,就把你抓到鎮政府。為了反對他們無辜抓人、侵犯人權的行為,有一次我們集體背《論語》、《洪吟》被政法書記打電話叫來了分局劉副局長,當時有幾個人被叫了出去,我為了說一句真話(我也背來著,也有我一份)被劉副局長沒頭沒臉在鎮政府大院毒打了一頓。之後又掐著我的脖子惡狠狠的說:「今天讓你看鎮政府最後一眼。」接著又連踢帶踹把我押上了車。到了分局又讓我把外衣脫掉,他把我帶到一個屋子,還沒到屋裏一下把我踢倒在地,拳頭像雨點般劈頭蓋臉打下來……。打累了,又叫人拿電棍,還說要一個頭號的。只聽有人說大號會電死人的,我知道這是師父在利用別人的嘴保護我。他們又用電棍在我的臉上、手上、頸上電,之後讓人把我銬在一根鐵柱子上,半小時後又把我左手吊銬在大門上。過了一段時間劉XX又問:「你還煉又煉?」我說:「煉!」過了很長時間,他們把我關到禁閉室凍了一宿。

以上是燕郊分局邪惡之人的「表演」。翻遍法輪大法所有的書籍也沒有一句讓做壞事的話,書上寫的都是教人心向善,道德回升,按著「真、善、忍」去做一個好人。難道做好人、說真話也有錯嗎?XX黨不也講「實事求是」嗎?誰也不願做虛假的奴隸!既然上訪無門,我就用筆寫出來讓善良的人們去了解一個中國普通農民的人權狀況吧!但我相信,正義必將戰勝邪惡,「真、善、忍」宇宙大法必將在人間再現。

之六:暴徒酷刑折磨大法弟子

2000年12月25日前後20多名大法弟子陸續進京上訪,到天安門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師父清白」,一個個被打,然後「接」回非法關押在鎮政府大會議室內。有十幾個沒去北京的大法弟子因怕他們去北京上訪也被關押在這兒,有的夫妻被關,家中的老人和幼兒無人照管。邪惡之徒以:不准法輪功上訪、上訪違法、XX黨就搞秋後算帳等非法理由限制大法弟子的人身自由,不准煉功、看書、記日記,上廁所由專人監控,不准出入門口,強迫買吃喝……。

25日下午,鎮政府的工作人員,無故把學員李翠香默寫的師父《洪吟》拿走,李翠香找到政法書記張子華索要,他沒有答應。這時李翠香說:「不給我,我們會背」。她就帶頭背《論語》、《洪吟》,大家一起背,大法聲響徹環宇,嚇壞了鎮黨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張子華。它偷偷打電話招來了分局的惡警,開來了兩輛警車,分局劉亞錄、田曙光等一些人來到大會議室把他們認為的頭兒:李翠香、沈永芝、許淑霞無故帶走。功友們全站起來告訴他們:「她們沒錯,不能把她們帶走!」大法弟子呂寶菊、李桂芝挺身而出:「我們也背了,不許帶人!」當時一下激怒了惡警,他們又揪住李桂芝、呂寶菊的頭髮拖到院中毒打一頓。惡警只帶了三付手銬,他們銬著五個大法弟子拳打腳踢、抓頭髮,野蠻地拖上了警車帶往燕郊公安分局。公安局副局長王XX咬牙切齒地對大法弟子說:「你最後再看一眼鎮政府吧,明天你就看不見了。」大法弟子鎮定地說:「我學了法輪大法,大法重新給了我新的生命,我現在甚麼也不怕!」

惡警如臨大敵,調來了十幾個武警和二十多個看管人員。剩下的大法弟子打坐煉功,他們把錄音機放到最大聲干擾我們。過了一會,大法弟子找到張子華告訴他:「大法弟子沒有錯!為甚麼把她們抓走?馬上放人!」張子華沒答應。我們全體大法弟子要一起去分局,要求放人,鎮政府的工作人員阻止我們,並給分局打電話。一會兒分局惡警全部出動,惡警田曙光惡狠狠地說:「不說理,就是不說理。你們誰還不服氣,往上來。」「不服氣的出來。」大法弟子李書芹勇敢地站了出來:「頭可斷,血可流,法輪大法不可丟!」大法老弟子陳書蘭今年69歲,通過煉功一身病全好了,這次上訪被打了兩個嘴巴,她也勇敢地說:「為甚麼抓人?」惡警惡狠狠地對她說:「抓人,這回抓你。瞧你長的樣。」陳書蘭說:「你說我醜,我心裏美!我真善忍!」大法弟子李建新、劉鳳英、於雪蘭也站了出來,惡警蜂擁而上拳打腳踢。惡警們手忙腳亂地把大法弟子陳書蘭、於雪蘭、劉鳳英、李建新、李書芹強行拖上警車,嘴裏還不停地污辱大法和大法弟子,之後把人帶到燕郊公安分局。

這時,分局裏共關了十三名大法弟子,有三名大法弟子剛被從北京「接」回來,他們在這魔窟中受盡了非人的折磨。惡警輪番提審大法弟子,叫他們罵大法、罵師父,大法弟子斬釘截鐵地說:「我師父和爸媽從來沒教我怎麼罵人,我不會!」惡警對大法弟子拳打腳踢;用皮鞋底打耳光;用電棒電,電棒都用沒電了,用壞了。大法弟子於雪蘭已經58歲了,臉被打得青紫紅腫十幾天都沒下去;大法弟子劉鳳剛的二顆門牙都給打掉了;大法弟子徐少敬臉上、身上傷痕累累,灼跡斑斑,慘不忍睹。後來,十個大法弟子被高銬在大門上、柱子上,雙腳尖剛剛粘地,一連吊了九個小時到夜裏十一點才放下來,關在一間又黑、又髒的小屋裏一天一夜,後又將他們關到鎮政府會議室。有的大法弟子手腕被銬子銬進了肉裏,手都黑紫了,幾十天後手指還麻木沒有感覺,幾個月後仍和正常時不一樣。有幾個大法弟子被強迫跪在撒有尖石子的水泥地上幾個小時……但是,這些真修大法弟子沒有一個動搖的。一個惡警說:「比劉胡蘭、江姐還棒!」全體大法弟子絕食表示抗議,三天後放了一部份人,剩下的大法弟子於元月二號晚全部回家。

燕郊鎮的工作人員崔曉燕壞透了,水平又相當地低,她仇恨師父和大法,經常罵師父和大法。大法弟子告訴她善惡有報,可她不知悔改,對大法弟子橫眉立目,魔性大發。

民警也有不一樣的,有的民警悄悄地說:「你們都是好人,委屈你們了」,「老爺子,你真棒!」「你們看書我不管」。通過大法弟子十幾天的洪法,有不少民警和工作人員爭搶看《轉法輪》,有的藏在被窩裏看大法弟子煉功。

近段時間,惡警經常對大法弟子騷擾,跟蹤、看守、監視……他們還經常無顧非法闖入大法弟子家中,如跳牆闖入劉瑞海、張連存家中亂翻東西。他們辦「轉化班」告訴家人兩、三天即回,可是一關就是十幾天、二十天不放,白天、晚上監控不讓出入,不讓洗澡、換衣服等。最近又搞簽字,按手印,許多大法弟子坦然地說:「簽字?我沒犯法,不簽。按手印,打死我也不按。」

這就是發生在中國大陸的實實在在的事情,這就是就江澤民集團說的「中國人權最好時期」發生的慘無人道的折磨法輪大法修煉者的不法行徑,這些只是冰山一角。

善惡有報,邪惡之徒必遭天譴。千古奇冤必將大白於天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