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5月23日大陸綜合消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5月23日】河北省張家口市大法弟子王愛玲被迫害致死

大法弟子王愛玲,女,51歲,家住河北省張家口市橋西區附屬醫院家屬院。2001年5月15日被迫害致死。詳情待查。

5月13日河北省保定市高陽縣趙口二大隊被非法勞教的法輪功學員為抵制邪惡勢力的殘酷鎮壓,他們共同絕食。以政委為首的管教人員把9名法輪功學員捆綁在木樁上,毒打大法學員整整一天,其殘忍程度令人髮指。這些學員每天超強度勞動超過12小時,經常受到管教人員的漫罵與折磨,他們的身心受到摧殘。希望社會各界善良人士協助我們共同抵制這種滅絕人性的迫害。



大法聲音響徹監獄上方

大法聲音響徹南方某個城市的多個監獄上空,我們幾人,原來使用明慧上的師父新經文廣播,但是後來發現沒有背景音樂(希望明慧可以添加普度濟世背景),我們就自己錄製,使用120分鐘錄音帶,空轉10分鐘,普度濟世放5分鐘,提醒監獄中大法弟子,然後連續放二遍師父最近幾篇經文(最近出現有些人邪悟的情況,所以我們感覺特別需要),前一天我們就通知本地大法弟子,第二天中午12:00準時開始播放,大家一起動念助他們順利、效果好,或讀書,或煉功,結果效果奇好,12:00剛好監獄中的無線廣播結束,他們感覺大法音樂接在後面,聲音清晰,一個監獄中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說,當時還以為從監獄的無線廣播播放出來。



來自大陸的消息:獨修的大道參與消滅邪魔

一名在奇門中修的人告訴大陸同修:一些獨修的大道最近也在幫助大法消滅邪魔。
他們看到另外空間的正法情況與"山山"看到的很接近 (他們並不看網)。 他還告訴
大陸同修: 他也看到了國外大法弟子參與正法的真實境況,其中提到一點:無論什
麼時候你們到中國大使館、領事館前集體煉功洪法時,你們身上的"神"、生命體都飛到領館上空去激烈戰鬥,消滅邪魔,很偉大,但本人不一定知道,因為你們不消耗能量,你們師父給補了。而他們需要煉功才能恢復,儘管他們有的修了千八百年了。



如此「百萬簽名」

我兒子小寶今年8歲,上小學二年級。他團結同學,而且學習成績很好。我97年開始修煉法輪功,那時經常帶小寶去煉功點學法煉功。小寶雖不煉功,但有意無意中「法輪大法好」在小寶的心裏扎了根。

2001年春季開學第一天,小寶所在小學在教培中心的非法要求下進行了反對法輪功的簽名活動。間操時間該校所謂的「揭批法輪功」發言剛開始,我來到學校操場,目睹了當時的簽名全過程。

當時三台攝像機在不同角度進行拍攝,該校肖書記首先發言揭批之餘要求各班主任看好本班學生,必須一個一個簽名。在教師代表及小學三年級的學生代表發言後簽名開始。首先,教師簽名,然後,學生在班主任的帶領下一個一個開始簽名。看看當時的邪惡場面我很難過,一個個幼小的心靈蒙上灰塵,將來孩子們的位置將如何擺放呢?

也許我的出現使小寶堅定了信心,由於他不簽名,班主任郭老師連拉帶拽,逼小寶簽名,小寶一邊流淚一邊堅定攥著小手說不簽名。在這種情況下我不由自主地走上前告訴他的班主任及書記,做為家長,做為一名法輪大法弟子,我支持孩子的做法,堅決不簽名,不配合邪惡。事後,由於小寶是該校唯一不簽名的學生。學校把他的情況向教培中心作了彙報。並多次找小寶談話,威逼利誘。不讓小寶入隊,不讓評班幹部及三好學生等。小寶說前幾天間操時間肖書記問他:簽字吧!簽了字讓你戴紅領巾。小寶說:想戴紅領巾,但不能簽名!

然而,看著同學們戴著紅領巾,小寶也很羨慕。有一天小寶對我說:「媽媽,你給我做個紅領巾吧!我在家裏戴。」

這就是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導演的「百萬簽名」活動,竟連八歲的孩子也進行如此打壓!簽名之真偽可見一斑!



正念助我脫險

我是98年5月得法的,至今三年了,去年被當地公安機關非法勞教一年,勞教期間,了解到有一個山城有三十多名大法弟子始終堅持修煉,但大法資料奇缺。解教後,我產生了給他們送一些大法資料的念頭。

一天早上我帶上師父的經文和一些大法宣傳單從家裏出發,功友叮囑我路上要小心,我心很平靜,對她說:「沒事,做這麼正的事情,只要心裏坦然,天龍八部都在給我護法呢。」於是我坦然上路,大路上,我每走一步,就張貼一張大法資料,路過一個崗亭時候,不遠處傳來一個聲音:「這個人過來!」抬眼望去,看見前面距自己七、八十步遠的十字路口有六七個警察正指著我喊,我一愣「怎麼辦?」但是轉念一想,我坦坦正正的怕甚麼呢?,於是我邊走邊說:「幹甚麼?」,他又喊了句「過來」,我又重複一遍:「幹甚麼?」邊走邊向前很自然地揮起右手(註﹕向臉部前上方,像行軍禮,我們都感覺有趣)脫口而出:「往前走」, 連喊倆句腳步依然不停(在揮手時候,發現自己手上還握著大法資料,身上背的都是),警察見我這樣,就不理我了,就這樣我從他們的鼻子底下走了過去,沒走多遠,把手上的資料貼在牆上,並且順利的將師父的經文送到目的地。



美國永久居民在上海被關押已一年半

上海大法弟子李天琪持美國綠卡,大約於1999年底被捕,現在消息全無,希望能
夠得到美國有關方面的幫助,並告知其親人。據悉他曾經有機會離開大陸,但最
終選擇了留下來護法。



甘肅「表彰」迫害大法的犯罪人員:「先進」=「先進」地獄

蘭州西北地質研究所大法弟子錢世光(網上以前有報導),2001年新年前在甘肅平安台勞教所絕食18天,被家人保出,身體很快恢復。2001年春節期間因真相材料被追查,被迫離家出走,現下落不明。

甘肅平安台勞教所很邪惡。大法弟子被分散到各隊,每人由其他勞教人員監視,沒有一點自由,要求強制轉化,管教幹警幕後指使。大法弟子們的聲明和申訴材料被管教扣押,沒有向上級反映。但大法弟子堅定的心使邪惡勢力絕望。平安台勞教所有7個大隊,1--6隊是男隊,7隊是女隊,每隊有3個中隊。

另外,2001年4月29日,甘肅省組織部,人事部,公安局,政法委,623辦公室(迫害大法的非法機構)等聯合開大會,表彰全省迫害大法的「先進」個人141人,「先進」集體40個左右(「先進」地獄乎?)。知情人講會上個人發言中「交流」了採用非法手段阻止進京上訪,監視,株連,剝奪信仰自由以及「偽善」轉化的經驗。
希望正直人士提供詳情,揭露邪惡。希望相關人士想一想自己生命的未來,善待大法弟子。善惡有報是天理,一味做惡者必遭惡報。



我在首都被不法警察毒打的經歷

元月一日我終於在天安門廣場喊出了「法輪大法好」,了卻了醞釀已久的心願,幾個警察扯著我的衣領,煽了十幾個耳光,我一直喊「法輪大法好」,我被拖了十幾米後被塞進那輛依維柯送到了模式口(音)派出所,提審的公安問我叫甚麼名字,從哪兒來,幹甚麼,我只說證實大法。他們就脫掉我的大衣,凍我、搜身,不讓喝水,我不認可邪惡的迫害就要回大衣穿上,喝了幾口水。元月二日警察又開始毒打與折磨我,六七個惡警邊問邊用電警棍電我,拳打腳踢,我疼痛難忍,淚流出來了,他們就用抹布堵上嘴,用燃著的煙頭往鼻孔裏熏,這時我想起了師父,默念著「生無所求,死不惜留;蕩盡妄念,佛不難修」。這時電棍沒電了,我說「我再也不哭了」於是兩腿一軟,昏死過去。不知多久,他們又搖醒我。我說:讓我休息5分鐘。那個副所長隨後就放下電棍,惡狠狠地說「打了不說就脫褲子,看她說不說,十幾個小伙子一個個挨著上。」一個小丑就真的解下了皮帶準備脫褲子。我正念一出:即使死在這裏,我也不說,個人榮辱,這個肉身就扔在這裏。邪惡勢力真的自滅,他們就把我扶了出去。因絕食2天,我迷迷糊糊,兩腿無力,進屋時,只有一個13歲的小弟子和我。睡著後夢見師父和我們弟子一起打坐,我們都倒下了,慈悲的師父把我們很吃力地一個個扶起,我哭著伏在師父肩上,師父也在流淚。我嘴裏喊著師父醒了。元月三日早上又開始提審問地址,(因本地一個功友說了我的地址)我不承認,警察又打了我幾個耳光,我仍然不說。元月四日被無條件釋放回家。



吉林長春朝陽溝勞教所唆使犯人毒打大法弟子

長春朝陽溝對拒絕"轉化"的大法弟子,唆使犯人毒打他們,部份情節如下:
1、大法弟子高飛,在押其間不肯轉變,多次被犯人陳和新,許輝,王慶餘毒打折磨,身體多處受傷,行走不便。
2、大法弟子楊佔久,因不肯轉化,被犯人陳和新,王慶余,用床板將腰部打傷。(兩人輪番打了三十多床板)不能行走達半月有餘。
3、大法弟子鐘喜,因不肯轉變,被體罰(大盤),前後有人看著,不許動,稍微一動便會遭到拳打腳踢,長時間受到折磨。
4、大法弟子魏利生,因不肯轉變,長期被犯人許輝,蓋丹等人折磨。



被非法關押在獄中的大法弟子李民主動制止不法行為被毒打

吉林省長春市朝陽溝二大隊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李民與另三名功友,在4月30日有300人的"揭批會"上,主動制止邪惡,站出來阻止,有效的制窒了邪惡,但遭到了管教的十分殘忍的毒打。據知情者說,李民頭部被打變形,面目無法辨認,其它三名功友均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毒打,並被拖至會場。所長揚言:誰不轉化這就是下場。



安徽大法弟子聶銀珍的被迫害經歷

聶銀珍:女,39歲,現被非法關押在省女子勞教所。
99年7月23日進京,被抓到亞運村,不准吃飯,不准上廁所,在太陽下曬了兩天。
99年9月18日進京,一星期後家被抄,被拘留十六天,之後經常被騷擾。
99年12月28日在家無故被抄家,找出大法書籍,被送去刑拘四個月。
2000年7月4日無故又被拘留十五天。
2001年元月2日在縫紉店被無故帶走,送省女子勞教所。其家人前往探視,至今不允許見面,情況不明,望世人關注。



浙江更多大法弟子被非法勞教

1、獲悉杭州最近有三個女功友被非法勞教,她們是王仙鳳、方玉娟,另一位不知名。王仙鳳被判2年,方玉娟判1年。另一位情況不詳。

2、杭州一大法弟子應雲芳5月2日被警察無故抓走,她的丈夫也不知道他妻子為何被抓。

3、浙江女子監獄現在已經非法關押了100多名大法弟子,比春節前增加了一倍多,她們大多是拒絕轉化就被直接送進勞教所的。她們在勞教所被迫幹活,勞教所的招牌極其可笑,上面掛著「浙江省莫干山勞教所(女子)」,下面掛著「浙江省莫幹山工貿公司」,還經常有貨車出入。而且,即使在杭州看守所刑事拘留期間,不管有罪無罪,只要是在押人員,必須幹活。我們強烈譴責這種任意剝削無辜百姓勞動力的行為。



襄樊大法弟子盧天雲被抓

據悉,今年5月,襄樊市襄北大法弟子盧天雲被警察帶走,家被抄。盧天雲原為襄北煉功點負責人。



四川省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地址:資中楠木寺13#---7#信箱 七中隊 八中隊
郵編:641200 電話:0832 5212600 0832 5212681


現世現報

孫國強,男,30多歲,新安勞教所管理科副科長,主管迫害大法弟子的工作,把拒不轉化者報送延期,5月6日中午,孫喝酒後騎著巡邏摩托車開到京開公路上,撞到937公交車後部,摩托車翻車,將右大腿砸成嚴重骨折,胯骨處脫臼,住院開刀手術,安上鋼板鋼釘固定,現已在大興縣仁和醫院住院十多天仍不能翻身。

他晚上做夢總聽見有人和他說話。他本人有點醒悟。這次事故責任完全在他,因為此摩托車不准上公路,也不該他騎,他也沒駕駛證,又是主動撞的937公交車。

楊勝海,男,50歲左右,原新安勞教所後勤人員,今年春節剛退休。在職時,為顯示自己「厲害」,他用電棍電大法弟子,但總是電到自己,他認為是漏電,再換一個還「漏電」,他還不悟,把大法弟子電得臉上青一塊紫一塊,退休時檢查身體,發現有肺結核病。

法輪佛法是偉大、嚴肅的宇宙大法,誰敢來破壞,必遭天報!世人啊,醒悟吧!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