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少管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犯罪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5月23日】北京各監獄對於被關押的大法弟子實行非法的嚴管和強制轉化措施。他們對拒不轉化的大法弟子實行「包夾制」,每人用三個刑事犯24小時監視,睡覺也有人值班。這些「包夾人」有的刑期很長,甚至有殺人犯,有的素質很低,經常毆打謾罵大法弟子,而獄警往往暗中縱容。

北京市少管所自從2000年11月開始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以來,開始將法輪功學員分到各監區,進行非法的高壓轉化。獄卒強迫刑事犯和法輪功學員一起看誹謗大法的錄像、材料,由於犯人們長期處於封閉的環境中,根本不知道法輪功的真實情況,在獄警的指使和利誘下,開「揭批會」,圍攻大法弟子。大法弟子不轉化,她們也陪著不睡覺、不勞動。獄警用這種株連的方式給大法弟子施加壓力。虞培玲由於拒不轉化連續六天不讓睡覺。楊鳳霞、李紅雁由於煉功被帶上頭盔、腹帶(勒住腿不讓煉功)強迫勞動。犯人們還把老師的法像放到地上,搬著楊鳳霞的腿逼她踩。李淑英因偶爾透露了自己飯前等飯時間默背經文,犯人們便使勁搖晃她,不讓她背。穆春豔被全班「揭批」直到早上三、四點鐘。獄警還找來她們的親人,用親人的痛苦和哭訴來威逼大法弟子。後來獄警發現強制手段轉化不了大法弟子,便轉換方式。她們利用一個因「詐騙罪」被判刑15年的刑事犯李翠香,此人巧舌如簧,自稱看過《轉法輪》,家裏有人煉功,也轉化了。這個詐騙犯在邪惡生命的控制下,帶著偽善的面孔,用歪曲法的邪悟的一套東西蠱惑大法弟子。有些人在高壓、欺騙下接受了邪悟。有的邪悟的人魔變後便放鬆了對自己的要求,又去迷惑大法弟子。姚X在2000年8月保外就醫回家後一直在家學法煉功,2001年2月又被抓回轉化,關押在少管所。開始姚X很堅定,後來李翠香裝成病人,用謊言欺騙她,姚X在壓力和欺騙下「轉化」。之後邪惡之徒仍不放過她,雖然她血壓一直很高,心臟也有毛病,但獄警和李翠香仍天天逼著她寫揭批材料、認罪書等,弄得姚X暈頭轉向,有時乾脆李翠香說甚麼她就寫甚麼。

獄警們對轉化的人做出一副偽善的面孔,但一旦發現有「翻案」的跡象,便馬上撕下其偽善的面具。劉XX被「轉化」後又後悔了,獄警便逼著60歲的她在筒道罰站,同時讓她們班的全體犯人在監室內陪她罰站,以此來逼她轉化。獄警鄭XX覺得張立新思想轉化不徹底,便大喊大叫、大聲斥責她。

獄警們為了給自己牟取利益,搶著把轉化功勞攬到自己身上。本來一些人都是在李翠香的謊言欺騙下「轉化」的,有些獄警卻在上報的立功材料上說自己和法輪功學員談了多少多少時間……為了突出少管所的轉化成果,向江澤民流氓集團邀功,所長金花聯繫了社會、法院、電台、電視台等各個單位組織來「檢查」成果。她授意李翠香逼迫被轉化者排練一些節目,假意「歌頌」轉化和獄警,每天練到很晚,由於休息不好,大家更加神志不清。如果有人在這些活動中表現不積極,獄警便把她當做轉化不徹底而加重迫害。

王治文、紀烈武本來都被關在北京市監獄特管隊,因為不轉化,被送到普通隊,和重刑犯關在一起。這些犯人非常壞,經常互相之間打、罵。紀烈武被轉到清河監獄(位於天津茶澱)後,三九天被逼迫挖土方,每天任務很重。王治文被帶上28公斤重的手銬、腳鐐關進小號受罰,仍不轉化,被送到少管所繼續轉化。

每天,獄警都逼迫被轉化者花大量時間看各種誹謗大法的文章,以此來加深對她們的欺騙和毒害。獄警還欺騙她們說外面的大法弟子有使用「暴力」的傾向,石家莊爆炸案發生時,在未抓到兇手之前,獄警們引導大家懷疑為法輪功所為。其實監獄裏長期以來對犯人實行洗腦,讓他們與外界長期封閉、脫節,失去獨立思考和表達真實想法的能力,沒有一點人權,完全受獄警控制。如有不服的,獄警便唆使其他犯人欺負他們。

少管所迫害大法學員的犯罪獄卒:
所長:金花 手機:13701383103 辦公電話:61291919轉1203
九分監區: 辦公電話:61291919轉5208
監區長蔡XX
分監區長黃XX
副分監區長鄭XX
幹警方蕊

(大陸弟子 2001年5月供稿)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