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那些偏遠地區和鄉村的功友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5月18日】前一段時間,我和其他做大法工作的功友們,到了一個偏遠的縣城,當地的功友聽說我們是從外地來的,非常高興,一會兒聚了幾十人,我們把帶來的師父新經文和明慧網文章給了他們,當地許多功友都掉了眼淚。其中一位功友看到我身上的髒衣服,非讓我換下來洗,我怎麼也不肯。她含著眼淚說:「我不是為了你,我真的不是為了你,我是為了師父。師父給了我很多很多,我曾經得過好多種病,現在都好了,我都70多歲了,人家都看我就像60歲的人。今天大法遭難,因為我看不到師父的新經文和資料,我不知道怎麼去做,真的不知道怎麼去維護好大法,可是我就知道大法好。今天能和咱們修煉人一起學法、交流,我高興得一直哭,我們要天天這樣該多好啊!我真不想讓你們走,我天天給你們做飯、給你們洗衣服,和你們一起學法切磋,我能做點甚麼就做點甚麼,我只想為大法掏出我這顆真心。」

有一位年歲大的功友說:「孩子,你們來得太晚了,怎麼不早點來啊,大娘盼望功友們在一起,還和從前那樣一起學法、一起煉功、一起交流,我盼望那一天,眼淚都快流乾了。師父啊,弟子對不起您啊,我以前不知道怎麼做,今天知道了,為了師父的清白,為了大法,我就是粉身碎骨也死而無憾哪!」

還有一位不認識字的功友說:「聽說人家在學習班上能一起學《轉法輪》,多好啊,我整天悶在屋裏,不能和功友一起學法,聽他們談體會,都快把我憋死了。我真的想要去學習班了,卻被老伴攔住了,老伴告訴我:他們讓拿書本看書是騙人的,實際上是在做反面工作。我聽後放聲大哭,江澤民真是壞透頂了。我多渴望能天天和功友一起學法啊!你們別走了,我天天都想和你們在一起。只要是為大法,我甚麼都可以做,甚麼個人的一切都可以捨。」

一位知識分子功友說:「這次交流會對我的震動太大了,也許是師父看我還有救吧,法身就引我來了。我以前的觀念是:一本《轉法輪》就足以使我修圓滿了,自認為學歷高、悟性好,自認為修得挺好的。所以遇到問題,許多功友總來問我。比如說進京上訪的事兒,我過去認為:進京上訪是破壞大法,今天學了師父的新經文,又看了網上的資料,聽了交流的內容,我簡直驚得目瞪口呆,我不成了那舊勢力的幫手嗎!和舊勢力一樣阻礙了正法,確切的說是在破壞法。師父在「嚴肅的教誨」中說:「學大法是為甚麼?他們只想從大法中獲取,把大法當作保護傘。在大法遭到迫害時,在衛護大法的弟子被抓、被迫害、被打死時,他們在幹甚麼?在他們的師父遭到誹謗時,他們幹甚麼去了?等待著天上掉下餡餅來嗎?等待著難一結束就去圓滿嗎?我真為他們擔心。他們不知道他們真正生命的處境有多危險哪!」是啊,師父遭誹謗時我哪兒去了,我害怕去了,躲在家裏研究理論呢!我還是主佛的弟子嗎?連個常人都不如,我不就是被魔控制走向邪悟嗎?如果不是這場交流會,我還繼續與法相背離。我們的師尊太慈悲了!給了我這麼個後悔醒悟的機會。我只能加倍彌補,勇猛精進,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為大法為同修獻出我所有的一起。我把我們地區的學法交流的協調工作主動承擔起來,把我的房子騰出來,給同修們一個集體修煉的場所,把網上的資料承包了。」

這場心得交流會我一直是含著眼淚聽下去的,我只覺得慚愧,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對不起更多更多鄉鎮、山區那些至今還沒有得到師父經文的功友們。切磋結束後,功友把身上僅有的錢都掏了出來,2元、5元、10元,滿桌子都是錢。其中另一位家境貧困的功友,平時連青菜都捨不得吃,卻拿出來50元錢,所有的人都不讓,可他哭著說:「要不是咱老師救俺,俺早就沒命了。我得過9種病,得法後全好了。就是公安拿我腦袋我也要信到底,我要告訴他們:俺師父是這世上最好最好最慈悲的好人。這些錢俺是為印大法真相資料用的,不是給你們的,請給我們多印些資料,我們真的很需要。我們真的也想和師父一起回家呀!」

這一顆顆純樸、堅定的金子般的真心,不允許我再懈怠、觀望、等待。我要加倍彌補,到那些最偏遠的鄉村,做我應該做的。

為了那些至今還拿不到師父經文和明慧材料的鄉村功友們,同修們,走出來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