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淶水縣迫害法輪功學員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4月7日】 自1999年7月22日之後,淶水縣邪惡鎮壓法輪功至今未停,其中以縣委副書記、政法委第一把手孫桂傑為首的,縣三家執法機關同時出動所辦的三次大型轉化班最為嚴酷。

第一次在靶場,歷時37天。前三天叫學員圍著操場跑;單腿站立,兩臂伸直。第四天晚上,孫桂傑領著公安局的幹警和鄉政府幹部及隨從人員,把學員單個叫進屋裏毒打。其中一個女學員吳殿華,五個人圍著她打。孫桂傑在前面打,覺得還不解氣,他用手把吳的嘴向兩邊扯,邊扯邊罵:我叫你煉。站在一旁的人都看不下去了,把他抱走了。他吼叫著:"把她拖下去!跪上磚,戴上手銬。"接著,吳殿華被迫跪在磚上,打手們輪流打臉,吳的手被打得不能動;被打倒了又捆起來。接著有六名警察一起輪流打,用鞋底抽臉,鞋上沾滿了鮮血,整個臉都是血糊糊的。有兩名女學員:張秀仙,五十多歲;冀桂華,37歲,讓其中的一個抱著前面人的兩條腿,讓她們爬垃圾堆。接下來爬土山;然後跳台子,一階一階的跳;把他們用手銬反銬上,讓她們跪在地上,用鞭子抽,抽得冀桂華皮開肉綻,手銬勒進肉裏血糊糊的,好半天才把它取下來。他們還叫學員互相打:父子、母子互相打,鄉鎮幹部用鐵絲和鞋底打臉,每個人都被打得鼻青臉腫、遍體鱗傷。轉化班結束後罰款最多的三千元,其它不等。有七個學員被關進拘留所,每個人罰款五千元。

第二次,2000年4月在黨校。縣三家執法部門比上一次還邪惡。把學員分給了三個部門。東關夏洪民3月15日進京上訪,城關鎮長劉振福和副書記李大偉把夏的上衣扒光,讓他跪在地上,兩手平伸在桌子上,用樹枝抽,用竹棍打手,打的身上沒有一塊好地方。關押15天後送到黨校。以孫桂傑為首的幹警對他進行了慘無人道的毒打,打完後,孫一邊吸煙用煙燙他的嘴,直到把嘴巴燙成大泡才住手。第二天,公安人員又繼續毒打,接著讓自己打自己的嘴巴。而後,又帶進洗漱間,讓他跪在磚上,把頭按進水池子,又是一通拳打腳踢,打了兩個小時。第三天,扒下他的褲子用通條邊打邊罵,滿嘴污言穢語,用各種慘無人道的方式折磨了他幾個小時。4月10日罰款2000元放回家。7月14日鎮黨委胡書記又把他抓到鎮裏,共打四~五次,有一次七個人打他。12月25日又被關進拘留所。夏洪民一家四口,兩個孩子。他以前是靠做瓦工活養家,愛人沒有生活能力,現在家裏沒有經濟來源,靠借債度日。

對一些女學員,孫桂傑指使部下把上衣掀起來打,數名幹警一齊上陣,拳打腳踢,用皮帶、繩子抽,刑具和招術更加凶殘。有的三個月後才能坐起來。有的七、八天吃不了飯。每個學員多次被捆綁,有的捆的時間很長,毛衣都被繩子勒壞了。明義鄉一位老太太,鎮裏砸了她的家,糧食被搶走,小豬被打死。老人無法生活了,只好流離失所。孫桂傑下令各鄉鎮書記、鎮長把學員打的死去活來。他們對大法學員張鳳芝、隗鳳蘭、王金花、張國華、陳成蘭,用很粗的圓木和板凳腿往死裏打。讓學員做腹臥撐150個,老學員學青蛙跳大圈,要求做幾百個,堅持不住的馬上毒打。這次拘禁長達63天,結束時每人罰款2000元。

第三次八月在黨校辦班,約80人,義安鎮和石亭鎮都是雇的打手,工資每天30元,比上兩次更加邪惡,無法敘述,這次辦班長達30多天,每人罰款4000元,有的被關進拘留所,還有8人被勞教,其中劉金英被判刑。

現在拘留所關押學員二十多名,有的長達3個多月,有60多歲的老人,有15歲的學生,他們為了要錢至今不放人。看守所有大法學員二十名左右被關押著,也是為了要錢。

2000年12月底,貴州、四川的大法弟子共30多名路過淶水時被劫到公安局進行毒打,並強行搜身,共搜走人民幣2萬多元。搜身時女學員受到被脫光衣服的侮辱。

淶水鎮裏關押大法弟子的屋子全安上了鐵窗,和拘留所一樣,鎮長劉振福、胡玉祥、李大偉、蘇生、賈書記親自動手打傷十幾名學員,有學員的被打得昏死過去。自99年7月21日以後,屢次抓人,關押、罰款。自2000年7月1日開始,他們害怕學員上北京,把十幾名學員騙到鎮裏,說這次不打、不罵、也不罰,呆兩天就走。結果幾天之後,每個人單獨地打,有的頭髮被揪下好多,有的被打得昏死過去。有一個女學員被打得19天不能吃東西,在這19天當中又被打了五次,打得渾身是傷。他們怕打死人後負責任,所以他們把人打得快不行了就氣急敗壞地強行把學員拉到醫院。有一個50多歲的老太太,三個打她一個人,老太太被打得從二樓樓梯滾下來,兩天後又被毒打一次。另外還有4名學員被送進拘留所,至今不放。

這些參與迫害害法輪大法弟子的黨政幹部和公安幹警們:你們都有父母、兄弟、姐妹、親戚、朋友。你們的權力是人民大眾給的,你們拿著納稅人給你們的薪水,穿著納稅人給你們的制服……你們不是以誠心給以應該的回報,而是對其慘無人道的折磨、禽獸不如的摧殘,難道你們真的不相信因果報應嗎?如果有一天報應到你的身上,後悔就晚了。

(大法弟子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