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大法枯木逢春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4月7日】我來自大陸,由於長期的勞累過度,在1994年底並發了一場心血管大病,那場病差一點奪走了我的生命。那時真可以說我在死亡的邊緣上痛苦地掙扎著。我的病把家裏的親人折騰得夠嗆,增加了他們許許多多的不安和煩惱。記得當時我已病得無法獨立行走,進出醫院全由家人陪著,用出租車接送。那段時間光花去出租車車費就是上千元。經過很長一段時間的治療,每天大把大把地吃藥,才逐步控制了病情的發展。就在山窮水盡的時刻,1995年3月19日,我有幸得到了《中國法輪功》修訂本。在我讀書時,我的淚水止不住地往下流。我如飢似渴地讀完了這本寶書,思想上感覺到從來沒有過的輕鬆和開朗,身體上也出現了奇蹟般的變化。對我來說這好比是枯木逢春,從而使我堅定地走上了修煉法輪大法的光明大道。

煉功才一個月,我扔掉了所有的中藥、西藥。我那致命的冠心病、頭暈症突然全好了,血壓也恢復了正常。此後,隨著學法、煉功的不斷深入,甚麼腸胃痛、胃酸、腰痛病、風濕性關節炎、失眠症、嚴重的牙周炎等病魔全部一掃而光,甚至連我幾十年的職業病--嚴重的咽炎及頸椎骨質增生都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過去,因為我多病,渾身特別怕冷,一到初冬,別人還未穿上厚毛衣,我已早早地披上了棉衣,恨不得裹上棉被去上班。每年冬天,我臉上左右兩頰都長滿了凍瘡,好像一隻爛蘋果,晚上睡覺兩腳冰涼,睡到早上都不會發熱,完全是個陰性身體。

可是,自從修煉了法輪功,這一切全改變了。現在,腳底發熱、發紅,哪怕最冷的天,我也不必穿棉衣了。近4年來,我從未去過一次醫院,也沒吃過一粒藥,我終於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甜頭,一切病痛的苦惱都離我遠去。更神奇的是我原先由於煩惱而長出來的白髮逐漸轉黃、轉黑,真是不可思議。過去爬兩層樓都要停一停,喘口氣,可現在提著很重的東西一口氣爬上5-6層樓也不會喘粗氣。在平地上走路比年輕人都走得快,走多遠也不覺得腿酸人累。

修煉了法輪佛法,不僅淨化了我的身體,也使我的心靈得到不斷的昇華,在日常生活中能時時處處用宇宙特性真、善、忍這一標準嚴格要求自己,不斷地去做一個好人。有一次,我去銀行存款,要買一萬零五百元的定期存款單,我把現款遞進去不久,那位年輕辦事員就給了我一疊每張面值500元的存款單,我一數有41張。當時首先意識到他多給我錢了,於是我又數了兩遍,確實多給我20張,價值一萬元。我立即想到自己是一個修煉人,不能得這不義之財,同時還想到了這位年輕辦事員的前途。一旦被發現因弄錯帳而丟失一萬元,他不僅要賠這筆鉅款,可能還會為此而丟了這份得之不易的工作,因此我毫不猶豫,且不動聲色地歸還了這筆輕易到手的鉅款。在金錢的誘惑下,作到一點不動心。我想,我只是億萬修煉者中的一員,凡是真修法輪大法的學員人人都會放淡名利,為別人著想。

法輪大法的威力使我的身體和心靈起了奇蹟般的變化,從而促使我全家人都走上了修煉之路,人人都沐浴在佛光裏,感覺美好無比。我兒媳婦在1997年4月底及5月初時,由於醫生檢查不當,造成兩次全身麻醉進行人流,以致此後月經不調,流血不止,心情痛苦不堪,到處求醫也無用。就在當年7月初,有幸走進了修煉的行列。學法煉功不久,身體就得到了恢復,一切正常了。這次1999年1月19日分娩,從早上10點進醫院辦理住院手續到下午3點20分分娩,順產出3千7百90克重的孩子,僅用了幾個小時,一切順當。現在我們的小寶寶也在師父的佛光普照下,在我們全家人煉功的能量場中茁壯地成長著,真的不同於一般的嬰孩。

我們無法用語言來表達我們一家人對師父的感激,我們決心不辜負師父的期望,勇猛精進,直至圓滿。

(發表於1999年5月澳洲法會,縮寫版)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