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大法弟子在獄中的耳聞目睹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4月6日】 我是一名法輪大法修煉者,因敢於說一句真話:"法輪功好",被送到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雙合勞教所,在這裏我耳聞目睹了許多慘不忍睹的事實,我要告訴世人。

這裏所有新入所的法輪功學員,都要先進小號,隔離反省,由刑事犯看著。據刑事犯說:如果我們煉功,就給她們加刑,刑事犯若能把我們「勸」得寫了保證書,保證不煉功,他們就可以減刑。如果能「勸」得與法輪功決裂,他們減刑更多。

有一個叫王宏洲的學員,52歲,小號刑事犯為了讓她儘早寫保證,每天對她採取體罰打罵,強迫她背65條部令,背錯一個字就得罰站幾個小時,刑事犯滿嘴污穢不堪的話。因她煉功,幹警用電棍電她,把她的手扭到後背,用手銬銬到床柱上,她的頭幾乎抵在地面上,每次都是十幾個小時,手臂失去了知覺,還用膠帶封她的嘴,幹警打她耳光的聲音,隔幾個屋都能聽到。

學員孟凡光因不寫保證,在小黑屋被銬在地環上,三天三夜。董秀芹,因不寫保證,六十多歲了,被刑事犯罰站到晚十點多鐘。現在這裏如有絕食的、煉功的、背法的,就給加期。

這樣的事在這裏天天都有,時時都有,寫都寫不完。這裏誰對法輪功學員兇,誰就可以多減刑。現在這裏進的法輪功學員比較多,有的學員根本沒有上訪,只是敢於承認煉法輪功,就被勞教。一進勞教所就要求寫保證,如不寫保證就罰站,被銬。幹警說,我們即使到期了,不寫決裂書就不能回家,現在這裏的學員有的已經到期了,就因為不寫決裂,被超期關押。

我們這裏沒有說話的自由,一說話就要被罵,稍一不注意就會被扣上「煽動」的帽子,加期三個月。在這裏煉一次功加期一到三個月。如不寫決裂,一個季度加期15天。在這裏她們非法制定了很多加期條例,這裏的隊長曾說過,我們只要填上一張紙,你們就得在這多待三月,我們甚麼都沒損失,多點刷鍋水,就夠養活你們的了。現在只要有煉功的,就被帶到小號,無限期的被銬,體罰打罵。這裏有很多學員,現在還有被銬著的。在受著慘無人道的折磨……

付輝因煉功被銬41天,至今仍在銬著,每頓只給一個發糕,不讓吃飽。徐家玉,因煉功曾被她們摔昏過去。李平,只因煉功就被打倒,往胳膊和腦袋上踢,又銬了一晝夜。

有一個叫金春仙的學員,59歲,因煉功多次遭到刑事犯毒打,有一次她在院子裏煉功,幾個刑事犯像惡虎一樣撲向她,四肢被他們一人拽一個,肚皮被她們抓破了,當時聽到的只是叫罵聲與電棍無情的觸打同修的聲音。從外面進來後她又打坐,又是一陣沒頭沒腦的痛打後,把她送到小號,用紗布把嘴捂上,用繩子把手反捆著,蹲在地上,只能這一個姿勢,站不起,坐不下,嘴被捂了長達8,9個小時,蹲了一天一夜,第二天鬆綁時,雙手腫的像饅頭一樣失去了知覺,三個月後又恢復過來。直到現在還不時有麻木的感覺。4月初8她又煉功,被幹警和刑事犯按在床上一頓毒打後,用繩子捆住雙手吊在床上,雙手舉在頭頂,因背《論語》,又被用繃帶捂上嘴,幹警用電棍不停地在她身上亂觸。在她絕食的情況下,她們連踢帶打,這次又被吊了一天一夜。在對她強食時,鼻子插得鮮血直流。即使在她絕食期間,還得幹活,種土豆,給地上肥,都是很累的活,等等。

還有一個叫孔祥麗的學員,35歲,因煉功被戴了18天17夜手銬,其中有三天三夜不讓睡覺,在這期間由刑事犯看著,說打就打,說罵就罵,因她抗議這種不合理戴手銬,開始絕食,她們三天或兩天強食一次,灌玉米粥,在強食時,這裏的洪所長和幹警打過她,洪所長曾說過,你這算甚麼,比你厲害的法輪功我們見多了,我們對付你們的辦法有的是,你就是死了我們填一張表往上一報,我們甚麼責任都沒有。

有一個叫王國芳的,因煉功被她們把手背銬在地環上,最殘忍的是有幾天晚上,把幾個功友衣服扒光,只穿褲頭乳罩,背手銬在床柱上餵蚊子(這裏的蚊子很多)。

姚玉明,到所三天,半夜因煉功被刑事犯扯頭髮拖在地上,隨手邊走邊打,用手銬銬在門上,所長、主任、門衛去看,嫌銬得松,把手銬重新銬緊。姚的手夾得鮮血直流,後帶到門衛,帶電棍吼嚇,拳打腳踢,又被銬在暖氣管上,帶回小號後,由刑事犯把她銬在床邊,胳膊別在床上兩天兩夜,不寫保證就不放。

在八月十五中秋節早晨的集體煉功,整個隊74名法輪功學員全部參加,陰曆八月十六中午又集體煉靜功,後一部份骨幹被調隔離間,陰曆九月十八日晨,各屋又不約而同一起煉功,背《論語》,有幾個屋的學員,被拉出去上了刑,被打,為了解決這一矛盾,洪所長(主抓法輪功的所長)答應跟大家談談,就在九月十九日下午三點多,我們把所裏出現的一系列打人的現象說給他們,但他迴避。而且說:「只要我們煉功,用這種刑罰對待我們就是應該的。」

她們的灌食更凶殘了,由她們成立的所謂「護衛隊」(實際是「打手隊」)人員給灌。把人綁上扯著頭髮,用鋼勺或鏍絲刀把嘴別開。把礦泉水瓶剪半倒插在嘴裏,往裏灌玉米粥。有的學員牙別掉了,嘴別壞了,舌頭插腫了,身上青一塊紫一塊,有時故意把上顎插出血,這種情況在許多學員身上發生過。二零零零年九月十九日晚四位幹警和刑事犯李小羊給大法弟子楊穎強行灌食,早晨已灌過,她不配合,她們用鏍絲刀把牙槽別移位,三個牙活動了,口腔多處破壞,吐了一夜血,現在上下牙不能閉合。說話不攏音,已造成傷殘。幹警說:「這是中央定的,你們告到哪也沒有用。」這就是他們聲稱的「人道主義」。

每個學員一進所需交100元體檢費,但只是簡單的問問姓名,有病沒有,近不近視,個別年老體弱的,給量一量血壓就算完事。

在這種不公正的待遇下,我們寧可死在這裏也決不和法輪功決裂。我們如果死了,也是被她們害的,決不是他們說的自殺或煉功造成的。我堅信在正義面前,邪惡長久不了,善良的人們一定能給予我們支持和幫助。

(大陸大法弟子供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