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番體悟大法的神奇,十歲小弟子決意精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4月29日】 我是一名大法小弟子,我叫張寧(化名),今年十歲了,是97年和媽媽一起學法煉功的。學法前我是一個小藥罐子,經常住醫院,別看我這麼小,那時我的病可不少:腎炎、皮膚炎、慢性的支氣管肺炎,時常都犯。吃藥、打針、住醫院都快成了家常便飯了。我給爸爸、媽媽帶來了痛苦。學法煉功後,我的病不知怎麼都好了,再也不用吃藥、打針、住醫院了,我太高興了,大法真神奇呀!是師父的慈悲,使我成為了一名大法小弟子。

我天天堅持學法煉功,不管天氣多麼的冷,也不管天氣怎麼的熱,我都和媽媽去煉功點參加集體學法和煉功。可是自從1999年江澤民一夥壞人歪曲事實,無理打壓法輪功,迫害大法弟子,我幼小的心靈也受到了打擊,我不敢煉了,更不敢看書、學法了。條件不好,環境更不好,派出所不斷來我家,說學法輪功不許我們住房。媽媽被單位開除了,爸爸也沒有了工作,生活很不好。學校老師也找我,還講法輪功如何如何的不好,說的很難聽,我不想再重複了,反正我知道學校老師說的不對,因為修煉大法使我病好了。但我當時沒辦法,點了點頭,但是我都要哭了。正像師父在《嚴肅的教誨》中所說的:「那些得了大法的還能和常人一樣對待嗎?得了法卻不能證實法,還配當大法弟子嗎?」可我那個時候就是那樣,根本不像個大法小弟子,不能堅持學法煉功,我和常人的小朋友沒甚麼兩樣,忘記了自己是個煉功人。緊接著考驗接連不斷。一次我和一些小朋友在樓下大院裏玩,因為大院裏有一堆木頭,我就上來下去、跑來跑去地玩著。突然我的腳被一個五寸多長的長滿了鐵鏽的大釘子穿了過去。我當時就倒下了,用力將釘子拔了出去,只見釘眼處流出了血,一會兒比一會兒流得快,我都快疼暈了。鄰居的爺爺和奶奶看到了,把我背回了家。爸爸接過我,著急地問我,我甚麼話也說不出來了,只是哭,疼痛難忍。爸爸說:「你到底想怎麼辦?」我哭著說要學法煉功。真神奇,當我剛說完學法煉功後我的腳就不那麼疼了,血也少了,包上腳,我就拿起經文去讀,沒過幾天就好了。我又開始了學法煉功。

每到節假日壞人總來干擾我們的正常生活。去年7月18日派出所怕我們去北京,讓我們保證不煉功,保證不去北京,我們沒有答應,他們想盡一切辦法,最後他們強行將我們趕走,以不給他們添麻煩為藉口不讓我們住房,一個月都沒到,我家被派出所驅趕搬房三次,生活不得安寧,我又失去了信心,沒能堅持學法煉功,那期間天氣特別的熱,我沒有地方呆就整天跟在爸爸或媽媽的身邊,他們幹活,沒人照顧我,我滿臉長出了小水泡(有人說是傳染病),還發高燒,眼睛都快封上了。派出所還老來干擾,爸爸媽媽生活壓力太大,誰見到我這個樣子都說趕緊上醫院,我癢得難受,媽媽見我這樣,就決定送我上醫院,因為學校說傳染病不允許上學,怕傳染給同學,其中我班上有一個同學手上長了個泡,她說是我傳染的,我真要被停學了。這時我又一次下定決心,要堅持學法煉功,接著奇蹟就出現了。《轉法輪》剛讀到不到一講我就睡著了,可是第二天起床時見我滿臉水泡疙瘩變小了,等到下午幾乎沒有了痕跡。就這樣我又開始了努力學法煉功了。大法多神奇呀!根本不是電視說的那一套,那是騙人的。

最後我想把我的心聲告訴所有的爺爺、奶奶、叔叔、阿姨和小朋友們,「法輪大法好!我們師父好!」我每天都堅持學法煉功聽錄音,因為大法改變了我,我的身體好了,我要堅修大法。

大陸小弟子張寧2001年4月19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