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陽看守所強行灌鹽,兩天一夜不給拔胃管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4月17日】2001年元旦早晨,我們多人商定一同到天安門證實大法,被抓後押往天安門公安分局,在這裏我們眾多大法弟子一同背頌《論語》、《洪吟》,之後被押往朝陽區看守所。大家一路高喊:「法輪大法好」、「法正乾坤」、「還師父清白」,伴隨著口號聲警車開進了看守所。下車後被推進審訊室逐一審問姓名和家庭住址。不說的學員被警察抓住頭髮狠命往牆上撞。我的嘴唇被磕破,鮮血淋漓。接著我被扒光衣服,脫得一絲不掛推進監號檢查身體。過了一會衣服被亂七八糟地扔了進來,毛衣和棉衣都不見了。就這樣我上身只穿一件秋衣被凍了二十多天無人問津,後來還是一位大法弟子從身上脫下一件毛衣給我禦寒。

  610監號內關押了我們25名大法弟子。在這裏我們集體絕食抗議非法拘押,警察就指使監號裏的刑事犯人24小時看管,只要一天不吃飯就全部不准大小便,不准睡覺,連最基本的人權都被剝奪了。無奈大家只好尿在褲子裏,有些學員忍受不住開始吃飯。警察看惡行得逞就更加猖狂。後來我被拖進廁所從頭上到身上澆冷水,一直折磨了一宿,第一次絕食沒有成功。那些警察在外邊謾罵師父和大法,一位功友和他們評理,被一群警察抓住頭髮從地上拖了出去,然後只聽到一陣毒打聲,足足持續了一、兩個小時,然後她又被捆綁在十字架上兩天兩夜,後來被扔到其它監號裏去了,一個月後仍未釋放。

  春節鄰近,警察懼怕有更多的大法弟子進京上訪,對我們這些不報姓名、地址的學員每日審訊多次,然而並未奏效,於是臘月二十七那天惱羞成怒地把我單獨押往某派出所。我被囚禁在值班室,每日有多人看管,晝夜不讓休息,隨時審問,想逼迫我說出姓名、地址。為抗議這種不公正待遇,我第二次絕食,七天後又被送回朝陽區看守所。(據說這是北京最大的一所看守所,坐落於北京最東邊,三間房附近,北京第三製藥廠往北。)

  這次我被關押在605監號內。許多絕食的大法弟子被強行灌食。警察用臉盆盛著碎玉米麵窩頭拌上大量食鹽給大法弟子灌。有堅決不配合灌食的就綁在十字架上,用膠帶固定住頭部,灌完後也不給鬆綁,兩天一夜不給拔胃管,其殘忍程度令人髮指,毫無人性。有的功友絕食一個多月,生命垂危,送醫院搶救後仍押回來繼續關押。

後來又把我們五個仍不報姓名、地址的大法弟子關在一起。在審訊中,有的功友被警察用電棍將手指甲都砸掉,有的功友下陰被踢得稀爛,有的被罰脫了衣服在雪地裏抱著雪球罰站,有的功友被警察用老虎鉗夾得鮮血淋漓。為了抗議這種法西斯暴行,我們又一次絕食。警察極為卑鄙,竟也給那些刑事犯斷水、斷糧,教唆犯人們不分晝夜地對大法弟子進行毒打、折磨、澆冷水。四、五天後見我們仍不動搖,就又開始灌食,這次手段更加毒辣。幾個人踩、按住我,綁在十字架上,固定住四肢和頭部,給我灌入大量高濃度鹽水。灌完後不給拔胃管,一呼吸就痛,刺激得淚水直流,痛苦不堪。加之絕食、絕水,胃中一下被灌入那麼多鹽水,感覺口乾舌燥、火燒火燎。即便這樣,警察還縱容犯人逼我們值夜班、坐板、罰站,還往我們身上澆冷水。

絕食的第七天,一名功友(4247號)已奄奄一息,灌食後大小便失禁,被送去醫院緊急搶救,不知下落。後來警察不得不把我們放走。進京帶的錢都被警察搜走,已身無分文的我只好穿著一條帶血的褲子,紮著塑料袋結成的「腰帶」,穿著一雙破拖鞋走出看守所的大門。

多日的折磨已使我說不出話。我邊乞討邊走,第二天下午來到天安門廣場,不覺淚如泉湧,那麼多的大法弟子只為修煉「真善忍」,卻遭到如此不公的對待,這就是江澤民等歹徒所說的「中國歷史上人權最好的時期」嗎?

  兩天以後,我得以回家,繼續融入正法的洪流。

大陸大法弟子 
2001年3月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