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的一段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4月14日】 我一被送進勞教所,警察就是連吵帶罵,一頓拳腳、電棍的毒打。警察口口聲聲說,到這裏決裂也得決裂,不決裂也得決裂,打完後回到小隊。一群所謂被轉化的便齊擁而上,輪番灌輸其邪悟的東西。就這樣進行車輪戰術。白天罰站,晚上不讓睡覺。第二天早上管教來問決沒決裂,如果沒決裂,便又是一頓電棍的毒打,打完回來繼續車輪戰術,天天如此。把人搞得筋疲力盡,神智不清。對於不決裂的人,每天有專人看管,走一步跟一步,不許和不決裂的大法弟子接觸、講話。不服看管,就被報告管教,接下來又是一頓毒打。

有一個功友被管教打得昏死過去,醒來後繼續被折磨。還有一個功友不服管,就上來一幫管教,連打帶拖地把她關進了小號,帶上手銬,用膠布封上嘴。還有的用毛巾堵嘴,或用電棍電嘴和臉。

管教用邪說迷惑學員,說甚麼,你們講善,應該為別人著想,你看我打你,給你那麼多德,你為甚麼不為我著想、別讓我失德自己快點決裂呢?你為我們管教放下修煉,就是真正的放下自我。(其實是為了向邪惡妥協而毀滅真正的自我)。有的功友在這類邪說的迷惑下寫了決裂書,但冷靜下來之後認識到自己做錯了,就去找管教要決裂書,管教不但不給,反而是更加狠毒地打學員,甚至不通過任何法律程序和手續,說給誰加刑就加刑,一加就是幾個月。有一次,一個學員在所謂的決裂學習班上睡著了,回來後便是一頓電棍的折磨。這樣的事情在這裏隨處可見。

他們對外搞欺騙宣傳,當有記者來採訪時,食堂的伙食變好了,工作時間也縮短了,管教的態度也變了,而且威逼學員回答記者的問話必須按照他們教的說,否則就如何如何。等記者一走,這裏的伙食又成了泥土豆湯,工作時間又變成了十五六個小時。

為了所謂的「轉化」,他們採取威逼、哄騙等手段,先強迫寫決裂,然後一步步地哄騙、逼迫寫決裂的人揭批。先說揭批自己過去不好的東西,要向內找,然後以不合格為由,進一步逼迫寫決裂的人去褻瀆大法和師父。為了眼前的一點近利,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的管教們在犯著讓他們自己萬劫不復的罪惡而不自知。


(大陸弟子供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