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家書:獄中「轉化」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3月5日】親愛的爸爸媽媽:你們好!

謝謝你們這麼多年對我的關心和愛護。

由於自己沒有正確的思想和正念及正信,導致自己對大法的邪悟,寫了悔過書和保證書。加上電視媒體的宣傳和報導,使自己善良的心被邪惡所帶動。失去明辨是非的能力。單位領導借安排工作為由,讓我上電視說法輪功是X教等一些對大法不利的話。現在我真的很後悔,不應該被邪惡所利用,惡毒重傷師父和大法。真,善,忍是宇宙大法,是叫人心向善,道德回升的正法。可是現在的人正邪不分,把這麼好的大法硬說成是邪教,要給予取締。真是太可悲了。

爸爸,媽媽:你們知道嗎?那些警察是怎麼對待你的女兒嗎?電視演的不是真的。去年三月二十二日那天,在勞教所裏,幹警把幾個學員帶走,說我們有越獄行動。夜裏12點左右男警拿著膠皮棍到我們宿舍,把我們法輪功學員一頓亂打,甚至採取非常卑鄙的手段來對付我們。被抓的學員一直沒有回來,情況也不知會怎麼樣,我們法輪功學員開始採取絕食方式要人。警察把我們用警棍一頓亂打,然後男幹警搜身,看是否有大法書。他們在我胸前一陣亂摸,然後又伸向小腹,我說了一句「噁心」,立即又是一頓毒打,搜完身把我拉進屋裏按在地上進行灌食。我不從,他們拿著警棍在我的頭部,腰部渾身一頓亂打,直打得我不動為止,有個警察見我不能動了又狠狠的在我小腹猛踹一腳。

我躺在地上想,大法弟子應慈悲眾生,他們太可憐了,他們不知道他們在幹些甚麼,這哪是人應該幹的哪?他們有說有笑的把我按在地上強行灌食,我忍住淚水對自己說,忍住,你是大法弟子,很多學員都為我流了淚。過後他們怕我出事,派了幾個人看著我。

爸爸媽媽,女兒在這種情況下都沒有恨過他們,只想原諒他們的無知,因為大法要求我這樣做。你們想一想我們法輪功學員這麼善良,他們會反政府嗎?為了讓更多善良民眾了解大法,讓政府了解事實真相,法輪功學員頂著壓力去北京反映真實情況,卻被邪惡勢力說成是參與政治,把他們勞教判刑,有很多學員是在家裏被抓起來的。我就是在家做飯時被抓走的,說是擾亂社會秩序。我在家做飯也不知是怎麼擾亂的社會秩序,無故判勞教兩年。並且不能申訴,就是申訴了也沒人敢受理,因為法輪功學員要特殊對待。

在這樣一個國度裏,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準則,在面對大法弟子時是那樣蒼白無力。雖然這樣,大法弟子仍然對社會負責,對人負責,在向世間講清真相,救度世人。他們很了不起,因為他們做正法而偉大的事。如女兒不學大法,遭到警察這非人的虐待,可能早不在人世了,因為大法讓我堅定地活了下來,師父說自殺是有罪的。不管我們法輪功學員受到多大侮辱,遭到多大迫害我們都會堅強的活下來的。所以電視報導的法輪功自焚事件完全是栽贓陷害。只能欺騙那些不明真相的人和不了解大法的人。

爸爸媽媽,女兒在邪惡的壓力面前說了不該說的話,對不起你們多年的培養,更對不起師父的苦度之心,沒有向你們多年教給我的那樣做人要講良心,講正義,站的穩行的正。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場邪惡很快就要過去了,一正壓百邪,正義永遠會戰勝邪惡的。

所有站在邪惡一邊反對大法的人都將會得到應有的報應。女兒真是太沒用了,在勞教所裏自心生魔,邪悟了大法,現在想起來真是又可憐又可悲。勞教所裏,那些被迫悔過的人為了達到能回家的目的,想出裝瘋,裝病的法子,甚至說出惡毒語言,一點善心也沒有,女兒親眼看到人沒有了正念的可怕,可想而知,一個人沒了善念,甚麼壞事都幹得出來,相比之下,是學大法好哪還是不學大法好哪?

爸爸媽媽,你們知道這些學員是怎麼悔過的嗎?那些警察輪番轟炸,不讓休息,利用老師經文斷章取義引誘學員以為是老師的點化,一步步走向邪悟,最後不知不覺走到大法的對立面上來,還以為悟到了高層的理,被邪惡利用成為破壞大法誹謗師父的工具,還以為是做好事,真是太可悲了。

爸爸媽媽,女兒現在要重新做人,做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堅修大法緊隨師。女兒現在非常清醒,也很幸運,因為能在正法結束之前繼續修煉,這是不幸中的萬幸。女兒本不想把自己受迫害的事告訴父母,以免父母傷心難過。可是為了讓你們知道事實真相,能知道法輪大法好,女兒也就心滿意足了。在我出勞教所之前,那些幹警一再囑咐不要講在這裏受迫害情況,怕自己邪惡曝光。現在我家電話一直監聽,不要在電話裏談論大法,否則會有麻煩。現在有的農場坐大客車出門必須罵師父,如不罵就說是法輪功人員,抓起來勞教二年,真是太邪惡了。以後有關大法的真相,我會慢慢講給你們二老。希望你們不要相信邪惡的謊言,保持清醒頭腦,堅信大法是好的,不然女兒受了那多磨難還要走堅修大法的路?我們全家都在修煉,不用擔心我們,法正人間的時候會來到的。祝爸爸媽媽身體健康!

女兒 2001年3月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