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羅里達法會發言稿:不斷學法去執著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3月28日】 各位同修,大家好。我叫斯格特.羅伯遜(Scott Roberson),是佐治亞州亞特蘭大市的學員,做計算機諮詢工作。我修煉已有一年半時間,有一些經歷想與大家分享。

李老師說洪法的最好方法是集體煉功,他說他的法身會引導有緣人來煉功點。我就是這樣得法的,雖然不是那麼直接。我看到的煉功點是一個在中國的體育場,幾千弟子坐再那煉第五套功法。我看到這張煉功照片印在一張海報上,貼在一家亞洲書店的櫥窗上,海報上僅有的英語是法輪大法的網址。我訪問了這個網址,並馬上和當地聯繫人接觸,他迅即給我回了電子郵件。

一個晚上,我的這位新朋友做這套功法給我看,並且跟我講要看書。除了他反覆提到法輪大法的"原理"這個詞之外,我一點都記不得他跟我說了甚麼。我想這真是一個神奇的詞。我一直對東方的哲學和宗教有興趣,這方面的書也讀了不少,可"原理"這個詞是這樣基本、明確而絕對,以至於我被此處用法搞懵了。

我必須要了解更多

我從網上訂了一本《轉法輪》,由於等不及郵件寄到,我從網上下載了全書。我感到吃驚的是法輪大法的所有資料全部可以免費下載。我還記得數年前一個教太極的老師要我們保證,假如我們將來教別人的話,不能開班收費。很明顯她自己付了很多錢學的太極,但是她並不認為那是對的。我贊同值得教的東西都值得免費教。

當我開始讀《轉法輪》時,心忽然變開朗了,如射進了一束明亮的光芒。雖然這只是形像的表達,但我有這樣的感覺,從更高層次上看大約就是這樣。我的心在急速跳動,完全沉浸在書的每一句話中。短短幾頁,就回答了我那麼多的問題,這是怎樣的一本書啊?

我必須堅持讀書

我每晚都讀到很晚,然後去睡覺、起床,上班之前再讀書。我在上班的火車上讀,在人行道上邊走邊讀。工作空閒時,我就把從網上下載的書拿出來讀。這兒讀15分鐘,那兒讀5分鐘,在一兩個星期的時間裏,我讀完了一遍。

我似乎感覺到了自己的不同 -- 身體發輕、清醒、興奮而驚奇。那時我認為這是我的想像。

李老師講,法輪大法是正法,所以魔會來阻礙人得法。學習法輪大法還不到一個月,我在去與我現在的女朋友第一次約會時,車子撞到另一輛車的車尾上,報廢了。我不得不讓她來接我。她後來告訴我,當時使她印象深刻的是,在我讓拖車司機把車拖走的同時我們去了預訂的晚餐。執著已在離我而去。

我一開始在家煉功,注意到在疊扣小腹時,有某種能量就像兩塊同極磁鐵相互排斥。我還注意到當雙手經過天目部位時,我能看到東西;當做兩側抱輪時,也會感到頭頂上懸浮著巨大的法輪。有一次我做第一套動作時,當結印的兩手被舉過天目時,我看到了在兩手間出現壯麗的深藍色光。

我也注意到有幾次,我剛開始煉功就有人來找我,但我都繼續煉功。我知道這是怎麼回事,我堅持不懈。後來,家中有幾件東西被偷 - 浴盆塞、垃圾桶,甚至熱水器!!!就在我發現這些東西被偷的當晚,一位鄰居到我家來串門,我很懷疑是他偷的,但我又想自己不應當錯誤地指責別人。相反的,我給了他一些原本要送到慈善機構去的衣服,心裏感到很高興。

我和其他學員一直通過電子郵件保持聯繫,也去過幾個煉功點。他們建議我多多和其他弟子一起煉,說是可以進步得更快。靠近我的唯一煉功點早上5:45開始,要煉兩小時。我想到要起那麼早,就感到為難。

但最終我去了。第一次盤腿時,我很痛,不到一個小時就停了下來。後來,我堅持到差一兩分鐘到一小時,很接近了!下一次,也就是一兩天以後,就容易多了。和我一起煉功的另一個學員,她煉靜功時非常自在,能輕而易舉地打坐一個半小時。我注意到和她一起煉功做第三套功法時,每當雙手經過天目,我總能看到閃爍的白光。

正如你們看到的一樣,我當時對天目的經歷產生了執著,儘管我本意並非如此。我知道我不該留意這些,但每次做這套功法時,我總是想這次能否再看見。最後,這種現象不再顯現。現在我明白這是老師在幫我去執著心,而當時我曾擔心是否自己掉下去了。我也開始理解老師講的關於修好的一面和未修好的一面。能看見的部份就是修好的那一面,他被斷開了,這使未修好的那一面還能夠繼續修。這給了我一些安慰。

我第一次參加法會是去年7月在華盛頓D.C. 的心得交流會,當時我不知道該期望些甚麼。法會留給我的印象非常深刻,很多人幫助我,借給我翻譯用的收音機,他們甚至為西方學員預留了一片座位。給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個本不能行走,把腿架起坐著才能令體液流轉的人,煉法輪功至今,已能走得很好;一個年輕人流著淚講述了他臥床不起的母親,僅僅因他讀《轉法輪》給她聽,她的身體就變得好起來的故事。

我聽著這些故事,非常感動,我知道自己來對了地方。

去年9月,從紐約法會回來的當天晚上,我感到像在夢境一般而實際上我是醒著的。噢,我元神離體了!我是和一個副元神在一起?抑或是另一個朋友?我不知道。我們飛來飛去,但卻不能讓周圍的人知道我們會飛。他比我做的好得多,沿著山邊一級級地飛上去,而我卻想一步到山頂。我們四處飛行。在某個地方我遇到了很多今世的朋友,這在我做夢時是很少發生的。我看到我的哥哥和其他幾個人,並相互熟悉起來。這時一位東方女子帶著另一個女子朝我走來,她是我的現任女友貝寧.安居爾,她被眼前的一切弄得眼花繚亂、不知所措。當那位東方女子離開時,我向她表示了感謝,並對她說希望再見面。

最後,我實在太激動了,覺得應該起身把我的這段經歷錄下來。當我來回走著對錄音機講述我的經歷時,我看到一個巨大的深色物體從面前一閃而過。我知道那是我的朋友,上面有那麼多的樂趣,真不明白我為甚麼會在這下面呆著?

去年夏天,我決定戒酒。這對我來說很困難,因為我所有的朋友都很能喝。我想老師明確講過為甚麼煉功人不能喝酒,我就該做到。我逐漸少喝,直到去年7月,我宣布不再喝酒了,而我真的沒再喝過。

我學習每一篇新經文,更勤奮地反覆閱讀《轉法輪》,我堅持煉功,但這個冬天有點放鬆,我的歡喜心起來了。因為是我整體的一部份(我甚至沒注意到這點),所以我必須做出特別的努力。如果我把自己真正視為大法弟子,就應在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堅持真、善、忍。

謝謝!
(2001年1月於佛羅里達法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