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曾曉春看似平凡的經歷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3月23日】 當全家人正歡歡喜喜地準備迎接一個新生命的誕生之際,孕育這個小生命的母親、大法弟子曾曉春心中並卻不平靜。作為一名在大法中修煉的弟子,作為一名被大法賦予了全新生命的修煉人,在大法被詆毀、師父被惡意攻擊的時候,內心的苦是可想而知的。為甚麼這個政府會如此不可理喻、如此殘酷地打壓這群品德高尚的人呢?為甚麼教人向善、能促進社會精神文明的好書要被禁呢?為甚麼如此慈悲偉大的師父會遭受到如此瘋狂惡毒地攻擊呢?而作為社會中的一份子,一名共產黨員,一名國家幹部,自己在工作崗位上任勞任怨、勤勤懇懇地工作,自己又做錯了甚麼呢?為甚麼連自己這唯一的信仰權利也會被剝奪呢?許許多多的「為甚麼」困擾著她。

在經過幾個月痛苦的思索之後,在看著周圍的親人朋友都被政府的謠言鼓惑、煽動後帶著仇恨對待師父與大法弟子的時候,她毅然揮淚告別了在熟睡中只有六個月大的孩子,給單位、丈夫各留下一封信後,走上了去北京上訪、護法的路。作為母親,有誰願意拋下還未斷奶的親生骨肉?作為妻子,有誰願意拋下至親至愛的丈夫?但是,她別無選擇。作為一名大法弟子,一名修煉中的人,她覺得自己有義務去說明大法真相,挽救被政府謠言所欺騙的人們。

到達北京之後,她找了一處住地,在火車站接應到北京上訪的功友,為大法做著工作。然而,當她的單位領導看過她的信以後,為了避免在社會上造成影響,馬上找到她的丈夫,開著車前往北京去接她回來。在車上,她仍向單位領導不斷地做著洪法、講清真相的工作。回到單位以後,由於單位領導知道她是個好人,是個優秀的國家幹部,並未對她進行甚麼處理。於是,她就在單位中,不斷地向同事、朋友洪法、講清真相。在一次職工大會上,單位讓她在煉功問題上表表態,她毅然走上主席台,做了一個主題為「法輪大法是正法,是絕對的真理」的即興演講,使許多人為之鼓舞。

後來,由於被人出賣,公安闖進了她的家中,瘋狂地進行抄家,找出了一些師父的經文、法像以及大法書籍、磁帶和明慧網的資料,並強行帶走了她。她流淚了,不是因為自己將被關押,而是因為她覺得作為大法弟子,未能保護好大法書籍和經文,對不起師父。

在關押過程中,她接觸到了處於社會最底層的人,她以一顆慈悲的心去了解她們,給她們寫師父的《洪吟》,要她們牢記「真、善、忍」,讓這些犯人在監獄這個身體不自由的空間獲得了心靈上的真正的自由。由於她還處在哺乳期加之丈夫做了一些工作,她被獲准保釋。回家以後,她經常在家召集功友,各自談對修煉的體悟,糾正了一些大法弟子在面臨邪惡破壞法的時候的一些放不下人的看法,啟迪大家要「在法上認識法」,許多功友收益良多,也走上了去北京上訪的金光大道。

再後來,她又一次坐上了去北京的火車。然而,由於她已是政府熟知的幾個「頑固份子」之一,剛下火車,就被國安局的人抓住了。這些人通知她的丈夫去北京接她,當地公安還無恥地讓她的丈夫負擔他們所有的路費和開支。就在這個時候,曾曉春從壞人的眼皮底下,巧妙地走掉了。從此以後,公安局的人不斷地去她家抄家,去她的親戚家找人,發令全國通緝。真是可笑,放著持槍歹徒和社會上形形色色犯罪分子不管,卻對一個善良女子如此興師動眾,這個國家到底是個甚麼世道?

曾曉春雖然流離失所,掛念家中的親人和孩子,但是她不願「主動被邪惡帶走」,一直漂流在外。作為一個學過法律的公民,她知道是江澤民違反了國家憲法和法律,逾越、破壞了國家體制,而她自己的行為並沒有違反法律。她只不過是行使了國家憲法規定的一個公民的上訪權而已,就遭到這樣的對待。

在此,我代表她向所有善良的人們呼籲:讓大家齊心協力,共同抑制邪惡,讓這些在監獄中受盡折磨的和流離失所的修煉者──這些好人早日重返家園、與骨肉至親團聚吧!善良的人們,大法修煉者站出來說真相、揭露迫害,一方面是為了維護真理,另一方面是為了你們,為了你們不再受謠言的毒害,因為將來這場迫害一過,任何人,不管是因為甚麼原因,如果對大法持對立和仇恨的心態,都會遭到宇宙的淘汰的。有幸認識大法真相的人才能得救。

曾曉春只是眾多被迫害的大法弟子中一位很普通的弟子。她的遭遇也許並沒有那麼轟轟烈烈,但是,正是這無數個看似平凡的修煉者的平凡的故事,匯成了一股股強大的制止邪惡、助師正法的力量。這股正義的力量,能讓邪惡為之膽顫心驚。這股正義的力量,能衝破常人的重重觀念,讓無知的人感受到心底還存有的、久違了的善念。這股正義的力量,真正地在「助師正法」、「挽救眾生」。

合十,讓我們向這些走出去的大法弟子們表達最崇高的敬意!

大陸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