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法,在西藏的土地上(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二月四日】 西藏,這片雪域高原,曾經盛傳著佛法。人民純樸而善良,在那似乎遠離塵喧的土地上世代生息。「大法弘傳,聞者尋之,得者喜之,修者日眾,不計其數」。是主佛的慈悲,是藏族人的緣分,大法傳到了西藏。

拉薩遇同修 交流鼓勵相精進

在決定去西藏之前,還不知道在拉薩已有不少的同修。本著一顆弘揚大法的心我們一行四人和一位國內的同修來到西藏。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們聯繫到了拉薩的學員馨和淵,夫妻倆年輕而有精神。他們告訴我們原來在拉薩,7。20以前有300多位同修,可是從7。20以後,相當一些人就不煉了。大家也基本上沒有甚麼廣泛的聯繫,加之西藏特殊的地理和政治環境,使得學員無法與外面的學員交流,也太難系統全面地看到明慧網。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以來,在邪惡的壓抑下,大家在法的認識上,參差不齊,整體上也沒有能夠走出來講清真相,洪法護法。於是商量在我們住的小店裏,馨和淵三三兩兩的聯繫了一些堅定的學員,大家一起學習老師的新經文和明慧網上的正面的指導性的正法修煉的文章。一人讀一篇,在讀「慈悲偉大的師父」那篇時,我看到有學員的眼睛濕了。是啊,師父為我們,為眾生承受了那麼多。我們還有甚麼覺得苦的呢,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我們介紹了一些大法在國外弘傳,受到歡迎和褒獎的情況,他們覺得很受鼓舞。拉薩學員介紹了拉薩的情況也比較特殊,很多還是像早些年內地工廠,機關,甚麼都是自家一個大院,職工宿舍都在院內的情況,外面的人出入必須登記訪問誰等等,覺得廣泛投遞真相資料有一定的難度,同時學員少,各個單位又控制得很緊。在目前,讓更多的學員能夠看到師父的新經文和明慧網上指導性的正法修煉的文章使大家在法上提高走出來也是當務之急。於是我們複印了資料,馨和淵冒著危險去把他們一一送到功友的手中。而我們也開始了向寺院的洪法。

十幾天的時間,我們跑了一些地圖上能夠看到的寺院和藏族阿姨同修知道的小寺院。大家拿去的是藏文版的論語和少量當地學員保護下來的原來在北京大法研究會指導下翻譯的藏文版的「轉法輪」第一、二講。在寺院裏,隨緣隨遇地向喇嘛和尚尼姑洪法,他們很多都能夠說一些漢語。他們的善良、純真和對佛法修煉的堅定真的讓我們感動,而那些有緣人得法的故事更讓我們從心底為他們高興。

未來佛寺院 修行之人遇大法

這是一個供奉著未來佛的大寺院,因為是西藏的冬天,寺院中沒有一個遊人。在門口我們碰到了一位來轉經的老尼姑,我們告訴她,我們想去見一見寺院的仁波切(藏文指活佛),她很樂意為我們引路。順著山泉的石板路而上,沿路山壁上的巨大佛像,延綿不斷的轉經桶讓我們感到佛法在這塊土地上的曾經輝煌。一路上就只遇到了她和另一位挑水的年青尼姑,我們把藏文的論語讓她們看,告訴她們這是真正的佛法,看著她們靜靜地讀完論語、高興地謝謝我們、又把論語小心放入懷中,我們真為她們高興,或許將來得法的緣分就這樣種下了吧。

來到活佛住的地方,不巧活佛不在,被政府招去傳達思想去了(在西藏,政府為了控制寺院,經常會把活佛主持「請去開會」)。我們於是就和活佛身邊的一些喇嘛交談了起來,讓我們既有些吃驚又高興的是當我們告訴他們我們是法輪大法的修煉者時,他們伸出大拇指說「法輪功好,李洪志先生好」。他們告訴我們他們也是從電視上知道法輪功的,不過他們並不相信邪惡勢力的宣傳,他們告訴我們他們看到過達賴喇嘛在國外接受採訪時的錄像,關於法輪功的一段,達賴認為法輪功是好的,能使人受益。一位年輕的喇嘛漢語很好,也很想了解大法,我們把漢語的「轉法輪」給他看,當翻開書看到書中「真善忍」的書籤,喇嘛輕噓一聲,似乎被震撼了,一臉嚴肅而急切地對我們說:「我能不能這樣理解,法輪大法的一切法理都涵蓋在這真善忍三字之中?」我們真為他的明白和悟性而高興。整個下午,他都在讀「轉法輪」,還不時地用藏語讀給他的同修喇嘛們聽。期間我們與一位年長一些的教他們讀經的喇嘛交談,喇嘛是聽說有法輪功學員來到寺中,專門來交流的。我們談了一些我們修煉的體會和對法的理解。雖然他表示他還是在他的那一法門中修,但他那種累世修行的堅定之心讓我們既感動又惋惜。喇嘛同情法輪功學員在內地受到的迫害,談及此,他回憶起解放後,藏傳佛教曾經經歷的迫害,眼睛濕了。離開的時候,那個一直讀著「轉法輪」的年輕喇嘛,面帶難色的看著我們。原來是想留下寶書,又不好意思開口。我們高興而鄭重地把書送給了他。他一臉真誠地好像發誓似的對我們說他一定會像珍惜釋迦牟尼的經一樣來珍惜。對他來講,這是最珍貴的意思了吧。

恰巧這時活佛回來了,他是一個很老的老人了,一點不懂漢語。身邊的一個伺候他起居的喇嘛告訴他我們的來意,老活佛讀完論語說:「這裏面寫得很好」。不方便交談,我們就告辭了。

(下文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